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252章 姓泼名妇

第252章 姓泼名妇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有一种人被称作老顽童,花甲之年,依然童心未眠。

    看开了一切,尽享天伦之乐,在玩的事情上,也特别专注。

    几十岁了,和一个年轻人连下五盘,输的片甲不留,脸上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死缠着陆云飞:“来,小陆,继续!”

    陆云飞以时间不允许推脱了,第二天,他刚去公园,老头又来了:“来来来,小陆……”

    以后的几天,皆是如此,只要陆云飞在花园里一出现,杜老头马上过来了。

    下就下吧,老头实力确实蛮不错的,但碰到陆云飞这个棋风杀伐果断,大局观牛逼的妖孽,杜老头一次次的悲剧了。

    和一个臭棋篓子下棋,没什么成就感,陆云飞一直躲着他。

    今天出来的时候,特地让林雪儿在花园里找了一圈,没发现杜老头的踪影之后,他才出来。

    哪成想,特么的这老头还打起埋伏来了,抓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杜老,那个我有点累了,要回去休息了。”他随便找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“累啥啊,我个老头都不累,年轻人累什么?来来来……小陆,再来一盘……”

    陆云飞无奈,坐下下棋!

    一盘过后,杜老头抓了抓后脑勺:“来来来,小陆……”

    连林雪儿都看不下去了:“杜爷爷,你刚说下一盘的,我姐夫真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片子,我啥时候说了,不算,不算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盘完了……

    第三盘又完了……

    “杜老头扔下棋子,哎呀,你这年轻人啊,你脑子怎么长的,算了,小陆,你回去休息吧!”杜老头挥了挥手,继续研究残局去了。

    终于解脱了,陆云飞撒腿便跑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在走廊里,还没走到自己的病房,另外一间病房里,争吵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路过门口的陆云飞往里看了一眼,同样的豪华的病房,此刻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江宏博和左思晴都在,陆云飞仅仅只认识这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爸怎么了?昨天晚上还好好的,现在却昏迷不醒,作为主治医生,你难辞其咎。”一个中年妇女,扯着嗓子怒吼,而被吼的对象正是左思晴。

    左思晴连连道歉:“对不起,都是我的失误,我会负责到底的。”

    “负责,你怎么负责,你们院长都说了,我爸昏迷不醒,现在还查不出来病因,你告诉我怎么负责,你自杀吗?还是用你的寿命给我爸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左思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泼辣的人,不是每一个人都是陆云飞。

    “小婊砸,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周国进也看不下去了:“这位太太,有事好商量!”

    “周院长,不要以为是你们医院的医生你就护犊子,这么重大的医疗事故,判刑都不为过,你告诉我怎么商量。我爸昨天晚上还是清醒的,看电视,出去溜达,全都是好好的,就是因为这小婊砸一时疏忽,现在不省人事。院长你告诉我,怎么商量?仅仅两嘴一张用嘴巴商量吗?我真觉得恶心,用这小婊砸含过男人大吊的嘴巴商量,恶心死我。”
大图腾神吧


    周国进也听不下去了,人的素质呢?

    左思晴无言以对,昨天晚上自己查房的时候,病人就已经出现问题,她当时没注意回家了,早上来的时候,已经变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更麻烦的是,检查不出病因,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造成的,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医院里的专家会诊过了,得出了一致的结论,那就是没有结论,院里的许多教授和专家全都是无奈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位太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我不想听你的说话,你给我滚!”中年妇女吼道。

    自己惹出来的事情,左思晴自然负责到底。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,老娘不想听你说话。”中年妇女猛地推了一把左思晴。

    左思晴一个趔趄倒在地上,胳膊摔的生疼,地上刚被中年妇女打破的玻璃渣子,刺破了左思晴的胳膊,一滴滴鲜血从胳膊上的血口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哟,想装可怜啊,那得梨花带雨才行,这样才有男人愿意来为你说话,晚上晚上你可以躺在床上张开双腿,感谢他的帮助,既能自己爽了,还能笼络男人的心,一举两得啊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江宏博就当没看见,周国进有心无力,能住得起这种病房的,非富即贵,他们只是医生惹不起啊。

    门外的陆云飞往里走去,被林雪儿一把拉住了:“姐夫,干嘛去?又想英雄救美啊!”

    如果这事他没遇到,自然不会管,可是既然遇到了,岂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“雪儿,一会就好!”陆云飞走进去,扶起地上的左思晴:“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左思晴看了看陆云飞摇了摇头:“没事!”

    “真来啊,不错,来的恰到好处,带着这小婊砸马上给我滚蛋,不想看见你们。”中年妇女又出声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走过去,挺有礼貌的道:“这位太太,敢问你贵姓啊!”

    “你也配问我,你谁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,你一定姓泼了,你脸上写着呢。”

    这是暗着骂她是泼妇呢,哪里能忍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双手叉腰,像一只愤怒的老母鸡:“哪来的小屁孩,滚一边去,小心我撕烂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依然保持着微笑:“我确实是小屁孩,总比你生不出带把的,一连生了四个闺女的强。”

    中年妇女一愣,这小子谁啊,怎么知道这事的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为了生儿子跑遍全国,结果一连生了四个闺女。

    这本就是她的软肋,现在被人说出来了,尤其是一个女人,自尊立即遭受了重创。

    可是仅有的理智她还是有的,平时这事都不敢对别人说,只能尽量隐瞒。

    现在一吵,天下皆知,以后走到路上都会有人问,儿子生出来没有。

    稍微收敛了一下,她手指陆云飞:”我再说一遍,滚!”

    “我会滚的,不过不是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陆云飞的话还没说完,终于到了爆发临界点的中年妇女,拿出了手机:“老公,你马上过来,多带点人,这里有人找事。”

    神气活现的挂了手机,给了陆云飞一个凶狠的眼神,那意思在说,混蛋,你完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