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359章 你想怎么死?

第359章 你想怎么死?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一场死亡格斗,突然变成了杀戮,别说那些观众没想到,陆云飞也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他曾想过在赌桌上灰溜溜落荒而逃的方成志,用无数种办法来对付自己,但绝对没想到会是这么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。

    在赌场里出千,事情说大也大,说小也小。

    最严重的也不过是被列入世界赌场联合会的黑名单,想去正轨的赌场那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但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无数的地下赌场,方成志依然可以在赌桌上大杀四方,对他的影响其实很有限。

    巴恩斯只是船东不是执法部门,没办法处罚方成志,更没办法,限制他的人身自由。

    “子墨,站在我后边,不要怕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林子墨的看到那两个人冲过来,只有点头的份。

    她不断点头,也在担忧陆云飞的安全,这两个人看起来就不是好人,一个两米多的汉子,像个巨人。另一个那眼神都能吓死人,不像是人的眼神:“姐夫,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抢先一步挡在两人面前,一脚踢飞座位上的椅子,两把椅子直直飞向两人。

    区区一把椅子,路易斯一巴掌拍飞,那边的山本一木,灵活的飞起,一脚踢飞了飞来的椅子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路易斯吼了一声:“山本,看来我们之间的这场决斗要以后再打了,先把这小子解决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山本一木邪魅的一笑:“路易斯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是死亡拳击格斗者,有人愿意给更多的钱,买这小子的命,他们自然乐意搏一把,大赚一笔从这费尔南多号游轮上逃出去,从此满世界逍遥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有人要你的命,不要跑,不要企图反抗,否则你会死的很惨的。”路易斯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那边的山本一木贪婪的看着陆云飞:“他的肉味道一定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山本别恶心了,只要他死了其他的随你。”

    相比于这两人的轻松,陆云飞同样轻松,他看了看时间,还有十分钟就八点钟了。

    艹,江枫那个混蛋还没来,不会是识破了自己在骗他吧?

    不管了,时间不多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拿出手机,拨通了江枫的电话。

    路易斯和山本一木傻眼了,这个时候打电话,你tm的还来得及吗?

    两人一左一右,跃过前排的观众席,冲向陆云飞。

    瞬间躲过了路易斯打来的一拳,脚步轻松的陆云飞往下边走去,手机还放在耳边。

    终于,电话接通了,可是山本一木,从身后而来,凌空一脚扫堂腿,向陆云飞后脑勺而来。

    陆云飞随手抄起一把椅子,凌空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椅子被山本一木一脚踢中,碎成了几块,四散而飞。

    陆云飞走到了观众席前排的空地上,电话终于打通了:“江枫,你个王八岛,还要不要海洋之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放屁吗?老子十万火急赶来,当然要了,八点钟准时到,我说话算话。”

    这个家伙终于过来了:“好,我在船上等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陆云飞的话还没说完,路易斯再次过来了,陆云飞凌空一跃,在空中连
无限潜能sodu
环十几脚,每一脚都正中路易斯胸口,一脚比一脚更狠。

    等到陆云飞稳稳落地的时候,路易斯口吐鲜血倒在地上,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叫什么叫,打扰老子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江枫正准备挂电话,也听到了这边的声音:“怎么回事?有人已经动手了?”

    “废话,好东西谁都想要,你以为你不抢,别人能留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fuck,小子你坚持住,敢抢老子东西,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挂了电话,看着那边的山本一木:“你想怎么死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陆云飞猛然向后看去,林子墨呢?

    陆云飞甚至都不想去管这个变态了,直接冲上观众席,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山本一木的速度也不是一般的快,既然收了别人的钱,那就要替人办事。

    他挡在陆云飞面前:“慢着,往哪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尼玛的。”时间紧急,陆云飞满脑子都是林子墨,敢档老子的路,那就去死吧,不解决了这个变态,今天是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主动出击,一拳轰出,在山本一木闪身而过之时,,十指成爪,抓住山本一木的肩膀,砰的一声砸向地面。

    没有半点停歇,在山本一木刚要爬起来,立足未稳之时,一脚踢中他胸口。

    山本一木整个人撞向那边墙壁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直有力的大手,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,速度之快,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山本一木倒了下去,,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没有去管地上的两个人渣,陆云飞夺门而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船长,有情况。”

    费尔南多号的驾驶室里,大副立即将这个情况报告给了费尔南多号的船长。

    船长立即从雷达里发现了,有四五艘船高速向费尔南多号靠近。

    他立即打电话给船东巴恩斯:“巴恩斯先生,有情况,不明船只正在接近费尔南多号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巴恩斯还是很平静的,他已经交了保护费,在这片公海之上,至少还有天狼的人会保护他们。

    在公海之上,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,巴恩斯立即叫来了负责整艘船安保的西多夫。

    西多夫跟随巴恩斯多年,主要负责费尔南多号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可能有事要发生,你做好战斗准备,务必要保证整艘船的安全,实在没办法只能谈判,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就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巴恩斯先生,我知道了。”西多夫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这个曾经的雇佣兵,金盆洗手之后,干起了保安的工作,在费尔南多号邮轮上一呆就是八个年头了。

    这八年里,各种各样的情况,他都遇到过,他有信心处理好这次的事情。

    五艘船已经接近了费尔南多号,船上的人立即用无线电向费尔南多号邮轮喊话:“船上的人听着,马上放下悬梯,否则我们强行登船。”

    西多夫带着一群四五十人,手持美式m12制式冲锋枪,严阵以待,时刻注意着那边的情况,四五十人已经分散在费尔南多号甲板周围,保持高度警戒,随时准备战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