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516章 有毒!

第516章 有毒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事已至此,韩子奇还能说什么,天要亡他韩家,只能呜呼哀哉的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陆云飞,不要动,你敢动,我马上把他们四个人杀了。”

    有了足够的筹码,韩子山可以有恃无恐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耸了耸肩膀:“好,我不动。”

    吕月华和她的三个孩子,几乎手无缚鸡之力,窗外还有暗器高手,韩子奇受伤了,这么多人,陆云飞根本无法全救出去。

    只要一个人落在韩子山手上,那就是失败。

    权衡利弊,陆云飞选择了妥协。

    对韩子山来说,陆云飞是个威胁最大的人,只有除掉这混蛋,他才能将韩家掌控在手中,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“陆云飞,第一步不要动,第二步,你自尽吧,当然你也可以选择让我动手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确实没动,依然站在那里:“我为什么要自杀,韩子山,我死了,你也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韩子山哈哈一笑:“陆云飞,你不觉的你虚张声势的本事太低级了一点吗?你死了,我不会死,我还会活的好好的,所有的事情都会得到最完美的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你把肩膀上的那枚银针拔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韩子山猛然一惊,迅速往自己的肩膀那边看去,瞳孔在瞬间放大,马上拔下银针,韩子山的心在往下沉。

    银针的针尖是黑的,有毒。

    “陆云飞,你阴我?“他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韩子山,你怎么不说我卑鄙呢?你也说不出口吧,和你相比,我这点手段算什么,充其量不过是为了活命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毒?”

    陆云飞笑了笑,笑的比韩子山刚才还要阴险:“你猜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上最难解的毒药,你知道是什么吗?那就是不知道到底中了什么毒。不知道什么毒,无从下手,更谈何解毒找解药,韩子山以你的智商你猜我会不会告诉你。“

    韩子山彻底的无言以对,这小子好毒,不知道什么毒,根本就无从解毒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放了这里的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有了机会,韩子山岂能轻易罢手:“你做梦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耸了耸肩膀:“好吧,随你。”

    事情僵住了,杀了这小子,没有解药,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可要是答应了这混蛋的条件,放了所有人那是万万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,韩子山已经别无选择:“先把他们带下去。”

    从屋外马上走进来十几个人,将他们一行人全都带下去了。

    屋里恢复了平静,高正走向韩子山:“姑父,陆云飞实力雄厚,会不会半路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韩子山一声冷笑:“我已经吩咐下去了,分成两批关押,找个秘密的地方,将吕月华和她的三个子女放在那里,剩下的陆云飞,韩佳人,韩子奇,他们三人关押在另外的地方,就算陆云飞跑了又如何,我们手上还有人质。”

    高正点了点头:“还是姑父你想的周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关押的地方,是一处破旧的仓库。

    屋里
大宋好屠夫帖吧
的光线很暗,一股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韩子奇躺在地上,已经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此时他最挂念的依然是老婆孩子:“也不知道,他们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回想起今天这突如其来的一幕,韩子奇如同做梦一般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韩家会变成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后悔没用,愤怒也没用,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他更痛心的是,韩家在自己那个混账弟弟手上,早晚走向毁灭和没落。

    韩家是他一生的心血,就算死也死不瞑目啊。

    “爸,韩子山太狡猾了,将千源他们关在另一个地方,就算我们跑出去了,他手中依然有筹码。”

    韩佳人直呼其名,她不会再喊二叔了,这个人不是自己的二叔,他是畜生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……”刚骂出来,韩子奇接连咳嗽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爸,你别激动,自古邪不胜正,韩子山已经中毒了,没拿到解药之前,千源他们暂时安全。”

    韩子奇点了点头,目光落在陆云飞身上:“那毒药真的无解吗?”

    “韩叔,那不是毒药,根本就没有毒药,所谓的假作真时真亦假,先让韩子山煎熬一个晚上。”

    妇女两对视一眼,竟然是这样,陆云飞果然胆大心细。

    “韩子山生性多疑,你这么做正好击中要害,他什么都发现不了的。”韩子奇继续问:“对了,韩国柳家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韩子山吃的无心丸,是韩国柳家独有的东西,还有刚才那柳叶型的暗器,也是韩国柳家的标志性暗器。”

    韩国柳家他略有耳闻,只是怎么可能和韩子山扯上了关系,他们和韩子山合作的目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韩子奇愣愣的过了一会开口道:“韩国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陆云飞摇了摇头:“目前一无所知,不过韩国柳家和中国有很深的渊源。柳家的现任家主柳承敏,十六岁来中国拜师学艺,三十岁学成回国,在韩国将柳家发扬光大,柳家有今天他功不可没。”

    韩子奇很想问一句,你怎么什么都知道,不过他释然了,作为向问天的师弟,知道这些事情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没有人再说话,过了会韩佳人问陆云飞:“师父,你没办法吗?”

    陆云飞轻松一笑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肯定有啊: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韩佳人无言以对,师父不明说,她心里没底:“师父,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后半夜,凌晨三点钟,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这里都是铁门,没有窗子,出不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韩子奇拦住了女儿:“佳人,听云飞的,先休息保存体力。”

    韩佳人这才走过去坐下,时刻照顾着韩子奇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已经是后半夜了,看着熟睡的两人,陆云飞使用穿墙符离开了。

    外边的天很黑,陆云飞可以确定,这里是中州市郊外,看不到人烟,甚至连一点亮光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路跑到那边的公路,以天空的星星辨认方向,摸黑直奔中州市市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