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410章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!

第410章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有人说过,人生就是一场赌博,是硬币的两面,非生即死。

    此刻的段铁树这种感觉无比强烈,龙家的人不听指挥,是一个不好的兆头,龙北廷来了,要么他站在自己这边,对抗陆云飞,要么就是最坏的结果,龙北廷和这些龙家人的反应一模一样,他也背叛了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是前者,他不仅能够绝迹反击,还能反败为胜。可要是后者,今天的寡妇岭就是他的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不管是生是死,段铁树都会最后一搏。

    他看着走来的龙北廷:“龙家主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陆云飞的声音:“他来为你收尸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段铁树猩红的双眼爆喝了一声,他转向龙北廷:“龙家主,你说句话。”

    隐世家族的家主,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,杀伐果断之辈,龙北廷扫了一眼段铁树:“没错,我改变了注意,段铁树,今天你和杨帆的事情,你听天由命吧,龙家不会插手。”

    心知龙北廷不会无缘无故说出这话的段铁树,脑袋嗡的一声,杀人般的目光了看着龙北廷:“龙北廷,你忘恩负义,你会天打五雷轰,你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什么恶毒的词语,段铁树都说出来了,可是他知道,这只是生命最后的回光返照而已,没有任何用处了。

    决定生死的,从来不是声音的大小,也不是你是否骂的难听,而是手腕,近乎铁一般手腕。

    今天,陆云飞赢了,赢的无懈可击,赢的天衣无缝,他像个傻子一样,钻进了人家的圈套,还在幻想着杀了陆云飞,夺回寡妇岭,吞并林氏集团,可笑,实在是可笑。

    龙北廷的淡定,出乎段铁树的预料,他只是顿了顿,脸上并没有特别的变化,只是深沉的表情,被发挥到了极致,声音幽幽不带任何感情:“段铁树,你当年的恩情龙家已经报了,我们之间早已互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果断,决绝,那声音仿佛三九寒天的冰雪一样冰冷。

    段铁树可是江湖大佬,他不幼稚,也不天真,他比谁都能理解面前的龙北廷。

    他失败了,墙倒众人推,树倒猴孙散,每个人都想踩上一脚,落井下石,在他眼中,这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当年的他,没少干这种事情,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,这就是必要的手段,人都是自私的,考虑的只有自己的利益。

    明白了,也就不再那么愤怒了,忽然间他笑了:“陆云飞,你赢了,我输了,输了就没机会了。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,但我这么多兄弟,我希望你能让他们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一步步朝段铁树走去,目光落在他身上:“不再抱有幻想了?”

    段铁树摇了摇头:“没有幻想,那只是自我安慰而已,走上了这条路,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,只是没有想到,会是以这种方式,离开这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段铁树,看在刚才你让我抽了一根烟的份上,给你个机会说几句最后的遗言。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段铁树无力的摇头:“江
神级大魔头笔趣阁
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,我们这一代人老了,是时候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登上历史舞台了。多少牛逼的人物,多少让人闻风丧胆的枭雄,最后和我一样的结局,这是我们这些人的命!”

    “好,我送你一程!“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陆云飞一脚踢中段铁树的脑袋,他整个人如同一枚出膛的炮弹,砸向那边的墙壁,脑袋撞在墙上裂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一代枭雄就这么落幕,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仅仅留下了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龙家主,感谢你的帮助,我会遵守诺言。”陆云飞对龙北廷说完往前走去:“把他处理了,陈先生,跟我进来。”陆云飞走向那边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紧随其后,跟着陆云飞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的他,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三人,目光停在陈汉麟身上:“陈先生,事情结束了,段铁树所有产业的三分之一,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陈汉麟挺犹豫,陆云飞的表现,让他感觉到害怕,堂堂龙家竟然站在他这边,此等背景,实在让人望尘莫及,难怪段铁树会输的如此悲惨。

    “陆先生,这三分之一,我不要了,希望以后能做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马上道:“陈先生,既然你这么客气,那我就不客气,你不要我留着了。至于当朋友,这有什么问题呢?从在酒吧那天晚上开始,我们不就是朋友吗?”

    陈汉麟松了口气:“陆先生,那我就先走了,有时间再聊。”

    这个龙城市四大佬之一的陈汉麟,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,第一次冷汗淋漓,直到坐进自己车上的时候,手心依然在冒汗。

    段铁树死了,事情结束了,小诸葛打了个哈欠:“可以回家睡觉了,这几天累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师兄,拿着。”陆云飞扔给他一张卡:“这里边有十万,省着点花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小子不容易啊,铁公鸡也能拔一根毛了。”将卡揣进兜里,已经在想着晚上到哪去玩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不想要这卡了,我要是现在马上把密码改了,你可一毛钱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师弟哪能是铁公鸡呢,那个王八蛋说的,我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这混胆太不要脸了,陆云飞挥了挥手:“行了,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    拿着卡的萧何,屁颠屁颠的离开了,这几天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“我也该回去了,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处理。”徐有容确实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段铁树旗下所有产业都要接收,这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工程。

    “那么着急干什么?你不累?我给你说徐有容你真的需要一个男人的呵护。”

    徐有容表情不变:“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不能聊几句吗?”

    “有时间再说吧,我先走了。”徐有容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屋中的陆云飞无奈一笑,这娘们啊,什么时候都是这么风风火火的。

    段铁树已经死了,没有了威胁,寡妇岭可以开始林华清当初说的那个庞大的开发计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