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555章 你真是女人吗?

第555章 你真是女人吗?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冷飞燕没有完成任务,但她的使命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周云鹤亲自和九门提督的负责人打了招呼,事情圆满的解决了。

    不过,冷飞燕已经和总部请假,她还要在龙城市待几天,目标自然是沈家。

    事情解决了,陆云飞也少了很多麻烦:“周老,这次多亏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。”

    果然,这个老头子不安好心:“周老,你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和九门提督的人聊的时候,我告诉他们,林雨涵已经是龙魂的重点培养目标了,九门提督自然不敢和龙魂抢人,他们才愿意彻底放手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算是听明白了:“周老,你也要趁火打劫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也是人啊,当然要利益最大化了,难道和你小子谈感情?你是从来不吃亏的,所以从一开始就要让你无计可施,没有回旋的余地,否则早晚被你坑惨了。”周云鹤现在对这小子有着明确的认识了。

    “但我有两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周云鹤再次笑了:“两个条件我帮你说吧,第一,必须征得你小姨子的同意,第二,你杀了向问天之后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老狐狸,什么都知道:“行,我服了行不行,你说对了,就这两条。我小姨子不同意,你不能勉强她。而你问她愿不愿意加入龙魂这事,也只能在我清理门户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了。”周云鹤爽快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加个第三条。”

    周云鹤大眼瞪小眼:“小子,你又整什么幺蛾子?”这小子就是花花肠子多,心眼一个接着一个,对自己的东西小气吧啦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老婆和林雪儿,有什么特殊能力的话,你可不能再打他们主意”

    周云鹤顿住了,眉头皱的很深:“你确定他们两个也是特殊体质?”

    陆云飞摇头:“不确定啊,但必须未雨绸缪。“说到这里,陆云飞突然间认真了很多:”周老,这事我想了很久了。出现一个特殊体质,都已经是非常罕见的事情,现在出现了两个,而且是亲姐妹,这很诡异啊。说不定,他们四个都是特殊体质,谁又说得准呢。”

    这事也把周云鹤难住了,这事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

    就像这小子说的,出现一个特殊体质已经很罕见了,两个那就是奇迹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是一个妈生的,又同时出生,四个人全都是特殊体质,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事,要继续观察,顺其自然吧。”周云鹤挺淡然,这事不能强求。

    “周老,还有一件事,林雨涵她的特殊体质,只在隐门中出现过三人,其他地方,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体质,这事是不是和隐门有关。”

    见多识广的周云鹤在这事上,也成了一个睁眼瞎:“这事你自己去调查清楚,如果他们两人也有特殊体质,你清理门户,便有了更多的筹码。“

    陆云飞直接站了起来:“周老,你想说的应该是,如果他们两人也有特殊体质,龙魂又多了两个得力助手,这事没商量,拜拜。”陆云飞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周云鹤一阵无语,这小子架子越来越大
极品吹牛系统最新章节
了,帮了他那么大忙,竟然连一句谢谢都没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周云鹤那里回来,陆云飞回到了林家。

    没事的时候,他都是在修炼中度过。

    两天时间过去了,明天晚上是徐家老爷子的七十大寿。

    当天中午,陆云飞接到了徐有容的电话:“帮我去挑一件礼物吧。”

    “挑礼物还找我?你可是女人啊,连礼物都不会挑吗?”

    徐有容倒是挺淡然:“打打杀杀我会,挑礼物真不会。再者说了,我们这种人家,送一件礼物,实在不好选。老爷子好不容易七十了,总要让他乐呵乐呵,怎么挑礼物确实难住我了。你要说全凭心意,自己动手做一件别出心裁的礼物,我抓破脑袋也没想出来。送贵重的东西,总觉的有点俗气,拿不出称心如意的,真是愁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为这事苦恼了两天的徐有容,坐卧难安,眼看着明天晚上就是爷爷大寿,她竟然没有选好礼物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去了徐家,和徐有容合计了半个小时,也是一无所获:“我怀疑你真是女人吗?真的没有拿的出手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是不一般的女人。”徐有容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“那行,你在你爷爷七十大寿上,表演杀人吧,这你最拿手。”

    “滚蛋,我让你来,不是让你捣乱来的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耸了耸肩膀:“好吧,出去逛街,看能不能买到有用的东西。“

    两人离开徐家,徐有容开车,去了龙城市最著名的商业步行街。

    走走停停没选到称心如意的东西,徐有容都有点放弃了: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去古玩店,看有没有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,徐有容只好同意了。

    两人去了龙城市的古玩街,正是中午的时候,人挺多。

    两人去了古玩街上最大的一家古玩店,两人刚走进去,竟然碰到了熟人。

    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,和徐有容打招呼:“有容,你也来了,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啊。”

    此人是徐有容的堂哥徐广茂,这次出来同样是为了给自己的爷爷准备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“真巧啊。”徐有容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没找到合适的礼物吗?”同为徐家的第三代子孙,关乎着以后在徐家的地位,平日里徐广茂处处和徐有容的争宠,在自身实力不占优势的情况下,尽可能的讨好自己的爷爷,为自己在徐家争取到足够的利益。

    这次老爷子生日,徐广茂提前两个星期已经在准备礼物,功夫没有白费,终于让他找到了逞心如意的礼物。

    徐有容只能实话实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慢慢找,不急,以你的能力怎么可能找不到,就算找不到也没关系,以你在老爷子心里的地位,不送礼物,老爷子也不会说什。”自以为这一次一定会将徐有容比下去的徐广茂,还不忘酸一下徐有容:“你是女人,早晚要嫁出去离开徐家,注定不会是徐家的人,何必白费心思讨老爷子开心呢?这么做容易让人说闲话,说你霸占徐家的家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