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527章 葬身之地?

第527章 葬身之地?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号脉是很强大的手段,向问天既然提出号脉,在中医上必然有两把刷子,让他检查岂不露馅了。

    可要是不让检查,那不是不打自招吗?今天所有的事情都功亏一篑了。

    韩佳人愣了一下,反应很快,只能拖一下试一下:“向叔叔,这个不用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佳人,你问你爸我的医术如何,要不你问我师弟也可以,给你检查一下看看胎儿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这话把韩佳人逼得无话可说,那边的韩子奇也是一脸紧张,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直到,陆云飞笑着站起来,扶着韩佳人的胳膊走向向问天:“我师兄在医术上的造诣出神入化,让他检查一下对你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韩佳人愣愣的,出处于对陆云飞的信任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向问天的右手搭在她的手腕处,略微沉思,几秒之后,放开了她的手:“已经四周了,你要好好养养了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不管是韩佳人还是韩子奇都在心里长出一口气,这怎么回事这是?

    或许不需要多想,他们都知道有陆云飞在,没什么办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从新坐在刚才的沙发上,韩佳人魂都吓出来了。幸亏有自己的师父在。

    陆云飞刚才扶着韩佳人的时候,两根手指之间,有一枚银针,插在她胳膊上的一处重要穴道,控制了她的脉搏跳动,让向问天号脉的时候更像是怀孕了。

    “韩老弟,孩子是谁的?”向问天还没完。

    他已经想过了,当年三方联手几乎将整个韩家连根拔起,也没找到韩家的青龙,问题有可能就出在韩佳人身上。

    如果当时韩家出事的时候,韩子奇将那只青龙放在韩佳人身上一起失踪,这完美的解决了这么多年,向问天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那只青龙的原因。

    韩佳人是个突破口,他自然会从这方面入手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向兄,家丑不可外扬,你就不要逼我了。”

    向问天没有勉强:“既然怀孕了,那就把孩子生下来吧,只要两人相爱,有孩子也没关系,是别人的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向问天自然不会那么伟大,韩佳人在他眼中只不过是工具而已,他才不会去管,韩佳人是否怀孕,是否怀了别人的孩子。

    韩子奇已经从刚才的有惊无险中缓过来了,他当即道:“向兄,你这么说更让我没脸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只要两个孩子在一起幸福就行。”

    韩子奇真想吼一句虚伪,不过他忍住了。

    该陆云飞出场了,他站出来道:“师兄,这事你就别插手了,我可不想自己儿子叫你爷爷,那乱辈分了。”

    向问天看向陆云飞:“这孩子是你的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敢作敢当,没什么不能承认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够风流的。”向问天不轻不重的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都是男人,师兄你装什么清高啊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风\流的事情,向问天心知肚明,他身边的女人一个接着一个,他一点都不意外这次事情的发生。

    “你有老婆了,你能负责吗?你能给人家幸福吗?”
罪痕噬心笔趣阁


    “师兄,你别管的太宽了,这是我的事情,你应该问问韩佳人愿不愿意嫁给你儿子。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关键,陆云飞的话提醒了向问天,他马上问韩佳人:“佳人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向叔叔,我……我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韩子奇吼了一声:“闭嘴,陆云飞不能娶你,难道你要一个人把孩子生下来?这门亲事门当户对,向家不嫌弃你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别逼我。”

    韩子奇直接站了起来:“这事没的商量,陆云飞靠不住,此事决定权不在你手上,除非你滚出韩家,从此我没有你这个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要这么说的话,我无话可说,反正我是不会嫁给向叔叔的儿子,没有感情的婚姻注定是悲剧。”

    真别说,陆云飞发现了,自己这个徒弟真有演戏的天分,不是盖的,演的相当到位。

    “佳人,你爸是为你好,你就听他的吧。”向问天劝道。

    “向叔叔你不用说了,说什么都没用,改变不了什么的。”韩佳人依然很坚决。

    韩子奇猛的站起来,手指韩佳人:“我告诉你,这事没的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爸,既然如此那我先走了,你也不用来找我了。”韩佳人转身便走,陆云飞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韩子奇接连咳嗽了几声,一张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这个不孝之女……”韩子奇顿了好久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:“向兄,你也知道我弟弟的事情,陆云飞对韩家有救命之恩,我实在没办法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韩老弟,你交给我来处理,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人刚到了外边的院子里,那边的门口,二十多人拦住了两人,挡住去路,站在那里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滚开。”韩佳人喊了好几声,那些人就是不理会。

    向问天和韩子奇从屋里出来了:“佳人,你爸把你许配给向家了,现在你是向家的媳妇,你不能走。陆云飞你也不能走,事情还没有结束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转过身,陆云飞怒向向问天:“师兄,你要棒打鸳鸯啊?”

    向问天自然不会让韩佳人离开,韩佳人走了,到哪去找韩家的青龙?

    陆云飞同样不能走,今天本就是鸿门宴,宴席还没开始,陆云飞岂能来去自如。

    这里是向家,今天就是陆云飞的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佳人现在是向家的准儿媳妇,何来棒打鸳鸯,倒是你祸害良家,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想要杀了自己,向问天会有一万种理由,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借口而已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执意带着韩佳人走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试下。”向问天嘴角闪过一丝冷笑,真是天助我也。

    老天爷都在帮他,陆云飞竟然和韩佳人是一对苦命鸳鸯,他巴不得陆云飞出手呢,只要他出手了,他便有足够的理由杀了他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一个大闹向家之人,被想向问天杀了,外界的人自然不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到时候,将陆云飞祸害良家的事情传出去,呵呵,一个有了未婚妻,把别人肚子搞大不能负责的人渣,人人得而诛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