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379章 我有罪孽

第379章 我有罪孽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女儿和准女婿,又是情绪不佳的回来了,林华清夫妇已经懒得问了,也不想给他们太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坐在客厅里,一家人聊了一会,暂时不提这事了,提了也没用,只会让人郁闷而已。

    那边陆云飞忽然间小声在林慕瑶耳边道:“老婆,给你个惊喜要不要?”

    林慕瑶看了一眼旁边的陆云飞:“当然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个女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废话吗?”

    陆云飞继续压低声音:“你外公外婆十几分钟之后,会出现在林家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逗我,这怎么可能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吗,你老公我出手,绝对不同凡响,你就瞧好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林慕瑶连将信将疑都没有,因为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:“我只有吃惊没有喜,你还是喜欢吹牛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不言语了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那边的林雪儿放下遥控器:“喂喂喂……爸妈,姐,姐夫,你们都欺负我啊,尤其是你和我姐夫,注意点影响,我这单身人士还在这里呢,再这样,我报警到了,我告诉警察叔叔,这里有人虐狗。”

    抓住机会,袁淑华马上道:“雪儿那你赶紧找个男朋友啊。”

    “妈,不行,宁缺毋滥啊,怎么着也要找个比姐夫强的吧,一定要把他比下去。”林雪儿颇有志气的对自己老妈道。

    “雪儿那你完了,你这辈子注定嫁不出去了,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比你姐夫我强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,你等着,我一定找个比你强的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喜闻乐见:“好,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那边的门开了,走进来两人,正是袁墨庵和自己的老伴。

    林家的管家认识他,他故意交代,不让管家进来通报的。

    这一幕,屋中所有人都看见了,还以为在做梦呢。

    事情来的太突然,不仅是林华清夫妇,就算是林慕瑶,在这一刻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老爷子亲自登门这可能吗?

    可是没错啊,正是自己的外公和外婆。

    林华清百感交集,再三确定这不是在做梦,纵然在商场上呼风唤雨,在上千人面前演讲可以头头是道,可是这一刻他也成了一个低能儿,完全懵了。

    作为女儿的袁淑华看到了自己的父母,尤其是之前不肯原谅自己的父母,竟然亲自登门了,那样的幸福或许只有她这种特殊经历的人,才会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有林雪儿一个没心没肺的开口:“外公,外婆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这一声,打破了所有人复杂的思绪,袁墨庵站在那里扫了一眼所有人:“怎么着,我们来了,连坐都不让坐。”

    林华清和袁淑华,立即走了过去,袁淑华的眼眶在那一瞬间红了,林华清这个汉子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爸妈,快快快,过去坐。”袁淑华扶着自己的母亲,去了那边的沙发。

    刚坐下,林华清和袁淑华,亲自去倒了两杯水端了过来,放在两人面前,他们依
万古大帝笔趣阁
然是站着的。

    “都坐啊,我能吃了你们。”袁墨庵加高了声音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对面的沙发上,恭敬的坐在那里,聆听教诲。

    终于,袁墨庵开口了:“既然我来了,你们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,这个是世界上没有解不开的死结,更何况我们本身就是一家人。我仔细想过了,人啊,还是要往前看。外孙女要结婚了,又找到了一个如意郎君,我总不能无动于衷。当年的事情,我只说一遍,从现在起就过去了。淑华,爸不会再怪你了,你过的幸福,夫贵子孝,说明你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。想当年我也是太固执了,这里边有我的原因,才让事情这么多年无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袁墨庵说完了,目光落在林华清身上:“华清,你是个能人,这一点无法否认。当年我看不起你,那也是事实。你摆出那么大阵仗打我的脸我很生气。但气归气,总有结束的时候,今天把所有的事情做个了结吧。当年的事,我原谅你了,那时候你年轻,血气方刚,有了成绩,做出那种事,理所当然。我老了,快死的人了,没多少活头了,还有什么看不开的。”

    袁墨庵不仅来了,还说出来了这么一番话,我的天啊,林华清简直有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那怕老爷子说一句话,他就是跪在地上认错他业愿意啊。

    当繁华过后,他遍尝了金钱地位,权利带来的荣耀,再也没有当年的好胜之心了。

    钱他有了,多的花不完,名声有了,地位也有了。暮然回首,最重要还是亲情,还是一直陪伴自己走过来的家人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林华清热泪盈眶,双膝一弯,带着无尽的幸福和悔恨,跪了下去:“爸,我错了,错的不能再错了。我们当初任性的私奔,有钱了还回去打你的脸。那时候的我们,自以为有了爱情,所有的一切全都不在乎,也根本没有考虑过你和我妈的感受。我无耻,我是个畜生。今天你说了这番话,我真的很高兴。我每天做梦都在怕,怕我到死都无法得到你的原谅。还有淑华,一个女人,背弃自己拆父母,得到了一个不孝女儿的名声,和我私奔了,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。她没有怨言,但我有罪孽,我欠她的实在太多太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林华清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倒是袁墨庵的拐杖在地上猛敲了几下:“起来,站起来说话,一个大男人像什么话?”

    林华清拿过袁淑华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脸,情绪终于恢复了一点。

    当林华清的情绪慢慢开始平稳的时候,老爷子缓缓开口:“华清,你运气不错,遇到了一个好女婿,今天我能鼓着勇气,把所有的事情想通了,亲自登门,全因陆云飞这个年轻人。没有他,今天我不会站在这里,更不会原谅你们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陆云飞,看着那个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的家伙。

    是他,竟然是他解开了缠绕了两家人很多年的死结。

    这一刻整个客厅里,似乎只有一个叫陆云飞的家伙,接受着所有人那真诚的,崇高的,感激的,幸福的眼神的洗礼。

    陆某人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,艾玛,看的我都脸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