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467章 兑现诺言!

第467章 兑现诺言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谁都有犯二的时候,不过这小妞确实有点欠揍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好你以后干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之前的十八年的人生,是在小偷小摸中度过的,哪有什么人生目标。

    人生目标对她这种没有任何经历的小姑娘来说,太过沉重。

    韩佳人只是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一个星期时间,想好自己要干什么,我的徒弟可不能是废物。”陆云飞从沙发上站起来,刚准备往前走,砰砰几声,等在酒吧门口的四五个人,直接飞了进来,滚在地上一个劲的哀嚎。

    在骆家兄弟两人的带领下,十几个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清一色的武馆的服装,胸前是个大大的武字。

    骆家升走在前边,后边跟着鼻青脸肿的骆家辉。

    骆家辉猛的踢了一脚地上的人,有武馆的人助威,骆家辉早已经从一只病猫,变成了一只飞扬跋扈的老虎。

    “陆云飞,你跑啊,能跑哪去。”骆家辉看到陆云飞打了鸡血一般,,今天那一脚他终生铭记,几乎被踢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被打倒在地的几个人,赶紧爬起来,站在陆云飞背后,其中一个小声在他耳边道:“陆总,他们是飞扬武馆的人。”

    飞扬武馆!

    陆云飞第一次听到这四个字,确实挺陌生。

    “这武馆很厉害吗?”他小声问。

    背后那人马上答道:“背景深厚,和一般的武馆还不一样,似乎三教九流的人都能搞定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:”陆云飞只是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韩家人在龙城市混了那么久,自然知道飞扬武馆的大名,甚至可以说是臭名昭著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骆家辉这混蛋的哥哥。竟然是飞扬武馆的馆主。

    要是早知道这一点,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听信这混蛋的话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他们很厉害的。”韩佳人有点担心的小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站着就好,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韩佳人还是担心:“师父,他们人那么多,个个都是练家子,这……你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啊!”这小妞话太多了,要不是你,还有今天这么多事吗?

    两兄弟带着十几个人走过来,骆家辉继续怒斥:“陆云飞,这一次我看你怎么死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要死,这花花世界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哟!”在这么多人面前,竟然还可以云淡风轻的开玩笑,骆家升笑了笑,露出两颗大门牙:“陆云飞,敢对我弟弟动手,你胆子够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般,比你大点。”

    骆家辉算是发现了,这小子嘴皮子顺溜:“哥,不用和他废话了,今天你只有两条路,一,把韩佳人今天晚上送到老子房间。第二,我把你打个半死,你要是敢还手,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气氛有点凝固了,陆云飞依然是云淡风轻的表情。

    陆云飞身后的那几人,如同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这可咋办,骆家升这可是心狠手辣之辈,他出手了,今天惨了。

    晚上怎么营业啊,酒吧里恐怕要被砸烂了。

    臭名昭著的飞扬武馆,在龙城市几乎成了一个另类的存在,上次有人在飞扬武馆
我的传奇岁月笔趣阁
被打成了残废,最后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也多次被举报,和人口失踪有关,只可惜最后也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这些没怎么见过大世面的人,心里都在害怕,也不知道这位陆总,能不能撑住场子。

    韩佳人也是心急如焚,都怪自己太蠢啊,怎么会信了这混蛋的鬼话呢?

    要是师父出事了,她会很自责的。

    陆云飞听着这两个条件,表情还算淡定:“条件,我自然办不到,你说吧,你想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,哪来那么多废话。”骆家升飞起一脚踹向陆云飞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陆云飞眼睛都不眨一下,看着那踢来的一脚,他同样飞起一脚,踢中了骆家升踢来的那只脚。

    直感觉那只腿已经不属于自己了,在空中的骆家升,撞向那边的吧台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又是一声闷响,重重砸向地面。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陆云飞背后那些不知道他实力的家伙,一个个长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一脚啊,一脚就把骆家升踢飞了。

    骆家升可不是一般人,他是飞扬武馆的馆主和创始人,总教头,名声在外,荣誉无数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,一击之下,死猪一般的躺在地上不动了。

    我的天啊,这一脚有多大力量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知道自己师父很有两下子的韩佳人,无论如何都没想到,一击之下,堂堂的骆家升就成了死猪了。

    打的太好了,她很想喊一声,最后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不可思议的表情,挂在骆家辉脸上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,说话再也不敢那么大声了:“你……”半天只说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武馆的其他人,赶紧走过去,扶起地上的骆家升。

    他的那只腿,已经失去知觉了,无法站立,只能被两人扶着,恐怖的眼神,看着面前的那个叫陆云飞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趁着陆云飞的目光,在自己弟弟身上的时候,他咳嗽了两声,手伸进兜中,给守在门外的两人发了短信,让他们马上报警。

    自己无能为力,警察是现在唯一所能依仗的了。

    混账东西,老子非把你弄死不可。

    “骆家辉,记不记得今天在咖啡馆里我对你说过的话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记得,骆家辉脸色煞白,今天惨了:“陆先生,误会,真的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低头。

    “误会是吗?既然是误会,那说开了就行了,但在这之前,我先兑现今天中午我对你说的话。“

    骆家辉连连往后退,陪着笑脸,笑的比哭还难看:“陆先生,这……我有眼不识泰山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和中午一样,骆家辉的身影在空中飞出的一条直线,砸向那边卡座的桌子,噼里啪啦的滚了几滚之后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再也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陆云飞只用了三成功力,但刚才的这一脚是七城功力。

    如果是十成功力,以骆家辉这垃圾的实力和抵抗力,早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他不想明目张胆的杀人,但他说过的话,他一定会兑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