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495章 血脉相连!

第495章 血脉相连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有一种人不知死活,更有一种人不见棺材不掉泪。

    向北并没有任何悔改之意,作为向问天的侄子,今天晚上遭到了如此羞辱,那是无法容忍的。

    他的态度坚决:“不用等了,按照原计划行事。”

    戴维·卡内基没意见,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谋划好了,对他们来说,这是最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事要不要告诉你叔叔?”

    “不用,等我杀了陆云飞之后,再告诉他,现在都不知道陆云飞到底是不是我叔叔的师弟。”

    戴维·卡内基不言语了,借刀杀人之计行不通了,只能按照既定的计划行事。

    韩子奇似乎游离于两人之外,他道:“这边的事情我处理完了,过几天就要回去了,这边的事,有你们两个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韩子奇本就是意外中的人物,无关紧要,向北当即答应了:“韩叔,你先回去,不过这边的事情你先别说,等我杀了陆云飞,给我叔叔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韩子奇连连点头,他只能叹一声,这个自大的家伙,真是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陆云飞去了韩佳人家里。

    她已经起来了,两人坐在韩佳人家里的阳台上,开始了一场很正式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佳人,我问你个问题,当初你父母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信物?”

    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,让韩佳人想了想道:“有啊,不过,只是一件普通的玩具,我从小戴在身上的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满脸惊喜:“玩具拿出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等会。”韩佳人进了房间,不多久拿出来一个普通的玩具:“师父,就是这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拿过那件塑料玩具,看了又看,目光落在韩佳人身上:“一直待在身上?”

    “对阿,记事的时候我就戴在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抢啊?”

    “这种再普通不过的玩具有谁要啊。”

    “人贩子这么有人性?”

    “不是啦,八岁之前,我跟着奶奶一起生活,她说是她把我捡回家的,后来奶奶死了,我无家可归,落在人贩子手上。”说起这事韩佳人并没有一丝伤感:“说起来,我运气挺好,虽然落到了人贩子手中,但我会演戏啊,人贩子让我干什么,我就干什么,而且干的很好,经常奖励我呢。干的事情无非是小偷小摸,或者卖惨在路边乞讨。那时候,我特会哭,苦的特认真,路过的人大多数都会给钱。就这样过了几年,除了没有自由之外,其他的也还好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拿起桌上的水果刀,切开了塑料壳。

    打开之后,果然是一条青龙,和上次的青龙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韩佳人也一脸的不可思议,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想过这里边还有东西。

    拿着青龙看了一会,他递给韩佳人:“你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韩佳人拿过青龙,老实说,她看不明白,这到底是什么。“师父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陆云飞没有回答这个问题:“佳人,我问你,假如,找到你父母了,你高兴吗?”

    有了这青龙
女总裁的功夫神医笔趣阁
,或许dna鉴定都不需要做了,韩子奇正是韩佳人的父亲。

    韩佳人似乎没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:“师父,怎么了?如果能找到自己的父母,那再好不过了。不过,要是当年他们把我扔了,不要我,我懒得认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佳人,你父亲确实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手中的动作停在那里,韩佳人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开玩笑,哪有那么容易!”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,找到自己的父母,那是大海捞针啊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陆云飞很认真的看着韩佳人:“昨天你父亲来找我了,现在可以确定,他确实是你父亲,而且我也可以百分之百的说,当年你不是被抛弃的,那是形势所逼,不是你父母的错,是造化弄人。”

    是惊喜,也是错愕!

    这一刻的韩佳人,用手捂着嘴巴!

    不可能出现的东西,突然间出现了,那种感觉终生难忘。

    “师父,真的吗?”她又确认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佳人,你觉得我会用这种事情和你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韩佳人摇了摇头,这个师父虽然平时吊儿郎当,但也是个有分寸的人,不会用这种事情开玩笑。

    看着愣愣的韩佳人,陆云飞拿出了昨天晚上韩子奇给他的两张照片:“你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拿到了照片,韩佳人的手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像,太像了!

    这就是自己的父母,今天终于见到自己的父母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他们现在在哪?”忽的,韩佳人抬起头,迫不及待的看着陆云飞。

    “你别急啊,这事你需要一个缓冲的时间,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,然后再去见你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韩佳人长出一口气,用手在面前扇了扇:“师父,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陆云飞便将当年的事情说了:“事情就是这样,错不在你父母。”

    韩佳人点了点头:“师父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就待在家里休息吧,想好了,给我打电话,我带你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作为一个孤儿,突然能见到自己的父母了,那种感觉是无法言喻的。

    同样作为孤儿,陆云飞能理解她的心情,仅仅三个小时之后,陆云飞接到了韩佳人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想好了,我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窗明几净,装修奢华的餐厅里,整个二层楼,一个外人都没有,只有他们父女两人。

    韩子奇盯着女儿看了很久,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,不会错的。

    太像了,恍惚之间,还以为她母亲复活了。

    “佳人,陆先生应该向你说了当年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都知道了,那不是你们的错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爸喊的韩子奇心里暖洋洋的,幸福的暖流充满全身。

    这是个懂事的孩子,一个让她朝思暮想的的女儿。

    仅仅这一个字,将这十八年的隔阂,无法见面的距离感,迅速拉近了,或许只要那一个字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没有声泪俱下,没有肝肠寸断,只要父女两相视一笑的温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