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317章 一把恐怖的刀

第317章 一把恐怖的刀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陆云飞悄悄离开了房顶,在夜色中坐出租车消失在龙城市的大街上。

    已经是十一点钟了,龙城市的大多数地方依然在营业。

    他找了一家,还在营业的楼。

    包下了整个第二层,点了一杯上好碧螺春。

    面前的茶杯中冒着热气,坐在窗子边的陆云飞,看着窗外流光溢彩的龙城市夜景。

    茶喝到了一半,他这才打开了手机。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几十条未接电话,全都是徐有容这娘们打来的,尼玛,催命啊。

    他无奈的一笑,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了,那边是徐有容暴怒的声音:“你个混蛋,你死哪去了你想死啊,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幸亏陆云飞早有先见之明,将手机拿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等到徐有容吼完了,陆云飞才开口:“那么大声干什么?吓死宝宝了,今晚天气这么好,出来喝杯茶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地址给哦。”

    “茗香社茶楼。”

    挂了手机的徐有容,哭笑不得,这混蛋竟然还有心情喝茶。

    徐有容立即开车出门,去了茗香社茶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段家的客厅里,段铁树心神不宁的在屋里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腿都有点麻了,看了下表,还有十几分钟就是午夜凌晨了。

    蝎子已经出去一个多小时了,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    难道出事了?

    陆云飞不是等闲之辈,纵然段家精锐尽出,他还是有点担心,能不能解决了这小子。

    蝎子是个很少出错的人,不管有没有结果,这个时候,应该有消息了。

    墙上的钟表响了,已经是午夜凌晨了。

    门口有动静。

    他迫不及待的等待着蝎子回来报告最新的情况。

    然而站在他面前的,是一群十几个警察。

    警察?

    蝎子去哪了?

    预感到不妙的段铁树,走了过去:“你们这是?”

    “你是段铁树段先生吧?”当先一个警察问。

    “对,我是。”

    “外号蝎子的是你段家的人吧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:“对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蝎子带着五六十人,涉嫌进入军事禁区,已经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了,段先生,请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军事禁区,你搞错了吧,不可能是这样的。”段铁树睁大了眼睛,怎么可能会是这样,绝对不可能的,蝎子不是那么没脑子的人。

    “段铁树先生,请跟我们走一趟。”那个警察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好,我跟你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段铁树无奈,只能去一趟警察局。

    事情或许已经清楚了,他上当了,蝎子已经被抓了,百分之百,百分之一千是陆云飞那个混蛋搞的鬼。

    这事没完,不管事情是什么样的,段铁树发誓,不杀了陆云飞,誓不为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徐有容到了茗香社的二楼,便看到了那个混蛋在慢悠悠的喝茶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一把抓住陆云飞衣领拽了起来:“你想死,我可以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嘿嘿一笑
绝世皇帝无弹窗
:“火气别那么大啊,坐下喝杯茶吧,味道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没工夫喝茶,说,你到底在搞什么?砸了段铁树那么多地方,就为了出气?”火冒三丈的徐有容,握着的拳头,嘎嘣脆响。

    “不止啊,我还强女干了他女儿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徐有容忽的用力,恨不得一巴掌扇死他:“你有没有脑子,你个混蛋,你这么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陆云飞吼了一声,抓着她的手,慢慢移开了自己的衣领。“先坐下听我说,想杀了我,也要听我最后说几句吧。”

    徐有容拢了拢额前散乱的头发,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:“好,我给你机会,说!”

    陆云飞将一杯茶推到她面前:“徐有容啊徐徐有容,你最大的弱点就是太情绪化,你也不用脑子想想,我砸了段铁树旗下那么多地方,真的只是为了出气?我脑子有病啊,出个气算个屁,重要的是寡妇岭啊,我亲亲亲爱的未婚妻小姐。”

    说的也是,徐有容的气消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目的是?”

    “以你对我的了解,老子只有这点本事,只会出口恶气,和一个愣头青一样,咋咋呼呼,到处砸人场子?”

    仔细想想,这家伙说得对,之前这小子一连串匪夷所思的行动,把她弄糊涂了,此事非同小可,一时间让徐有容乱了方寸,连最基本的判断力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冷静下来,总算有了点清晰的头绪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了这么多,自然是为了激怒段铁树,让他失去理智,越疯狂越好。”

    徐有容认真的看着他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借刀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借什么刀?”

    “一把恐怖的的刀。”

    徐有容无语的叹了一声:“你别卖关子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暂时不能说,你慢慢等着,最多一个小时,我说过,段铁树会过来跪在地上将寡妇岭双手奉上,你等着就是。”

    话已经说到这个程度,徐有容不得不信:“好,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小子,刚睡着被吵醒了,今天晚上别想睡了。”坐在客厅里的周云鹤无奈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面前的田野更是义愤填膺:“周公,这小子太无法无天了,竟然借刀杀人,用我们对付段铁树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就算帮他一个忙了,他要是不这样,他就不是龙百川的徒弟,也就更不会是向问天的对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田野还有点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田野啊,没什么好可是的,这小子既然想从段铁树手中拿到寡妇岭这颗摇钱树,那就帮他一把。看得出来这个小子,准备发展自己的势力,对付向问天了。清理门户是早晚的事情,助他一臂之力又如何?”

    站在那里的田野没言语。

    “田野,我问你,刚才这小子进来的时候你可察觉了?”

    田野摇头: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田野,你看吧,你竟然什么都没发现,如果今天晚上他是来杀你的,你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田野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他进来的时候,我已经发现他了,这正是你和他的差别,你远远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仅从这一点来说,田野服气,他无话可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