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387章 潘金莲

第387章 潘金莲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陆云飞始终淡然处之,末了,他只有三个字:“哦,是吗?”说完的他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狂傲的背影,那六个人包括袁东宇在内,全都是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袁东宇那个蛋疼,他有点后悔了,本来想着,带他来见见世面,哪成想而这家伙是个愣头青,傻乎乎还是自己那一套,袁东宇毫不客气的说,这样的人早晚被打死。

    “超哥,实在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,我下次的绝对不带他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袁东宇赶紧道歉,总害怕人家生气了,这条路子断了,这可是他费了好大工夫,才挤进来的。

    邢超点上一根烟抽上,面色阴冷:“好小子,有种,我记住他了,这样一个家伙,竟然在我面前装逼,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那边的周坤立即站了起来:“超哥,要不要我去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这里边最能打的自然就是周坤,接近一米九的个子,平常又是健身达人,这一身蛮力,不仅是邢超,就算是袁东宇也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他立即拦住了周坤:“坤哥,我这表姐夫就这样,你们别和他一般见识,没见过世面,也不知天高地厚,乡下小地方来的,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,你们多担待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袁东宇,别说这屁话,你是不是不想混了?”周坤压根没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还是邢超拦住了他:“行了,别为了这种人生气,陈少一会就来了,这才是今天晚上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周坤还是有点气不过,只是邢超的话还是很有作用的,他立即坐了下去,口中骂骂咧咧:“什么货色,也不看看自己是谁,竟然在我们面前摆谱,要不的是今天有事,老子非要他好看。”

    那边的袁东宇长出一口气,心说好悬,就凭陆云飞这家伙身板,十个也不够周坤打啊。

    万幸没有动手,陆云飞要是被打伤了,回去可怎么交代。

    两家的关系刚刚变好,陆云飞今天晚上要是被揍了,爷爷会打死自己的。

    看到周坤还是这样没消气,邢超又道:“你行了,见好就收。”

    “超哥,实在是这小子太拽了,太把自己当回事了,在龙城市上层社会混了这么久,什么样的大人物,公子哥没见过,哪见过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邢超摆起了这伙人老大的架势,声音缓缓道:“人也有三六九等,不同阶层的人能一样吗?这货就是普通的,自以为是的家伙。没有背景没有能力,只能靠着林慕瑶吃软饭,他只关注自己的一亩三分田,陈家的事他不会有兴趣的。等着吧,这种人现实会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的,有一天当他碰的头破血流的时候,他才会明白,自己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。”

    邢超在这伙人中的权威,是无法撼动的,周坤不再言语了:“好吧,这事不提了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邢超很生气,猛喝了一口酒,看向那边的袁东宇:“以后你还是算了吧,不用来找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袁东宇急了:“超哥,别这样,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的袁
娱乐圈最强霸主sodu
东宇杀了陆云飞的心都有,这家伙真行,竟然把自己的事情给搅黄了。

    邢超吐出一口白烟,看都没看边的袁东宇:“给你个机会也不是没可能,你的酒量不错,一会陈少来了,你陪他好好喝喝。”

    云开雾散,松了口气的袁东宇,压根没有注意,邢超说完之后,和其他人对视一眼的奇怪眼色,似乎在商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有了机会,袁东宇自然不会错过,他立即打包票:“超哥,你放心,这事包在我身上,喝酒我在行。”

    邢超点了点头,哈哈大笑:“你放心,大家都是朋友,以后有事我都会想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袁东宇才彻底放心,多个朋友多条路子,他坚信只要跟这些人在一起,一定能进他们的圈子,也一定有机会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云飞走后,没有去关注这边袁东宇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坐在吧台上要了一杯啤酒,慢条斯理的喝着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想,如何才能让袁东宇这个无可救药的家伙,走上正途呢?

    他算是看出来了,在邢超那伙人眼中,袁东宇就是一个陪他们逗乐的小丑,可怜他还不自知,自我感觉良好的认为,他们是朋友。

    一杯酒喝完了,陆云飞暂时没有想到办法,总不能来硬的。

    算了,今天晚上是不可能了,他们出来够久的了,是时候回去了。

    放下杯子,陆云飞往那边走去,刚走了一步,几个刚刚在舞池里跳舞归来的女人,在一起说笑着打闹,一不小心,其中一个女人,把刚段在手里的杯子里的酒洒在了陆云飞身上。

    “干嘛?挡着我的路了。”那女人脸蛋红扑扑的,似乎一点都没意识到,自己把酒泼到别人身上去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扫了一眼那个女人,这不就是刚才在地下车库,碰到的那个女人吗?

    他拿出纸巾擦了擦胳膊上的酒水:“我当是谁这么没礼貌,原来是背着老公头偷情的当代潘金莲啊。”遇到一个不讲理的女人,陆云飞的毒蛇一点都不客气。

    很显然那女人没喝醉,也认出了这个家伙就是刚才地下车库遇到的那个家伙。

    她更清楚,这个混蛋什么都看到了“说什话呢?我把酒洒在你身上是不假,可那是你不看路,活该。”说完的她对旁边的两个友人道:“你们先过去,我一会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做贼心虚,要是这个混蛋一冲动说出刚才地下车库里的事情,那就惨了。

    手上明晃晃的钻戒,已经在告诉所有人她是一个有夫之妇,地下车库里事情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这种女人,陆云飞不屑说什么,可是她欠揍的嘴脸,成功让陆云飞留了下来,在她红扑扑的脸上,来几巴掌。

    农村有句俗话,三天不打上房揭瓦,这种女人正好配得上这句话。

    陆云飞平静的表情闪过一丝阴狠之色:“小姐,不道歉就算了,对你这种素质的人,我也不指望了,可是你这态度,让我有把你从这里扔出去的冲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