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258章 痛打落水狗

第258章 痛打落水狗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自私的人,永远考虑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此时的江宏博所想的也不过是自己输了,再一次在左思晴面前颜面尽失。

    陆云飞治疗方案的突破性进展,压根不在他的关注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他甚至恨啊,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么这个混蛋一次次找茬,和他过不去。

    输了。

    彻底的没有翻盘的机会。

    双眼呆滞的江宏博,愣愣的站在那里,一句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陆云飞收好了银针,面向所有人,尤其是周院长:“你们看到了,他醒了,这个世界上你没见过的事情,不代表不存在。不要像个井底之蛙一样,自己没见过的事情,就认定是假的,那很无耻,也很可悲。”

    周国进动了动嘴唇,立即道:“陆先生,我们感谢你当场演示,我为之前的唐突向你道歉!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一个个道:

    “陆先生,是我们无知!”

    “陆先生,我们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,惭愧啊!”

    “陆先生,你骂得对,我们这些人是应该反思!”

    “陆先生,你给我们上了一课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除了武力之外,还有一种东西,更能征服人心,那就是人性的光辉。

    作为医生,他们确实感到惭愧。

    在这样一个年轻人面前,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风向一瞬间逆转了,刚才叫的最欢的江宏博,霎时间,成了孤家寡人。

    “江宏博,现在你还有什么高论?”陆云飞立即问他。

    有一种固执叫不撞南墙不回头,有一种无耻叫死鸭子嘴硬。

    江宏博的嘴比鸭子的嘴还硬。

    这种自尊心超强,又玻璃心的人,是不会那么轻易的低头的。

    他忽然间抬起头,一双惊人的目光,变成了刻骨的仇恨:“既然病人醒了,那没什么好说的,你赢了。”他话锋一转,声调徒然间冷了七分:“你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对一个死不悔改的人,陆云飞不介意痛打落水狗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十足的渣男,混蛋,连林雪儿都看不下去了:“姓江的,我看你的脸大炮都轰不穿啊,坦克从你脸上碾过去,你的脸也无济于事。我姐夫比你帅,比你有才,比你有本事,你有什么不服的,脸都被打肿了,你还不服吗?你这种人吧,就叫做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喊你一句医生,真是抬举你了,你真侮辱了这两个字,你不配穿这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死不悔改,死鸭子嘴硬的人,还有一个特质,就算在不占理的情况下,他也会死缠烂打到底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,这里没有你说会的份。”江宏博怒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林雪儿自然会闭嘴,这种讨厌的人,她看都不想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陆云飞,今天在第一人民医院两次了,你无证行医,你没有医师资格证,这是要坐牢的你懂吗?”

    江宏博又抛出了一个新的理由,一个企图最后一击的杀手锏。

    陆云飞似笑非笑的看着他:“坐牢,那是个好地方,我真想尝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得意。”江宏博一步步走向陆云飞,凑近他小声道:“我妈在卫生局工作
动力王朝无弹窗
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你无证行医的后果,你知道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陆云飞不说话,就那么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怕了?”江宏博大眼瞪小眼,佯装出一副香港电影中江湖大佬的架势:“怕的话,马上,现在,立刻,跪在地上磕三百个响头,让左思晴看看,你是如何的牛逼,如何的不可一世。”

    “三百个,不多!”陆云飞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多,那就五百个,这是你最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那边的左思晴再也看不下去了:“江宏博,你别太过分了,你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又是一声怒吼:“思晴,今天没你的事情,不要说话,看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周国进也是一个劲的摇头:“宏博,适可而止啊。”

    “周院长,你是嫌自己在院长的位子上坐的太久了吗?”

    吃了一瘪的周国进不言语了,人家的母亲可是掌握着医院的生杀大权,他这个当院长的只能沉默。

    周院长都不敢言语了,医院里剩下那些人,一个个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自己的怒吼得到了空前的相应和效果,无形中给了江宏博无限的信心。

    他又凑近陆云飞:“你可想好了,卫生局的人马上就到了,我再说一次,这是你最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没搭腔,会议室的门开了,几个陌生的人,在一个中年妇女的带动领下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江宏博立即喊了一声:“妈,你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妇女,面色不改,厉声道:“谁在这里无证行医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,没有医师资格证,在我们医院无证行医。”江宏博指向陆云飞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走了过来:“拿出你的医师资格证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陆云飞没动。

    “没有的话,那就是无证行医了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啊。”陆云飞否认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说没有,就没有的,你要明白,无证行医,事情可大可小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中年妇女的话,陆云飞听进去了,他只是道:“我说了,确实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看看,这混蛋拒不配合,到时候可以提请法官,从重处罚。”江宏博立即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只能你跟我们走一趟了。”中年妇女,下了最后通牒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门口再次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都吵什么呢?”杜老头缓步走了进来,看着面对面站着的陆云飞和江宏博。

    “爷爷,这人疯了!”林雪儿立即道。

    “雪儿,我都听见了。”杜老头的目光落在江宏博身上,又看了一眼中年妇女。

    看到杜老头,中年妇女露出笑脸,毕恭毕敬的打招呼:“杜老局长,你老也在啊。”

    “被你这个宝贝儿子给吸引过来的。”杜老头不冷不热的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江宏博刚才在病房中对这个老头就不爽,现在更加厌恶了,倚老卖老的老家伙。

    “杜老局长,是这样的,听说这里有人无证行医,所以我们就过来了。”中年妇女马上解释。

    杜老头哦了一声:“是吗?那就公事公办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