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528章 恨!

第528章 恨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在出师有名的情况下,杀了陆云飞,才是最佳选择,老天无意中给了他个机会,向问天自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可以试试。”胜券在握,无所顾忌的陆云飞,自然没神什么好怕的,鹿死谁手还早着呢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们。”向问天挥了挥手,二十多人拦住了两人。

    旁边的韩子奇一脸的着急:“向兄,可别伤了佳人,她再怎么不争气也是我的女儿,她还怀着身孕呢。”

    “韩老弟你放心,这事我心里有数,不会伤到佳人的。”韩佳人不是主要目标,只要不让她离开,已经达成了初步目标,陆云飞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陆云飞将韩佳人推到一边,让她去安全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向问天的目标是他,韩佳人自然没什么事。

    向家的人,实力不俗,况且还是二十多人。

    陆云飞只身冲进人群,当着向问天的面,在五分钟之后,将二十多人全都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看着躺了一地的垃圾,陆云飞看向那边的向问天:“师兄,就这些垃圾,你在侮辱我的实力啊。”

    向问天压根不在乎这些人的死活和输赢,他只需要一个杀人的借口,现在这个借口有了。

    他往前走了一步:“从一开始,你就没把我这个师兄放在眼中,现在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打伤了这么多人,你当我不存在啊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我知道,没人可以拦住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试试。”向问天浑身衣服无风自鼓,强大的气势气冲霄汉,冷峻的眼神,在那一瞬间变的格外冰冷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迟疑,向问天瞬间冲向陆云飞:“小子,这是你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韩佳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韩子奇也喊了一声:“向兄,陆云飞对我韩家有救命之恩,你手下留情啊。”

    留情!

    在向问天的字典里没有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陆云飞处处和他作对,他唯一的路就是死,今天他要送他离开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马上要到了陆云飞眼前,他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向问天自然不会停下,一掌猛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梯云纵瞬间使出,片刻的工夫,陆云飞已经离开了原地,躲过了那一击。

    “想跑你做梦。”向问天大喝一声转身追去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以为你能杀的了我吗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受死吧。”在向问天眼中,陆云飞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依然是躲避,不会和向问天正面交手。

    直到门口有人进来了,一道黑影飘过,在向问天刚刚察觉的时候,周云鹤已经站在他背后。

    这个老头终于来了,再不来真要完蛋了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韩子奇在向问天身边的卧底身份,今天必须要兵行险着,他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背后是最危险的地方,不能轻易交给别人。

    察觉到危险,向问天放弃了追击陆云飞,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的老头,他认出来了,此人正是当年大名鼎鼎的周云鹤。

    民间传言,他是国家
重生潇洒sodu
的秘密组织龙魂的龙头老大,只是这么多年,此事是真是假,从来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今天他来到向家想干什么?

    向问天不信,他是为了陆云飞而来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此人实力深不可测,向问天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“周前辈,你不请自到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周云鹤走嘴角上翘,苍老的面容,永远是那份淡然和恬静:“好眼力,不愧是向问天,我今天次来自然是为了陆云飞而来。我和你师父是至交,他临终之前嘱咐我,保证陆云飞的安全,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把他杀了吧。”

    周云鹤好和百川的事情,向问天心知肚明,只是这动作也他太快了点,这么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切磋一下。”周云鹤出现了,事情难办了,杀了陆云飞的事情再次泡汤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看向陆云飞: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陆云飞点了点头:“是这样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个老头子也不管了,我在外边等你。”

    周云鹤悠然转身,不多久消失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佳人,你先走。”陆云飞适时的道。

    韩佳人马上离开,没有去管还在那边的韩子奇。

    气氛有点凝固,向问天不甘心的眼神一览无遗,可是他又无可奈何,他似有点明白了,他被这混蛋给耍了。

    “向兄,你们师门的事情,我这个外人不参合了,佳人的事情,我们找个时间再聊。”

    “韩老弟,怠慢了,改日我做东,好好向你普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向兄过奖了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幽静的院子里,就剩下了他们师兄弟两个。

    四野无声,只有头顶火辣辣的太阳,在天空中探出脑袋,炙烤着大地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向问天开口道:“你想这么离开吗?我们之间,必须有一个人死,或许,你也是这么想的。陆云飞,你不说我也知道。从从我们在龙城市见面的第一眼开始,我从你眼中看到了杀意和仇恨。你是在我离开龙百川之后,被他收养回家,这十八年来,我们彼此不认识,甚至没见过面,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,那你对我的仇恨来自于什么地方。直到今天,我再次看到你眼中的杀意和仇恨,我彻底明白了,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叫龙百川的老家伙。他一定告诉过你,让你清理门户,杀了我永绝后患。这就是龙百川这个老匹夫的迂腐和愚蠢。我错哪了?我没错。他愚蠢的自以为你能杀得了我。你能办到吗?你办不到,永远都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向问天本就是一个绝顶聪明之人,他猜出来了,陆云飞实在没什么好意外的。

    陆云飞不再遮遮掩掩:“你说的没错,你很聪明,果然不愧是我的大师兄,清理门户,是师傅的遗愿,所以你必须死。”

    恨!

    他恨啊!

    此刻的向问天胸中只有无限的恨意,龙百川那个老匹夫,只会冠冕堂皇,道貌岸然的评判一切,自己永远都是不被理解的那个,也罢,他早已经不在乎了,龙百川那个老匹夫已经死了,他的徒弟陆云飞今天也必须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