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391章 袁东宇的事业

第391章 袁东宇的事业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马春山还以为自己听错了:“只有一个人!”

    这十几个人可是自己亲自带出来的,他们的实力他很清楚,个个都是散打实战高手。

    就这样十几个人,竟然被一个人给干翻在地?

    “对,就一个人。”郑雄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多大年龄,用的什么工夫?哪门哪派的你能看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十七八岁……”

    正要回答第二个问题的郑雄被马春山粗暴的打断了:“什么,你是说他只有十八九岁?”

    “对,至于是哪门哪派的工夫,我个外行看不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知道了,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马春山挂了电话,在屋中来回走动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确实是人才济济,今天恐怕酒吧来了一个实力雄厚的青年才俊。

    正好,一直在家里练功,没有对手,他也憋得慌。

    他要去会会这个家伙,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。

    说到这事,马春山不由得想起一件事,他的师傅曾经说过,他曾经败给了一个十五岁的少年。

    那时候马春山不信,师父在他眼中,神仙一般的人物,怎么可能败给一个十五岁少年?

    但师父这一生从不说假话,当时说这话的时候,还再三告诉他,这个世界上天才多得是,击败他的那个十五岁小子,就是一个天才中的天才。

    师父的话马春山信了,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勤学苦练,想找到那个如今算起来已经十八岁的年轻人,只可惜信息太少,只知道那那个十五岁少年的师傅叫龙百川,其他的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三年过去了,他找了三年,大海捞针,什么都没找到,或许这一辈子也没办法找到那个天才,为师父雪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酒吧里的陆云飞,径直走向那边袁东宇所在卡座。

    那里已经多了一个气度不凡的年轻人,不出意外,那家伙应该是陈家二少。

    核心地位,已经从刚才的邢超,变成了这位陈家二少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围着他转,众星捧月,成了这伙人的焦点。

    起初陆云飞只想过去,叫上袁东宇马上回去,但是现在他改变了这种想法,一个宏大的计划,已经在脑海中的形成了,这位陈家二少,就是这一切的开始。

    有时候一个闪念,就会出现一个与众不同的想法,这样的灵感可遇而不可求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立即过去,站在那里,看着那边的那群人。

    此时的袁东宇,俨然一个酒鬼,脸上大汗淋漓,还要陪着笑脸,咕咚咕咚将整瓶酒都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酒不能当水喝,那会要人命的,很明显,袁东宇已经有点顶不住了,可是邢超才不会管他到底能喝多少,喝了这么多酒,会不会死,会不会酒精中毒。

    只有袁东宇一个人在喝,其他人谈笑风生,不亦乐乎,看着一个逗他们玩乐的猴子一般,乐不可支,有的更是在小声嘀咕,袁东宇那发红的脸颊,真的很像猴子的屁股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不言自明了,在这些人眼中,袁东宇就是一个跪在地
契约娇妻休想逃帖吧
上,巴结他们的可怜虫。

    什么脏活累活,都是袁东宇在干,也包括喝酒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管在什么时候,他们需要一个sb一个乐子,在他们面前让他们笑,很显然袁东宇在他们心中就是如此地位。

    陆云飞叹了一声,袁东宇这小子,一心想要往上爬,只可惜走错了路。

    他想走捷径,殊不知到处都是坑。

    脸上挂着一丝冷漠的笑容,陆云飞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袁东宇,今天可是你的机会,阳哥在这里,一切就看你的表现了。”邢超笑着看着,已经喝的站不稳的袁东宇。

    袁东宇脑袋晕乎乎的,眼皮沉重的厉害,很想睡觉,也难受的厉害,胃里翻江倒海,似乎随时都能吐出来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必须要喝,他又抓起酒瓶,猛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酒量不错。”陈阳看着那边的袁东宇,小声在邢超耳边道。

    “阳哥,不用这么小声,还怕他听见了啊,不瞒你说,这就是个十足的垃圾。削尖了脑袋,想进入上层社会,这样人唯一的作用,就是逗我们开心,怎么样阳哥,还不错吧?”

    邢超的声音确实很大,一点都不回避正在喝酒的袁东宇。

    陈阳也笑了,并没有在意,他可是陈家二少爷,想巴结他的人,多如牛毛,区区一个不入流的袁东宇,他实在看不上眼,不过既然能逗人玩乐,他何乐而不为呢。

    “不错,挺听话,不过,你们也别太狠了,养狗也要懂得打一下给一根骨头。”

    邢超呵呵一笑:“阳哥,还是你懂得多,以后我多注意,会多给他点骨头的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袁东宇一瓶酒喝完了,又拿起来一瓶,摇摇晃晃的看向那边的陈阳:“阳哥,我再敬你,以后你有机会,你可要照顾着小弟。”

    邢超随口道:“你放心,陈少什么样的人,拔一根毫毛,你就发财了,可是你这诚意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边的三个女人接着这话也道:“袁东宇,这可是大好机会,你可要好好把握。”三个女人一起上手,眉头都不皱一下,又拿起几瓶酒放在袁东宇面前:“这些就都敬了阳哥,才能显出你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喝……”

    咕咚咕咚,现在的袁东宇几乎实在用生命喝酒,舌头已经麻木打卷,什么都感觉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瓶酒喝完了,袁东宇实在顶不住了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玩出人命,会喝死人的。”陈阳打了个哈欠,这乐子也没什么好看的,有点无趣。

    邢超哪能看不出来陈阳的反应,他立即道:“袁东宇,你还会点什么,拿出你的诚意啊。”

    那边的其中一个女人道:“来吧,学几声狗叫,酒吧里都是各种音乐,早腻味了,狗叫应该很与众不同啊。”

    另外两个女人也道:“对啊,,叫几声我们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想家里的狗狗了,叫几声,看你有没有我家里的狗狗叫的好听,要是叫的好听,我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两个周坤和宁飞,听到这话,不约而同的翘着二郎腿看好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