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398章 时间到!

第398章 时间到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没错,那就是陆云飞,这就是那个陈锋在费尔南多号游轮上碰到的那个恐怖的家伙。

    马春山输的不冤,陆云飞可以在瞬间秒杀了两个死亡格斗高手,一个马春山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顷刻间覆灭的血十字的一百多人,陈锋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。

    “锋哥,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,这小子想让我们喝酒,整整一瓶伏特加啊。”跨超迫不及待马上开口。

    脸上依然火辣辣疼的陈阳,同样开口:“哥,这小子不把陈家放在眼中,仗着自己的拳脚功夫为所欲为,哥,不给他点教训,陈家的面子往哪放?”

    陈锋没有理会身后两人的话,甚至听见了这两人的话,手心里冒汗,真是不知死活啊。

    他立即走过去,站在陆云飞面前,说的很恭敬:“陆先生,对不住了,今天晚上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,瞥了一眼陈锋,这家伙绝对知道点什么,否则不会如此客气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吗?”陆云飞的话说的很生硬,两人之间确实没有交集,他也不认识这个陈家大少爷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陆先生,在费尔南多号邮轮上,我们曾有过一面之缘!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难怪如此客气,陆云飞不由的笑了,没有理会这个陈家大少爷,坐在那里背靠着沙发,看着对面的那七人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陈家大少爷那么客气!

    他们没看错吧,这……

    陈阳懵了,邢超傻了,其他人彻底蔫了。

    “阳哥,这……这咋回事?”邢超马上问。

    “闭嘴吧你,老子怎么知道?”陈阳一肚子火,他确实不知道,莫名其妙的被自己的哥哥打了一巴掌,现在还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邢超不言语了,他还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剩下的周坤他们,一个个惊恐莫名,现在连陈家大少这最后一道防线也没有了,他们怎么办?

    陆云飞抬起头,看向那边的七人:“你们都过来。”

    七个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愣了一下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还是陈锋爆喝了一声:“你们都聋了吗?飞哥让你们过来呢!”陈锋在一个劲的叹气,这几个蠢货啊,死到临头了,还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其他人他可以不管,反正也管不了,可是自己的弟弟,不能不救。

    陈锋这一声,几乎是催命的声音,纵然双腿灌了铅一样的几千斤重,迈不动步子,这一刻的他们也不得不过去。

    七个人在陈阳的带领下,走过去站在陆云飞面前。

    “来吧,如刚才所说,每人一瓶,都敬袁东宇,你过来。”陆云飞向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的袁东宇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袁东宇愣愣的站了起来,什么情况他彻底看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个陈家大少爷,竟然也如此客气,竟然喊飞哥,这……

    就算是袁东宇抓破头皮也想不明白,事情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,每人一瓶。”翘着二郎腿的陆云飞再次催促了一遍。

    陈阳看向自己的哥哥,另外六
隐婚100分: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小说5200
个人惊恐莫名,成了热锅上的蚂蚁,痛苦的煎熬着,所有的希望都没有了,他们只能听天由命了。

    陈锋二话没说,一脚踢向自己亲弟弟胸口:“混蛋,都是你干的好事情。”

    这一脚很实在,陈阳踉踉跄跄的滚了几滚,撞向那边的桌子,疼的肝胆欲裂:“哥……”他捂着肚子爬起来,脸上写着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这么多年,无论他干了什么事情,这个哥哥都没有动自己一根手指头,更不用说这么下死手的打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吧你。”陈锋再吼一声,恭敬的站在陆云飞面前:“飞哥,我这个弟弟不懂事,你多多海涵,大人有大量,别和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冷冷一笑,目光深邃而冷厉的扫了一眼陈锋,看的陈锋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陈锋,你少来这一套。今天晚上的的事情和你没关系,一是一,二是二,就算你现在把你弟弟打成残废,今天这酒他也必须要敬袁东宇。”

    袁东宇被整的那么惨,让陆云飞轻易放过这几个混蛋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一番话,让陈锋所有的努力,都成了无用功。

    他脸色难看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“十秒钟时间,要是不喝,我喂你们喝。”陆云飞看了看手表,开始倒计时:“十、九、八、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着喊到五了,陈锋抓起桌上的伏特加,塞进了陈阳手中:“飞哥发话了,赶紧喝吧。”

    陈锋别无选择,这个家伙的背景太过恐怖,今天不喝那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个睚眦必报的人,说什么不仅没用,也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陈阳大眼瞪小眼,可是自己哥哥那一巴掌和那一脚让他明白了,他不笨,自己的哥哥也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难道这个小子的身份,神秘到连陈家都害怕的地步?

    “三、二、一,时间到……”

    陈阳二话没说拿着那瓶伏特加,打开盖子,走到袁东宇面前:“东哥,我敬你。”

    在陈家生长了这么多年,江湖经验在耳濡目染的情况下,陈阳一点都不少,有时候情势所逼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陈阳拿起酒瓶,仰着脖子,咕咚咕咚锰灌……

    听到那声音,三个女人浑身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邢超更是咽了口唾沫,不知道怎么办?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在电光石火的瞬间,陆云飞一跃而起,抓着邢超的脑袋,撞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邢超的脑袋上鲜血直流,无数的星星围绕着自己,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。

    将邢超按在桌子上,面朝上翻过来,拿起一瓶伏特加,一只手抓着他的脖子,让他张开嘴巴,手中的伏特加直接倒了进去。

    哗哗的伏特加流下的声音,伴随着邢超不断挣扎的惨叫,在鸦雀无声的酒吧里响起。

    此事关乎陈家的面子和名声,在陈锋来之前,已经让郑雄让所有客人离开,暂时歇业,这段时间之内,整个酒吧里就他们这些人。

    一瓶伏特加空了,陆云飞将空酒瓶扔在桌子上,放开了邢超,走过去坐在刚才的沙发上,目光灼灼藐视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