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219章 专治泼妇

第219章 专治泼妇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林慕瑶纵然有教养,但面对蛮不讲理的人,她也不会让步。

    “二十万,你可以去抢了。”林慕瑶声音顿时冷了三分。

    “呵呵,臭三八,你怎么说话的?”那女人的粗嗓门大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林慕瑶很清楚,面对一个不讲道理的女人,讲大道理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算了,随你怎么说吧。”林慕瑶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那女人肥胖的身躯,挡在林慕瑶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怎么样?”她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“赔钱,二十万。”

    林慕瑶还是一如既往的态度:“你去抢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,你这小婊砸,不来硬的,你不知道老娘的厉害。”那女人不顾三七二一去抓林慕瑶的头发。

    林慕瑶没想到果真遇到了一个泼妇,猛地往后退了几步:“不要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草,老娘让你知道的什么是乱来。”那女人迅速冲了过去,猛地推了一把林慕瑶。

    林慕瑶哪里是那个力大无穷的女人的对手,向后倒去,躺在那边的地面上手中的酒杯变成了玻璃渣子,碎了一地,手指被划伤了,殷红的鲜血滴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庭广众之下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举座哗然。

    况且对方还是林氏集团总裁,现在被人推到在地,手指受伤了,果真是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那边的钱逸飞不断的摇头:“确实狠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哟,这就开始怜香惜玉了,那天晚上陆云飞那个混蛋脱我衣服的时候,你怎么不这么说呢?”

    女人的战争,钱逸飞不掺和:“好吧,我看戏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好戏还在后边。”赵云卿很是满意的盯着那边,躺在地上一脸无助的林慕瑶。

    作为今天宴会的主人,李建明自然第一个站了出来:“这位小姐,别冲动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当个和事老,也是挺难的事情,实在不知道这样的场合,这个不讲道理的玩意儿从哪冒出来的?

    林慕瑶在圈子里和商场上一向口碑很好,很有家教,和人发生矛盾,以林慕瑶的高智商和高情商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滚,你算老几。”那女人完全不给李建明面子,如同一只疯狗一般,见人就咬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职业泼妇来说,他们眼中只有雇主的钱,什么礼义廉耻,全都成了狗屁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大庭广众之下,旁若无人的骂街,也可以豁出老脸,将无赖和无耻的本事发挥到极致。

    李建明被骂的一脸黑线,什么玩意这是。

    那女人战斗模式已经开启,什么枪林弹雨她都能经受的住,紧走几步,走向林慕瑶,实施自己下一步的行动,当众把这女人扒光。

    “你这千人骑的骚huo,小婊砸,赔钱。”那女人再次去抓林慕瑶的头发。

    只要抓住了她的头发,就想怎么办,就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下一刻,一只手抓住了那女人的手,一张年轻的脸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比崽子,哪来的sb玩意儿,放手!”那女人吼了一声,天不怕地不怕的本事发挥到极致。

    
欢乐道士最新章节
“你别和我说话,因为我听不懂,在别人看来,我和一头猪吵架,那实在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。”说完的陆云奋力一甩,将那女人甩了个屁蹲儿。

    陆云飞扶起地上的林慕瑶,心疼看着她的手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林慕瑶摇摇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有事没事,陆云飞能看得出来,他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而那女人哎哟一声,从地上爬起来,仿佛被人踩了尾巴一样,这下炸毛了:“cnm,草你祖宗十八代,你个生孩子没屁yan的玩意儿,多管闲事的给我滚一边去!”

    泼妇最怕的,自然是比他还要泼辣的人。

    正好陆云飞就是这种人,一人独战四里八乡的泼妇,那可不是吹出来的,而是靠着真本事闯出来的名声。

    “对你,我实在想不出什么语言,和不同人类的你沟通。你看你吧,就像一根苦瓜,穿的这么清凉,长得这么败火。整天满身的劣质香水味,还望男人身边凑,谁多看你一眼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饶是那女人战力十足,也有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!”陆云飞突然加高了声音:“你长得这么有创意,活的真有勇气。说白了,你活着浪费空气,死了浪费土地,半死不活浪费人民币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陆云飞再次吼道:“请不要用你的排泄器官对我说话,那很没礼貌,谢谢!”

    那女人咬牙切齿的瞪着陆云飞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陆云飞字字句句都是骂人的话,却不带一个脏字,还说的那么文雅,就算她绞尽脑汁,也想不出这么文雅的玩意儿,自己那一套过来过来去的话,一旦重复多了,杀伤力明显下降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显的你眼睛大,你不是问我是谁吗,我告诉你,我是她老公,欺负我老婆,打死你个不要逼脸的货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陆云飞耳刮子飞起,那女人还没来得及躲避或者挡住自己的脸颊,那一掌已经过来了,五个血手印出现在那女人脸上。

    被打了,那还得了。

    泼妇的一大特质是,从不会吃亏,一旦被打,那就要死缠烂打,直到把吃的亏全部找回来。

    反正不要脸了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娘和你拼了。”女人的优势在于十根手指上的指甲,她自然知道怎么利用自己的优势,何况站在她面前的似乎还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屁孩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陆云飞又一巴掌扇了过去。

    左边的脸,同样五个血手印。

    两巴掌把那女人打蒙了,更何况还是陆云飞没有手下留情的两巴掌,这样一个没有练过武功的泼妇自然领教了这两巴掌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打的就是你,想拼命啊,来吧。”陆云飞站在那里,笑着看着她。

    感觉到被侮辱,更是第一次严重吃亏的那女人,重整旗鼓,脸上十个血手印算啥,就算是脸上一坨屎,她也会冲过去,所谓的不死不休,死缠烂打,直到自己动不了了为止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女人不知道的是,今天的她所面对的,不是她之前面对的那一群胆小怕事,也不想惹麻烦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