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561章 内因!

561章 内因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有结果了,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可是温太医的事情还没完:“徐老,这丹药哪来的?”

    作为行家,温太医自然知道这东西的贵重。

    徐青麟实话实说:“这是我孙女无意中得到的,听说是一个疯疯癫癫的道士给她的。”

    温太医马上看向徐有容:“那道士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他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钱了吗?”

    徐有容摇头:“没有,他说既然有缘,送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徐小姐果然好大的机缘,那不是个一般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徐有容回头看了一眼陆云飞,这家伙确实不一般啊。

    “我运气好,我还以为这是什么骗人的玩意呢。”徐有容继续胡诌,将这事圆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切徐广茂看在眼中,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。

    这徐有容走了狗、屎运了,竟然被人送了一颗无价之宝,为什么没人送他呢?

    天理不公啊,为什么每次老天爷都站在徐有容这边?

    徐广茂越来越觉得,今天晚上行动的决定是多么正确。

    如果继续这么下去,他将一无所有,甚至被赶出徐家,这就是他未来的命运。

    既然所有的东西都得不到,那就自己争取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时间,实现理想那一天已经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时间差不多了,该出去和各位老朋友见面了。”徐青麟从椅子上站起来,径直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他刚走了几步,接连咳嗽了几声,脸色顿时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徐广茂抢先一步扶住徐青麟:“爷爷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徐青麟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徐老,年龄大了,小毛病也不可久拖,我帮你看看。”温太医走过去缓缓道。

    医生发话了,而且还是温太医这样的权威,没有人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了。”徐青麟伸出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温太医的手指搭在徐青麟的手腕处,半分钟之后,他开口了:“只是偶感风寒,并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徐青麟轻松的一笑:“我就说吧,我这身体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徐老,我看未必。”陆云飞已经观察出来了,偶感风寒只是外因,内因是徐青麟多年之前的旧疾一直没有根除,最近又发作了。

    温太医看的很准,只不过那只是表面现象,深层次的疾病,温太医这种级别的医生,就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站出来了,这里全都是徐家人,他站在里相当扎眼。

    徐青麟的目光落在的陆云飞身上:“这位年轻人是?”

    徐有容马上介绍:“爷爷,这是我朋友。”这是陆云飞交代的,他和徐有容的婚约,牵扯到当年的事情,这里人多嘴杂,不便明说。

    当年徐广德和陆云飞的母亲给两个孩子订婚的时候,徐广德没有声张,整个徐家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老年人都有一个毛病,这个时候都会自然而然的认为,这是自己孙女的男朋友,这是好兆头啊,他也不会说破,能让自己这个孙女看上眼的男人,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去。

    “哦,是朋友啊,年轻人,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徐青麟问
异常生物见闻录全文阅读
的很认真,他也想近距离观察一下,孙女看上的人,到底如何?

    依然是徐广茂抢先了:“爷爷,他一个小屁孩懂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广茂,别说话。”徐青麟直接选择了无视。

    再一次被无视了,那种感觉无法言喻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他算是彻底明白了,自己在爷爷心中根本就没有任何地位和位置,他做什么都是错的,他做什么,这个当爷爷的从来不会正眼瞧一眼,他眼中只有他的孙女徐有容。

    温太医也道:“年轻人,你也懂医术?”

    “略知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看,你对徐老的病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陆云飞往前走到了徐青麟面前:“徐老这确实是偶感风寒,但这只是外因,更严重的是内因。”

    温太医来了兴趣,好久没有碰到这样的年轻人了:“我看了这么半天,只看到偶感风寒,确实没有看到内因,内因是什么你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徐老这是旧疾,当年落下的病根,十几年的潜伏期之后,最近发作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所有人面面相觑,由其是温太医:“旧疾?你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看,是什么样的旧疾?”温太医不信了,中医是经验的积累,没有几十年面对一线病人的临床经验,是不可能在中医一途有任何造诣的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,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,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经验丰富之人。

    “徐老受过严重的枪伤,伤口应该在大腿的地方,我估计是当时没有处理好大腿的伤口,感染了,才有了这么多年的不断复发,直到后来彻底根除,只是这种旧疾是不可能轻易彻底根除的。”

    徐青麟和温太医,对视一眼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温太医马上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你都说对了,一字不差,我大腿上年轻的时候,受过枪伤,当时医疗条件不好,没有及时救治,伤口感染了,当时差点截肢。腿总算保住了,却落下了老毛病,之前几十年一直有复发,直到后来温太医给我治好了,这最近十五年来,一直没事。”

    徐青麟实话实说,他越来越对这个年轻人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对,徐老的伤我知道,确实如此。”温太医重复了一句,

    陆云飞还没开口,徐广茂迫不及待的来了一句:“爷爷,温太医,只要调查到我爷爷的资料,这点事情,不难知道。打听到了消息,经过加工之后,就成了神奇的诊断,这点把戏,你们看不透吗?”

    温太医凡事都会以事实为依据,徐广茂说的也有几分道理:“这话说的没毛病,只要你提前打听到徐老的资料,说出这话没有难度。”

    徐青麟犹豫了一下,这小子看起来不像是这种人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真的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陆云飞的医术徐有容心知肚明,就算全天下的人,都怀疑陆云飞,徐有容也相信他:“爷爷,温太医,我朋友没说谎,更没看我爷爷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情人眼里出西施,说不定是你告诉他的,今天从一开始就是你们唱双簧。”无意之间,徐广茂又看到了反败为胜的希望。

    机会不常有,出现了机会,他自然会牢牢抓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