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486章 随风而散!

第486章 随风而散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狗急跳墙,有时候最可怕的是频死的人,最后一博。

    只是这也需要前提的,在绝对实力面前,最后的拼死一博,也只不过是飞蛾扑火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的鲍里斯和哈德森·林肯就面对着陆云飞的绝对力量,只可惜他们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站在那里的陆云飞纹丝不动,忽然之间,无数的汽车灯光,从那边,以极快的速度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一共两部人马,人数在一百人之多。

    一部分由徐有容带队,带着五十多人,从车上下来。

    另一部分在田野的带领下,从另一边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百人面对二十五人,优势是压倒性的。

    情况突然的变化,让两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哈德森更是睁大着眼睛,直呼不可能,整个寡妇岭,他都派人提前调查过,根本就没有埋伏,这些人是凭空出现的吗?

    哈德森是个聪明人,虽然想要放手一搏,但他不会在不了解情况的前提下,贸然动手。

    哈德森更是个谨慎的人,来之前,他派了一小队人马,暗中调查过寡妇岭周边的情况,确认无事之后,他才有底气展开今天晚上一连串的行动。

    鲍里斯同样纳闷,哈德森告诉过他,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哈德森不是一个鲁莽的人,如果没有准备好,他绝对不会说他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他们被骗了,被陆云飞这混蛋的障眼法给骗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向林慕瑶三人使了个眼色,三人马上离开。

    这里都是男人的事情,他们没办法插手,也没能力插手。

    陆云飞也不想让他们见到血腥的一幕。

    到了人群外边,徐有容立即派人护送三人回去了。

    在车上,傅晓妍惊魂未定:“林总,这些都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坐在旁边的林慕瑶摇了摇头:“不需要问,也不需要知道,没那个必要。陆云飞是个很有分寸的人,他知道怎么做。也不用去担心,刚才你也看到了,一百人对二十人,结果已经注定。”

    傅晓妍点了点头,没有言语,已经不需要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一将功成万骨枯,任何人的成功背后,都是尸山血海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陆云飞这个具备着枭雄气质的人,没有强横的手腕,残酷的手段,是没办法生存的。

    或许普通人没办法理解那些血雨腥风,但傅晓妍这么多年,在林氏集团见过了无数的尔虞我诈,深知当一个人到了某一个阶段,便会触动既得利益者的利益,冲突便在所难免了。

    李芸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,连死人都没见过的她,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那么多人,肯定要打架,唯一欣慰的是,陆云飞占据了绝对优势,应该不会有事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山腰的气氛已经凝固了,两帮人马对峙,还没开始却成了一边倒的态势。

    站在那里的陆云飞,看向两人:“投降吧。”他冷冷的说出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你早就知道了我们要行动?”就算死,哈德森也要死的瞑目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华夏几乎已经黔驴技穷了,比尔·卡内基是唯一的筹码,如果比尔·
仙韵传帖吧
卡内基失败了,你们别无选择,只有放手一搏,或许还有点机会。”陆云飞继续解开谜底:“你派出去侦查的那些人,早已经死了。这一百多人伪装成车手,以及普通汽车爱好者的身份,一直隐藏在人群中,静等你们狗急跳墙,果然你们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也罢!

    哈德森叹了一声,这样一个对手,他输的不冤,甚至没有半点胜算。

    投降是两个很耻辱的字眼,可是在没有任何希望的情况下,只有这一条路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鲍里斯,绝望中带着无可奈何,那似乎是最后的诀别,他知道今天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鲍里斯只有无奈和不甘,失败了,那是技不如人,怪不了别人。

    他不想去找理由和借口,已经没有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都把武器放下。”哈德森马上下命令。

    二十五人放下了手中的武器,悲伤与绝望成了此时的主旋律。

    放弃抵抗,等待着命运的审判。

    陆云飞挥了挥手,田野马上带人,将这二十五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哈德森马上问:“他们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死了,死在寡妇岭这荒山野岭,也算是最好归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哈德森怒目而视:“你会下地狱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如果不斩草除根,死的就是我,下不下地狱,等我死了以后再说。现在活着当然不用担心下地狱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苍白的愤怒,任何话语,都成了无用功,如同这夜晚的凉风一般,随风而散。

    当死亡降临的一刻,或许真没那么害怕了。

    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,哈德森·林肯选择了最悲壮的死亡方式。

    他抡起拳头,以极快的速度砸向陆云飞。

    鲍里斯沉默的低下了脑袋,死就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陆云飞欺身而上,带起一股凛冽的劲风,对着哈德森·林肯攻来的一拳,一拳猛轰。

    当实力差距达到无法逾越的程度的时候,那就是彻底的碾压。

    一招,两招……

    起初哈德森·林肯还有一战之力,只是慢慢的,差距在放大,失败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一旦顶不住了,死亡离他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陆云飞接连几拳打在哈德森胸口,整个人砸向那边的地面。

    他顽强的爬起来两次,依然被打倒了。

    在那最后一掌击中他胸口的时候,躺在地上的哈德森嘴里鲜血直流,双眼是睁着的,或许他到死都不明白,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对手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混蛋。

    他死了,没了声息,晚风刮过,淡淡的血腥味,弥漫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鲍里斯·弗罗曼在深深的恐惧中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哈德森·林肯这种久经战场的人物,他没有工夫,所有的底气,只不过来自于平日里的健身。

    说一句,手无缚鸡之力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哈德森尚且如此悲惨,他已经预感到了自己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鲍里斯,你也会怕。”陆云飞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可行之策,也没有了退路,有的只是在生命的最后,那无尽深渊中的挣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