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520章 证据!

第520章 证据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陆云飞刚才和柳俊烈说话的时候,一直在向兄弟两使眼色,两人不笨,听到后边,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纵然他们不明白,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是谁,但眼前这个老爸是假的可以确定无疑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要假扮我爸?”老大厉声质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知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我知道。”陆云飞打断了柳俊烈的话:“柳俊烈,韩子山已经被抓了,他所有的同党余孽现在都在警察局,你的计划已经破产了,这个时候了,摘下你的人皮面具吧。”

    柳俊烈没有迟疑,摘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,露出了一张陌生的脸,正是陆云飞在韩子山家里看到的那位柳先生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。”

    柳俊烈随手扔了人皮面具,目光深邃而冰冷:“是你坏了我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我。”说完之后,陆云飞挥了挥手:“你们两个去花园里找你父亲,他现在正在那里,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进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马上走了,他们已经完全信任陆云飞了,那个冒充自己父亲的家伙,实力不俗,再不走或许真的有麻烦。

    没有这两人在现场,陆云飞才没有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屋中的两人四目相对,一股肃杀之气,弥漫在客厅里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此事和你没关系吧,你为什么要插手,柳家和韩家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柳俊烈到现在都不明白,他们到底呀什么仇什么怨,这个小子为什么要如此锲而不舍的咬着自己。

    陆云飞双手背在身后,幽幽目光,落在正前方的柳俊烈身上:“这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你一败涂地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看未必吧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你也吃了无心丸?”

    柳俊烈清冷的脸上多了点意外:“你竟然知道无心丸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事情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太多了,你必须死。”柳俊烈右脚猛踩地面,以极快的速度冲向陆云飞。

    早有的准备的他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当年的龙百川让他研究熟悉,世界各地的武功,韩国柳家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由于柳家的家主柳承敏当年,在中国拜师学艺,回国之后,综合了跆拳道和中华武术的长处,两者结合,取长补短,造就了柳家独树一帜的武术风格。

    人影闪烁,掌风呼啸,狭窄的客厅成了战斗场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柳俊烈就处于下风,他没吃无心丸,在柳家有严格的家训,柳家的的人不能服用无心丸。

    只有少部分人,偷偷的带出一部分,柳俊烈一向遵从家教,不会轻易服用无心丸。

    没有无心丸柳俊烈越来越感到吃力,他没想到这小子小小年纪,竟然有如此实力。

    就算明白了,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一掌猛轰他后背,柳俊烈一个前趴,往前倒去。

    他站稳身形,猛的爬起来,刚转过身的时候,陆云飞已经到了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仓皇之中,柳俊烈只能疲于应付,在陆云飞迅猛的进攻之下,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吐出一口鲜血,倒在地上,不甘心的看着陆云飞。

    陆云飞走过去,一把抓起没有反抗之力的柳俊烈,单手拽着他的衣领:“说,当年的事情是怎么回事?我说的是十八
自然系管家物语小说5200
年前柳家联合韩子山差点将韩家覆灭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知道了,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韩子山那混蛋什么都说了,果然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柳家对韩家的青龙有兴趣,你们是韩国人,为何要抢夺韩家的青龙?”

    “不该说的我是不会说的,你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柳俊烈也是个硬骨头,在临死之前宁死不屈。

    陆云飞手上稍微用力,柳俊烈已经受不了了:“这是你最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脸色青紫,近乎奄奄一息的柳俊烈,痛不欲生,在生命的最后,他选择了妥协:“还用说吗、当然是为了玄月山之谜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这些?”当年柳承敏在华夏很多年,知道玄月山之谜,一点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你就要去找我爸柳承敏去问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去找他的,但在这之前,你还有点用处。”陆云飞死死的掐着他的脖子:“想骗我,说,还有什么没说的。”

    眼睛不会骗人,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人都是脆弱的,陆云飞可以确定他还有很多事情没说。

    “我说。”已经翻了白眼的柳俊烈终于开口了:“柳家想凑齐四只青龙,利用七色青龙盘解开玄月山之谜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们根本没有青龙,想要收集齐四只青龙你知道有多难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柳家有一只青龙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大喜过望,果然还有料:“柳家的这只青龙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要去问我父亲了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继续盯着他:“还有呢,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,我可以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,真的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抓着柳俊烈,没有和唐家人打招呼,马上离开了。

    中州市最高的摩天大楼上,出现了奇怪的一幕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的男人,单手抓着另一人,放在摩天大楼顶层的边缘栏杆之外。

    晚风呼啸,几百米高的大楼耸入云端,站在最顶层,往下看一眼都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陆云飞目不斜视,冷冷的声音缓缓开口:“说吧,这是你最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虽然受了重伤,但他的意识还在,往下看去,闭着眼睛,一阵晕眩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还有没说的,否则这个混蛋不会如此犹豫。

    陆云飞放手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!”

    最后一刻,在陆云飞放手的瞬间,柳俊烈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陆云飞淡然一笑:“早干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的事情,不仅是柳家的人,勾结韩子山,还有向问天。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竟然还有向问天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混蛋用心险恶,陆云飞不会相信他的话,这混蛋要是在临死之前,故意栽赃嫁祸,让他和向问天火拼,借着向问天的手,借刀杀人,那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骗我,你想要借刀杀人吗?你太歹毒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柳俊烈连声否认:“当年三方合作,共同行动,不过向问天在当年如日中天,他威胁我们不要把事情说出去,我们也不敢胡说。过了这么多年,向问天到了现在的程度,我更不敢说出来了。而且,当时我和韩子山怕被向问天灭口,故意留有证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