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216章 不是朋友

第216章 不是朋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林慕瑶凌晨回来的时候,陆云飞已经睡着了,没打扰他,悄悄洗了个澡,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其实林慕瑶进门的时候,陆云飞已经醒了,他故意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娘们,这么晚回来,应该会马上休息,哪成想,端着一杯水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陆云飞从床上下来,悄悄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门没关,林慕瑶坐在电脑桌前,看着十几个堆积如山的文件夹。

    悄无声息的走进去,双手放上了林慕瑶的肩膀。

    太过专注的林慕瑶猛地转身,不由的长出一口气:“你吓死我了,怎么还不睡。”这家伙也真是的,大半夜的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轻轻给她按摩:“都凌晨了,赶紧睡觉,一直熬夜成黄脸婆了,小心我不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哟,现在就开始嫌弃我了。”林慕瑶一手翻动着面前的文件夹,肩膀也终于舒服了很多。

    陆云飞一把将她抱了起来:“反了天了,老公的话你也不听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,我还没弄完呢。”被陆云飞抱在怀中,林慕瑶也一脸的无可奈何,这家伙也太会来事了,怎么这么个时候捣乱呢。

    自顾自的抱着她,陆云飞径直走了出去:“弄个屁,都什么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这家伙什么时候也学的这么霸道了。

    走进卧室,陆云飞直接将她扔在床上:“其实吧,你对你老公我好点,老天爷突然开眼,说不定明天早上起来,事情马上就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捣乱,我真没弄完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不管不顾的抓着她的一只胳膊躺下去:“睡觉!”陆云飞把灯关了!

    林慕瑶无奈笑了,只好也躺下,实在睡不着,翻来覆去的到了后半夜才睡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五点半的时候,林慕瑶就醒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已经养成了习惯,生物钟很准时。

    头发都没梳,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等到陆云飞起来的时候,床上已经空了。

    “这娘们!”陆云飞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陆云飞到了公司的时候,几乎是来的最迟的的一个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白灵这个女人,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今天不会来了,哪成想到了办公室的时候,已经在认真工作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,他接到了徐有容的电话:“你要的东西,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想过了,只要抓住了明州集团的黑材料,就可以彻底反转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找到了?”昨天晚上陆云飞只说让她调查一下,这个女人竟连黑材料都找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你的事情我会尽量帮忙,林氏集团的项目想要重新拿回来,这是最简单的方式,所以,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老子爱死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徐有容的反应很平淡:“呆子,你现在在上班的吧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这才想起来,确实在上班。

    猛地回头,几乎整个办公区的所有人都在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低着头说的很
不败狂徒txt下载
小声:“你害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智商是硬伤啊!”徐有容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收好手机,陆云飞站起来面向所有人,脑子转的飞快:“刚才,和一个朋友聊天,他问我爆米花和玉米的区别是什么,我想来想去没想到答案。我问另一个家伙,他告诉了我答案,他是这么说的,你这个蠢货,连这都不知道。两个玉米粒结婚了,第二天早上,男玉米粒发现自己身边躺着爆米花,他奇怪的问你谁啊,我媳妇儿呢?爆米花害羞的说,一炮把人家崩开了,就不认识人家了。多简单的事情,我竟然不知道,为了感谢他,所以吼了一句,爱死你了。你们啊,特么的都看我干啥,小心你们老公和男朋友,一炮把你们崩成爆米花,呸,不对,把你们崩成孩儿他妈!”

    就算是最淡定,最矜持的女人,这个时候也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那些男的了,一个个前俯后仰的,幸亏白豆豆他们都不在。

    其实此时的白豆豆刚走到门口,陆云飞说的话她都听到了,用手捂着嘴巴,好一阵才忍住。

    这家伙整天不干正事,专门弄这些黄段子,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收敛了笑容,整了整衣服的白豆豆,这才一脸平静的走了进来,目不斜视的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陆云飞长出一口气,还好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平时没事的时候,就喜欢看点黄段子,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晚上下班,陆云飞接到了林慕瑶的电话,告诉他晚上有个酒会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,让他早点睡。

    这几天挺忙的,让她出去参加酒会放松一下也好。

    陆云飞刚到林家,喝了口水,秦八爷的电话打进来了:“少主,柳凝烟那边,似乎有点麻烦,有人一直在盯着她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交代过秦八爷,让他盯着柳凝烟那边,千万不能出事,钱家的人早晚会去找她的。

    “你先盯着,我一会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回房间里换了一身衣服,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去了时光走廊酒吧。

    他到了的时候,正是晚上营业的高峰期,酒吧的生意一直不错。

    陆云飞找了一圈都没找到柳凝烟,酒保认识他,她便问酒保:“你们老板娘呢?”

    “在办公室!”

    绕过那些莺莺燕燕的美女,陆云飞看都没看一眼。

    似乎无形中他的眼光也变高了,或许是身边都是林慕瑶这种女人,对那些一般的女人已经看不上眼了。

    他一路到了柳凝烟办公室的门口,门关着,也不知道在里边没有。

    他敲了敲门,柳凝烟在里边答应了一声:“谁啊!”

    “是我,陆云飞。”

    “门没锁。“

    陆云飞推开门,屋中并不只有柳凝烟一人,还有一个男人,一个留着短发,看起来二七八岁的男人。

    典型的北方人长相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,一身黑色的衣服,浑身上下都是黑的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正坐在属于柳凝烟的办公桌背后的椅子上,柳凝烟则站在她面前,脸上复杂的表情已经在告诉陆云飞,面前这个人不是朋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