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259章 姐夫你咋这么不要脸呢?

第259章 姐夫你咋这么不要脸呢?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使出了最后的底牌,胜券在握,是对此时的江宏博最好的诠释。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这个混蛋还能挣扎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他确实无证行医,就算说破天,那也是违法的,无可辩驳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中年妇女问陆云飞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说的了,就算被判了死刑,也有自辩的机会吧。”陆云飞站出来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说!”

    “说我无证行医,这四个字中,有两个关键词,第一,无证,第二,行医,只要缺少一个,无证行医的罪名就不存在了。我确实无证,但我我没有行医啊,谁看见我行医了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在狡辩,正中江宏博下怀:“呵呵,王处长的老丈人是你救活的,刚才这个症状一模一样的病人,也是你救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,他们患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中风,半身不遂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病目前在世界上有治疗的先例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刚说了两个字,江宏博大呼上当,可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看向那个中年妇女:“这是你儿子刚才的话,中风,半身不遂,这是这两人的共同症状,这种病目前全世界无解,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。你说我无证行医,我是个十八岁的小屁孩,连个医生都不是,我能治好这种不治之症,你信吗?你信吗?你信吗?”

    陆云飞连问了三次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中年妇女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回答我的问题,才有助于我了解自己到底犯了什么罪,因为你的回答是最权威的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巧妙的将皮球踢向了江宏博的母亲,她不得不开口:“不信,这种病确实是不治之症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还有可能无证行医吗?”陆云飞接连逼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可能。”中年妇女缓缓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犯法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我犯罪了吗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!”

    旁边那么多专家教授,一个个哑口无言,好厉害的小子,黑的能说成是白的,白的能说成是黑的,并且每一句话都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林雪儿偷偷向自己姐夫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艾玛,我的天啊!

    什么是三寸不烂之舌,什么是舌战群雄,林雪儿长见识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扫了一眼所有人:“我虽然是乡下来的,但我也是个守法好公民,在学校里是三好学生,在家里是五好丈夫,在公司里是老板喜爱,同事疼爱的模范员工。偶尔扶老奶奶过马路,偶尔给流浪汉买点吃的。从不犯法,也未犯罪,今天被人凭空污蔑,甚是心寒啊。我请求在坐的各位长辈,给我做个见证,你们大声的告诉所有人,我无证行医了吗?”

    林雪儿差点没忍住,扑哧一笑。

    姐夫咋这么不要脸呢?

    那边的专家教授,一个个强忍着没有笑出声。

    不过,面对陆云飞的请求,有江宏博的母亲在这,他们不好表态。

    一个个装成了鸵鸟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事情已经清楚了,陆云飞没有无证行医!”杜老头站出来一锤定音,率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很有分量
彪悍的人生帖吧
,尤其是的那些知道杜老头身份的专家教授,有一大半在周国进的带领下,马上表态:

    “陆先生,没有无证行医,今天只是来医院里交流,它本身也是个病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都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没看见,哪来的无证行医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不扯吗?他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,行什么医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江宏博的最后一丝希望,也在这些人的发言中,变成了一堆粉末,炸的粉碎。

    没希望了!

    翻不了盘了!

    他黔驴技穷了!

    一个人再怎么死缠烂打,再怎么死鸭子嘴硬,在绝望面前也是那么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事情还没完,正在整个会议室里,万籁俱寂的时候,在门口响起了一个银铃般的声音:“怎么不休息在这干什么?”

    林慕瑶款款而来,脚踩着高跟鞋,有节奏的踏踏而行。

    “姐啊,你终于来了,刚才你没看见,我姐夫……”林雪儿说到一半,沉默了,看着所有人都是怪怪的表情,她没有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李处长,你也在啊,这是来视察工作啊!”林慕瑶热情的和中年妇女打招呼。

    江宏博的母亲愣住了,这李处长,可是认识这位大名鼎鼎的林董事长。

    人家可是市长,书记的座上宾,现在见到了她这样一个小处长,能打声招呼,已经是很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林总啊,真巧,在这里见到你,确实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你怎么才来啊,再来晚一点,你老公我,真要去坐牢了。”陆云飞声音幽怨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有点事耽误了吗,怎么样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老婆!

    林总是这年轻人老婆!

    我的天神!

    江宏博的母亲,差点脑袋一黑坐地上。

    而那些刚才没有表态的一部分专家教授,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,错过了最佳表态的机会只有后悔的份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事啊,这位江医生,让我跪下磕三百个响头呢。”陆云飞再次开口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李处长死的心都有啊,这个逆子啊。

    她的血压瞬间飙升到极限,走过去,对自己的儿子吼了一声:“你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妈,我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李处长狠狠的打了一耳光,形势所逼,他不得不打:“马上道歉!”

    “妈,我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李处长又是一耳光:“我让你道歉,听见没有!”

    如果李处长所承受的压力是形势所逼,那么她儿子江宏博所承受的压力就是泰山压顶了。

    用手摸着脸颊,哪还敢说一个不字,走过去站在陆云飞面前:“陆先生,对不起,我错了,你原谅我吧。”

    陆某人嗯了一声:“好吧,我这么大人有大量,当然会原谅一个犯了错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的陆云飞走向林慕瑶:“老婆,怎么样,我挺高尚吧,你老公我这么大度,你真是捡到宝了。”

    一家三人,在林雪儿“姐夫,你咋这么不要脸”的嘀咕声中离开了。

    留下了一屋子,大眼瞪小眼的看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