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349章 我陪你玩火!

第349章 我陪你玩火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巴恩斯几乎咆哮了一声:“罗伯特,百分之十,这对我来说是灾难,你懂吗?”

    罗伯特·菲尔德只能说抱歉:“巴恩先生,实在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一个世界扑克牌大赛的冠军,竟然束手无策,呵呵。”气的血压都快升高的巴恩斯眼角的余光,不由的瞥到了旁边的伊莎贝尔:“亲爱的伊莎贝尔,你可别对我说,你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伊莎贝尔摊开双手:“巴恩斯先生,我只能诚实的告诉你,扑克牌我只是个业余爱好者,连这位世界冠军罗伯特都比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晕头转向了,我想多了。”满脸焦急的巴恩斯,在原地来回走动。

    仅仅刚刚这一会的工夫,五百万美金,又被那家伙收入囊中,看样子,他还没有要收手的意思,要一直玩下去。

    那边的陆云飞在伊莎贝尔耳边耳语了一句:“告诉他,我可以。”

    伊莎贝尔回头,给了陆云飞一个疑问的眼神:“你真的无所不能?”

    “yes!”陆云飞用刚学会的英语标准发音道。

    伊莎贝尔几乎没有任何迟疑:“巴恩斯先生,让我男友试试。”

    热锅上蚂蚁的巴恩斯,将目光落在陆云飞身上:“先生,你要是在这个时候开玩笑,我只有跳进海里喂鲨鱼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老头蛮可爱的,陆云飞笑了笑,是流利的英文:“巴恩斯先生,我要办不到,你把我扔下海里喂鲨鱼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的巴恩斯忍不住一笑:“对了,你叫啥名?”

    “陆云飞!”

    “陆先生,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简单,我上去赢了他。”

    别说巴恩斯了,就算是伊莎贝尔和罗伯特也一点不信。

    “拿什么赢?”巴恩斯看着他问。

    “实力。”

    那边的罗伯特·菲尔德立即开口:“陆先生,难道说,你的记忆力比他还要好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摇头:“你只说对了一半,我的记忆力,确实足够碾压他,但除了记忆之外,我还有技术。”

    “技术?出千?”

    “把技术等同于出千,那就是你井底之蛙了。”

    罗伯特自然明白这话的意思:“你说得对,看不出来的叫技术,看出来的叫出千。不过,凡事眼见为实,让我见识一下,你的记忆力和技术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四个人立即去了旁边的屋子,一张小桌子摆在中间,上边了放了四副牌。

    “我的记忆极限是一副牌,那个人的记忆力,应该两副牌水平,陆先生,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四副牌,试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罗伯特·菲尔德立即将四副牌翻开打乱,放在桌子上:“十秒钟时间够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三秒足以。”三秒钟的时间,陆云飞已经记住了所有牌的位置,接下来无论怎么洗他都能准确的记住,整副牌的所有位置。

    罗伯特·菲尔德面无表情,没有去理会陆云飞有点挑衅的话。

    他将四副牌合起来,洗了很多次,放在桌子上,码放整齐:“四副牌已经打乱了顺序放在一起,现在,这就是这副牌的初始顺序,你应该记住了,现在我会把整副牌的顺序,继续打乱,等会你要复原整副牌打乱前的初始顺序,时间是一分钟。”

    罗伯特·
夺取基因无弹窗
菲尔德,用自己的记忆,一张张看着,记住了所有牌的初始顺序,等待一会验证陆云飞所复原的整副牌的顺序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并不复杂,罗伯特·菲尔德记住之后开始洗牌,整整洗了五六分钟,整副牌的顺序彻底被打乱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开始了,你只有一分钟时间。”罗伯特菲尔德将打乱顺序的牌放在陆云飞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三秒钟足够。”陆云飞拿起那副牌,握在手中,砰地一声,拍在桌子上:“罗伯特,现在你可以打开看看这副牌,是不是你刚才记住的初始顺序的牌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罗伯特·菲尔德拿起那副牌,从头看到尾,到了最后,眼睛睁得的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没错,这就是他刚才记住的那副被打乱的初始顺序的牌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只用了三秒钟,就完全复原了所有牌的位置,和他自己刚才记住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如此强悍的记忆力,实在是见所未见。

    “陆先生,我无话可说,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罗伯特·菲尔德已经开口了,那就说明,陆云飞确实记住了四副牌的位置。

    巴恩斯大喜过望:“陆先生,只要你赢了他,我给你五百万美金的报酬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答应了:“巴恩斯先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陆先生,可否让我见识一下,你所谓的技术。”其实刚才已经见识过了,他仅仅只是在桌子上拍了一下,打乱顺序的四副牌的位置,就被复原到了,打乱顺序前初始顺序牌的位置。

    陆云飞将整整四副牌合起来,放在桌子上:“罗伯特,你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罗伯特·菲尔德打开了四副牌,顿时呆住了。

    整整四副牌,全都变成了红桃a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罗伯特·菲尔德彻底傻了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陆云飞的那一只手摸向伊莎贝尔胸前,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干什么的时候,他在伊莎贝尔的胸口处掏出了四张红桃a。

    嗖的一声,四张牌飞出,直直的飞向那边的墙上,插在上边不动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看着那边近乎一个低能儿似得罗伯特·菲尔德: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巴恩斯发现了一块宝贝似得看着陆云飞:“陆先生,你就是我的上帝!”

    “巴恩斯先生,准备五千万筹码,我去会会他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好。”巴恩斯脚踩风火轮,一溜烟的走了,似乎又回到了二十岁那般,浑身都是用不完的力气。

    没有理会呆若木鸡的罗伯特·菲尔德,陆云飞和伊莎贝尔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走廊里,伊莎贝尔愣了半晌,只有那魅惑的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陆云飞,你还果真是个无所不能的男人,这都行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也笑了:“伊莎贝尔小姐,你不了解的事情多了,以后你会慢慢了解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。”她说的很直接,那一缕似有若无的目光,很有杀伤力。

    陆云飞回应着她的目光:“到底是性趣,还是兴趣?”

    精通中文的伊莎贝尔,自然明白这两个字的不同:“两个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凑近伊莎贝尔:“但我只喜欢第一个性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玩火?”

    陆云飞离她更进了,几乎贴着她的脸颊:“如果你喜欢,我陪着你玩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