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315章 只欠东风

第315章 只欠东风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陆云飞打电话给徐有容,半个小时之后,陆云飞坐进了她的车中。

    又用了半个小时,陆云飞将所有的资料都看完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把你的想法说出来,我帮你参谋参谋。”这家伙他到底想怎么办,徐有容不放心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弄不好事情无法收场了。

    放下了那些资料,陆云飞只是笑着道:“你就等我好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不说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无奈的笑了:“拜托,我什么时候的失手过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可大可小,你应该清楚,别敷衍,”

    陆云飞用手抚摸着额头:“你就等着吧,我不费一枪一炮,不动一兵一卒,就把这事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想干嘛?绑架段铁树,或者他的家人?你疯了,这么干行不通。”徐有容当即就急了,想了这么多天,就想了这么一个破办法,无语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这太蠢了,这么说吧,我会让段铁树跪在我面前,把寡妇岭双手奉上。”

    徐有容不知道说什么了:“别吹行不行,你自己信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信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徐有容无语凝噎:“行,我不管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,反正你也不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放心,把你的心腹派给我,他随时向你报告最新的情况总行了吧。”这事让徐有容相信,确实一时半会不可能,只能暂时出此下策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退了一步,徐有容没有继续勉强:“好,就这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太倔了,徐有容也没辙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钟,徐有容派来自己的心腹贺天,由他开车载着陆云飞。

    贺天三十多岁,干净利落,不苟言笑,是他最显著的特征。

    “徐有容这娘们,对你怎么说的?”坐在后边的陆云飞问开车的贺天。

    贺天愣住了,第一次有人敢这么称呼徐有容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意外,这是我未婚妻,老子的自留地。”

    作为一个忠心耿耿的手下,贺天知道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。

    “徐姐她说,凡事听你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会说话,走吧,第一个目的地,去段家。”

    贺天立即调转车头,去了段家。

    陆云飞亲自登门拜访,段铁树挺意外的。

    他让人将陆云飞带到客厅,他从楼上下来,后边跟着蝎子。

    “稀客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?”

    陆云飞笑着走过去,在段铁树对面坐下:“段老板,肯定是东风把我吹来的,因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段铁树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陆云飞没有拐弯抹角:“段老板,那我直说了,把寡妇岭的经营权卖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竟然是寡妇岭,这小子好大口气。

    无数人盯着寡妇岭这块肥肉,段铁树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在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很认真的,自从那天晚上去了寡妇岭,我就喜欢上那个地方了,段老板何不卖给我呢,价格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没什么好商量的。”段铁树粗暴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段老板,真不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寡妇岭的经营权是
万古大帝帖吧
无论如何都不会卖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段老板,真的不考虑吗?”

    段铁树直接笑了:“你很啰嗦,也很讨厌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站了起来:“段老板,我问了你总共三次,你都拒绝了,别怪我没提醒你,你可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断某人从不后悔。”段铁树说的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转身走了,压根没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站在背后的蝎子立即道:“老板,这小子在搞笑吗?”

    “搞不搞笑我不知道,但寡妇岭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出手的。这小子不管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我送他两个字做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坐进外边的车中,开车的贺天立即问:“陆先生,怎么样了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吗?跟了徐有容那么久,不会这么点事情都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去哪?”

    陆云飞看了看车窗外,天已经黑了:“去段铁树旗下的夜总会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……”

    贺天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不是去解决问题的吗?怎么去夜总会。

    “徐有容的话你也不听了?”

    “陆先生不好意思,我马上开车。”

    段铁树旗下,有很多夜总会,陆云飞让贺天选了一家最豪华的夜总会。

    刚进去,陆云飞点了最豪华的钻石包厢。

    服务员和妈咪进来了,陆云飞只有一句话:“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酒,和最漂亮的女人,全都找来。”

    “陆先生,你这……”贺天不得不开口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,吃着喝着玩着,这就是你今天晚上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过了会,所有的好酒拿上桌,十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围着两人,挤眉弄眼,各种卖弄风骚,那胸部,那身体,时不时的在陆云飞身上蹭来蹭去。

    陆云飞喝着酒,怀中搂着女人,一脸的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而那边贺天却为难了。

    一边是徐有容交代,一边是陆云飞话,夹在中间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他更不明白,这个家伙到底想干什么,不是出来办事的吗?不是要从段铁树有种拿走寡妇岭吗?

    难道这么快就放弃了,自暴自弃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话憋在心里,贺天不能说,不敢说。

    好景不长,不到十分钟,陆云飞发飙了:“滚,都tm给来老子滚,什么素质,什么态度,把你们经理叫来。”

    客人发飙了,那些女人一个个赶紧溜了。

    过了会,一个管事的进来了:“先生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?老子就是不爽。”

    难道有人想在这里吃霸王餐?

    那人一声冷哼:“先生,先把账结了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站了起来:“没钱。”

    那人只是挥了挥手,十几个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敢在这里吃霸王餐,你来错地方了,给我上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站在那里没动,对那边的贺天道:“该你出手了,不把这些人打成残废,就算你完不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贺天一脸懵逼,什么情况这是?

    他看不懂啊,这家伙到底要干嘛?

    可是陆云飞已经发话了,他不得不出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