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388章 软硬不吃

第388章 软硬不吃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这女人似乎挺有底气:“劝你说话客气点,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?别以为在地下车库看到了一点不该看的事情,就可以威胁我,你做梦。”

    “老实说,我从来不做梦,你的破事我真没兴趣,你愿意在外边偷多少人那是你的事情,自己破事自己处理。你这种烂货,就别把自己当回事了,听你满口喷粪都能闻到,你口中喷出的男人下边那玩意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滚吧,别让我再看见你。”陆云飞厌恶的挥了挥手,越往后他越没有了动手的欲望,一个烂货而已,他怕脏了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那女人瞬间变成了一个的暴怒的母鸡:“你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只说了一半,那边一个男人走了过来:“老婆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女人惊了一下,这事不好处理,原本的趾高气扬瞬间偃旗息鼓,她立即拉着那男人的手,往那边走去:“老公,没事,遇到一个不长眼的。”

    那男人没动:“没事,老公替你出头,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现在知道什么叫做报应了,早该离开了,现在完蛋了,如果这小子一不小心的说出了什么,那就露馅了。

    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叫郑雄,是这家酒吧的经理。

    不是老板,仅仅是个经理,管事的,这家酒吧的所有权是陈家的,邢超和袁东宇翘首以盼的那个陈少正是这家酒吧的少东家。

    他看向陆云飞:“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问你老婆啊!”陆云飞回答的很直接。

    那女人赶紧走过去道:“老公,真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没事。”陆云飞抬起自己的胳膊:“你看,你老婆把酒洒在我身上,正要给我道歉呢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又惊又喜,喜的是这家伙没说地下车库的事情,惊的是这混蛋竟然让自己道歉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有不得不道歉,她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郑雄看向自己的老婆:“真的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确实是这样。”那女人赶紧道歉:“对不起,把酒洒在你身上,实在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大人有大量,不会那么计较的。”

    大人有大量这话,这混蛋都说出口了。

    那女人不敢发作,只希望自己的老公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既然没事,那就不用自己出面了,郑雄看着自己老婆:“没事的话,那你继续玩吧,酒吧还有事要处理,我先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挽着郑雄的胳膊,还不忘回头看一眼陆云飞。

    陆云飞没有理会,继续喝酒,期间,他给袁东宇打了个电话,问他还需要多少时间离开,袁东宇说,还要一两个小时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呢。

    他让陆云飞先玩着,袁东宇怕自己喝醉了,一会没办法回去。

    算了,那就再等会,这家伙要是喝醉了,指不定出什么事呢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他接到了林慕瑶的电话。

    她只是问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?

    陆云飞告诉她,让她先休息别等他了。

    林慕瑶什么都没说,她明天确实要
七零农村鬼事全文阅读
上班,要早点睡。

    挂了手机,光喝酒很无聊,拿出一根烟抽着。

    他不会抽烟,可是无聊的紧,他刚把烟拿出来,正准备点上的时候,那个女人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走到陆云飞旁边,一叠钞票,啪的一声怕在陆云飞面前的吧台上:“你很聪明,这一千块钱你拿着,有多远滚多远,以后不要来这家酒吧了,还有,管住自己的嘴巴,不该说的别说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扫了一眼那一千块钱:“封口费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嫌少?别太贪心了。”

    一千块,封口费!

    陆云飞笑了:“其实吧,你的破事我不想管,也懒得的说,但你的态度让老子很不爽。”

    老子!

    竟然有人在她面前自称老子,也不看看自己老公是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那女人愣愣的双手抱于胸前,盯着陆云飞:“我再警告你一次,拿着钱马上滚,否则,不仅一毛钱没有,想走你也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认准的事情,陆云飞软硬都不吃,吓唬他,呵呵。

    陆云飞没有理会那女人,抽出一根烟,叼在嘴上,拿起那一叠一千块钞票,打开打火机,点燃了一千块的钞票,拿起来,点上了那支香烟,吐云吐雾的吐出一口白烟,眼睁睁的看着扔在吧台上的一千块钱,变成了一堆灰烬。

    这一幕惊呆了,在吧台周围的那些人,那可是一千块钱啊,这家伙竟然用来点烟。

    是傻子还是土豪,所有人不一而足,过了一会,所有人都相信这是一个土豪,否则不会这么大方,一千块啊,瞬间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陆云飞的行动,吸引了很多女人投来异样的目光,要是那个女人没在陆云飞旁边,早过来搭讪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那女人,吃惊的看着这一幕,冷笑挂在脸上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但凡这个女人,态度好一点,陆云飞也不会如此。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你的破事和我无关,你可以滚了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愣了几秒钟,算是明白了:“你很厉害,也确实聪明,不就是想多要点钱吗?那好,我再出两千,现在够了吧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没理会,自顾自的喝酒。

    两千都不满足,这混蛋想狮子大张口,没那么便宜的事情。

    要是真遇到一个无赖,这事不解决,以后这混蛋会来威胁自己要钱,想把自己当成一个提款机那是做梦。

    短短的时间之内,那女人计上心来。

    故意把胸前,扒开了白花花一片,向那个酒保使了个眼色,她凑近陆云飞,甜甜一笑:“我们商量一下呗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只有粗暴的一个字:“滚。”多一个字不想说,多一眼也不想看。

    时机成熟,那女人忽然喊了一声:“非礼啊,耍流氓了。”靠近陆云飞的女人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声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,纷纷往这边看去,不过酒吧很大,再加上动感的音乐,很多人依然在该干什么干什么,没注意这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郑雄过来了,竟然有人敢调戏自己老婆,嫌自己命太长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