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318章 你妹!

第318章 你妹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今晚的天空,月明星稀,是个标准的好天气。

    可是从警察局里走出来的段铁树,心里却阴雨连绵,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律师走了,他一个人呆呆的坐进车中。

    蝎子一个人揽下了所有的事情,他取保候审,随时接受调查。

    五六十人,那都是段家的精锐,今天晚上损失殆尽,没个七八年,是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他就上当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这个混蛋,故意激怒他,蝎子带人不顾三七二十一的追踪陆云飞,结果,就成了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只是,他有一事不明,那家别墅明明只是普通的别墅,为何是军事禁区?

    难道说,陆云飞认识什么大人物?

    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小子乡下来的,从哪认识那么多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问题的严重程度还不仅仅是这样,一个认识的副局长,隐晦的告诉他,他这次摊上大事了,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大人物,弄不好,这一道坎他是过不去了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相当明显,段铁树这个白手起家的汉子,这一次怕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得罪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,区区段家在人家眼中何足挂齿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保证段家安危,是他所要考虑的最急迫的问题。

    熟悉的电话铃声,打断了段铁树混乱的思绪。

    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的,他放在耳边:“喂,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段铁树先生,想必今天晚上的事情,你有所领教了,陆云飞不是你能惹得起的,继续下去,后果你自己想。区区一个寡妇岭而已,孰轻孰重,段先生,你应该明白怎么做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一间普通的别墅,可以变成军事禁区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握着拳头的段铁树,艰难的答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已经没有声音了。

    段铁树拿着手机,拨通了一个电话:“马上给我找到陆云飞现在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之后,段铁树接到了电话:“他在茗香社茶楼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十分钟过去了,徐有容喝完了一杯茶,依然精神抖数。

    “还有最后五分钟了,段铁树真的会来吗?”徐有容看着对面的陆云飞。

    老实说,她真的不确定,这家伙是不是真的那么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“急什么,继续等。”稳坐钓鱼台的陆云飞一点都不急。

    大约又过了五分钟,一辆汽车在楼下门口停下,段铁树从车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徐有容也看见了,真的来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是诸葛亮啊,这么准。

    “先伪装一下,做到旁边看着,你这娘们多学着点。”

    徐有肉没有理会这话,站起来,从包包里拿出一顶帽子戴上,帽檐压得很低,在那边墙角的地方找了个桌子坐下,背对着这边。

    段铁树匆匆上了二楼,一眼就看到了那边的陆云飞,压根没有去注意坐在那边墙角的徐有容。

    沉着脸的段铁树,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过去,站在陆云飞面前:“陆……陆先生。”他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陆云飞这才放下手中的杯子,抬起头。


阴影之主笔趣阁


    “呀,段先生啊,这么晚了还不睡,出来兜风啊。”

    段铁树苦笑着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:“陆先生,寡妇岭我卖给你,价格好商量,只希望,事情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扑通一声,段铁树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陆云飞故作一脸惊讶的站起来:“段先生,你这……再怎么说你也是长辈,你给我下跪,这不是折我阳寿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答应,我就不起来。”段铁树几乎咬着牙说出这番话。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陆云飞忽然间笑了:“我只是想要寡妇岭而已,还记得我今天在你家对你说的话吗?段先生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?早卖给我不就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屈辱的段铁树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起来吧,既然你愿意卖出寡妇岭,我会以市场价格收购。”陆云飞已经达到了目的,不会把事情做的太绝,要是把段铁树逼得狗急跳墙那就不好了,现在还不是全面吞并段铁树所有产业的时机。

    段铁树这才站了起来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明天具体谈谈吧,尽早把合同签了。另外,我没有碰你女儿,那只是为了激怒你,让你上当的假象。当时我把她打晕了,脱了她的衣服,等她醒来的时候,她以为我把她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段铁树长出一口气,这混蛋总算还有点做人的底线。

    女儿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“行了别愣着了,回去吧,我也该走了。”陆云飞坐下去,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愣愣的段铁树,想说什么终究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过了会,他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楼下汽车离开,徐有容摘掉帽子走过来。

    苦笑一声,半晌一句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嗨,徐有容小姐,说话啊?”

    徐有容再笑一声:“你厉害,我服。”徐有容确实服了。

    “刚刚对我那么粗暴,是不是来点补偿啊。”陆云飞笑眯眯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一码归一码,是你不告诉我你怎么做的,你要告诉我了,我还会那样吗?”

    陆云飞一个劲的摇头:“行,这事不提了,是不是该兑现诺言了,当初你说的,我要拿下了寡妇岭,你答应我一件事,任何事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说的,你说吧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吗,今天晚上我跟你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想上我的床啊。”

    “非常想。”

    徐有容翘着二郎腿,缓缓开口:“对不起,陆云飞先生,由于两次承诺之间冲突了,所以一切第一次承诺为准。当初我答应过你,只要你打的过我,我可以让你上我的床,所以请以第一个承诺为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耍赖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两次冲突了,那就只好以第一次为准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子重新提条件。”

    徐有容摇了摇头:“只有一次机会,你已经提过条件了,这不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妹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不由的想起了那句话,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。

    徐有容耸了耸肩膀:“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陆云飞无奈摇头:“女人太聪明了,不是好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不聪明,还会有今天的徐有容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