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421章 精神分裂?

第421章 精神分裂?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陆云飞搂着邢超的肩膀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,下次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吃饭,吃个屁,他还想多活几年呢。

    “哥,客气什么,下次我请你。”段铁树这个曾经的四大佬之一,在一夜之间消失了,所有产业尽数被徐有容接手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江湖传闻龙城市突然出现了一个厉害的人物,邢超有种直觉,和这个家伙有关系。

    连堂堂的陈家二少,那天晚上在酒吧都那么客气,事情恐怕八九不离十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离得越远越好,邢超没那么大本事,和这家伙走得更近,老天保佑,以后千万不能再遇到他了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可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邢超真想给自己嘴巴上来一巴掌,这臭嘴!

    他苦笑着道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邢超解脱了一般的赶紧离开了,走出青木庙时候,身上已经湿了。

    事情解决了,傅晓妍只能说,这个家伙是个最不像老板的老板。

    一般的事情,他不懂,他也懒得管,但关键的时候,总是能出人意料的解决所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啊,不要用这种崇拜的眼神看着我,我会害羞的。”

    萧何转身就走:“小子,我去找个厕所吐一会。”

    傅晓妍和李芸,抿嘴一笑也不言语。

    挥手之间,事情解决了,满嘴跑火车又算得了什么,慢慢的他们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进去和方丈谈谈。”

    傅晓妍和李芸进了会客室,没有了障碍,青木庙授权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。

    在外边等了半个小时左右,傅晓妍拿着签好的合同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陆总,搞定了。”算不上一波三折,青木庙的事情,终于画上了句号,寡妇岭开发计划的最后一个障碍,已经扫清了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该回去了。”陆云飞看了看时间,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青木庙东北方向,响起了很多人的呼喊。

    “着火了,快救火!”

    许多和尚和游客陆续赶了过去,随手拿着水桶盆子。

    小姨子还在庙里,陆云飞哪能撒手不管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等着,我过去看看。”陆云飞转身离开,跟着那些和尚一起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边傅晓妍和李芸,只能在这边等着,那边情况不明,贸然过去,是不明智的。

    东北边的院子确实着火了,火势不大,已经被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找到了林子墨,当时她带着自己的学生已经撤出来了,女生留下男生进去救火。

    还好没事,陆云飞松了口气:“回去吧,这边挺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,我们差不多也该结束了,一会就回去。”林子墨也不是那种一点问题就叽叽喳喳的小女生,这种事对她来说,自己可以完全应付。

    火势已经得到控制,林子墨清点好自己的学生,带着他们到了外边安全地方的院子。

    傅晓妍和李云走了过去:“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陆云飞摇头: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萧何也回来了,这家伙东张西望,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,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,真想在这家伙屁股上
无双大宗师最新章节
来一脚。

    “小子,没那么简单。”走过来的萧何,面露异色,说的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这家伙认真起来,还是很像样的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看看那墙上的符号。”萧何指了指那边墙壁上的符号。

    陆云飞往那边看去,有个红色的十字架!

    他们猛然间一惊:“血十字!”

    “佛门重地,怎么可能有基督教的东西,那符号我看了,用的油漆是新鲜的,刚画上去没多久。另外你发现了没有,那红色十字架,不是常规正放,而是偏放,都指着正北边的方向,应该是指引。”

    林子墨经历过血十字的事情,一听这话她马上道:“会不会是他们留下的暗号?”

    萧何摇头:“你见过谁把暗号画在这么明显的地方?”

    说的也是啊,接头暗号肯定很隐蔽,这些暗号都是明目张胆的画在墙上,生怕别人发现不了似得。

    “别猜了,我去看看,你们待在的这里,哪都别去,二师兄,尤其是我小姨子,你看好了,她是血十字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大敌当前,萧何严阵以待:“你放心,这边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沿着墙上的信号所指的方向,一路往那边的走去。

    “都别动,暂时待在这离,不管有什么事等我师弟回来再说。”面色凝重的萧何又交代的了一句,他知道血十字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林子墨同样明白,事情的严重性,不过她一点都不但必,有姐夫在她什么都不怕。

    傅晓妍和李芸,一脸的懵逼,血十字是什么玩意?

    没人告诉她们,他们也不好开口问,只能等陆云飞回来。

    沿着那些清晰的符号所指的方向,陆云飞一路往那边走去,绕过几处狭窄的走廊,到了青木庙的后门,门口画着的十字架,所指的方向是正前方。

    青木庙的后山是一片竹林,正是盛夏时节,火辣辣的阳光,透过浓密的竹叶,洒下一地朦胧的倩影。

    竹林的尽头站着一个人,一身黑衣,背对着他,手中一把剑,很自然的拿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站在那里的陆云飞看着他问:

    那人转过身,转过身的目光在那一刻凝滞:“是你!“

    陆云飞愣了一下,他可以确定不认识这个年纪二十五六岁的家伙:“你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他笑的很冷:“一切都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大大的问号,写在陆云飞脸上:“可不可以说句人话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是来我要你的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那人犹豫了几秒钟,这才缓缓开口:“我杀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动手,你怎么知道结果,看的出来你实力不弱。”进一步的疑问,让陆云飞更加警惕。

    那人终于说了实话:“昨天晚上我败在你手上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脸色凝重了很多:这个人是疯子吗?

    昨天晚上,充其量只是一场决斗,这人不是想要他的命,至多不过是想要分出胜负、

    怎么第二天突然变脸,将自己引过来,却是要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前后如此大的反差,这个人是精神分裂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