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195章 老天瞎眼了

第195章 老天瞎眼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这一耽误,和傅晓妍吃完饭,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了。

    去上班,没时间了,陆云飞只好先回家。

    到了家里,天还没黑,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在阳台上一直修炼到天黑的时候,他伸了个懒腰站起来。

    凡事不能操之过急,一步步来,他不急。

    上一世就是因为不计后果的修炼,导致根基不稳,在渡劫之时,心魔难过,所有的修为在那一瞬间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从头来过,陆云飞不会让相同的事情发生两次。

    到了客厅,倒了杯水,刚喝了一口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拿起来一看,是白豆豆那个小妞打来了。

    好久没见了,不打电话他都忘了。

    “谁啊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故意装傻。

    “好啊你,这么快就把我忘了,是不是哪个小骚蹄子在勾引你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打了个哈欠:“没有啊,这不刚睡醒,脑子还昏不沉沉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下午,你睡觉,昨天晚上干嘛去了?出去鬼混了,还是和哪个不要脸的女人,决战到天亮。”白豆豆气哼哼的加高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吃枪药了,这几天忙死了,哪有空找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想我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我想想,有可能想,有可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回答的这么勉强,白豆豆当即就炸了:“好你个没良心的,马上给我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干啥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吃饭了,吃完了继续去玩。”

    老实说陆云飞真不想出去,仅仅吃个饭而已,又不让碰,看着这么一个妖精一般的小妞,心里难受。“其实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忙个屁,别说你忙,赶紧的,你不出来,我就去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在哪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可以录制一个视频发上网,题目叫做,极品渣男把我肚子搞大了,卷了我的钱,和小三跑了,怎么样,这题目如何。如果我在全国观众面前,哭个梨花带雨,把你的身份信息和照片,公布出来,你说我明天早上会不会知道你在哪。”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陆云飞无奈的叹一声:“算你狠,地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,乖啦。”很满意的白豆豆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陆云飞在马路上等到了白豆豆。

    这小妞又换了一辆车,银色的保时捷看起来相当帅气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穿着高跟鞋,露着大长腿的白豆豆,从车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一身性感的裙装,毫不掩饰对自己身材的自信,笑眯眯的走向陆云飞,原地转了一圈:“怎么样?有什么变化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啊,去了一趟泰国,还是女人,那边的服务水平下降了啊,我还等着你回来了,我们称兄道弟,和你一起大保健呢。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原本的笑脸,瞬间收敛,真是扫兴:“别破坏我的好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坐进车中,白豆豆开车找了一家餐厅。

    那是一家西餐厅,吃洋墨水长大的白豆豆,自然喜欢这样的餐厅,

    陆云飞什么都吃,中餐西餐,只要是吃的好
火影之朝佚千名笔趣阁
吃的,他都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上菜的速度很快,点的几样菜,都端上来了,白豆豆倒了一杯红酒递给陆云飞:“来吧,庆祝一下本小姐正式归来。”

    老天不开眼啊,怎么回来的这么快!

    笑着的陆云飞端起杯子,和白豆豆碰了一下:“恭喜归来。”其实下一句,老子惨了这四个他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端着杯子喝了一口,陆云飞马上开吃。

    “别光顾着吃啊,搞得像农民进城似的。”和一个不动情调的男人吃饭,真是伤脑筋。

    “饿了当然要吃啊,再说了,我要不来龙城市,在乡下我就是农民啊,农民咋了?”放下刀叉,这玩意陆云飞用的别扭。

    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情调这种东西,看来以后要慢慢培养:“行,你吃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味道也不咋的,在我们乡下,牛羊肉比不上兔子肉,大山里,抓一只兔子,河边弄干净,篝火烤起来,再来点山里的香料,绿色无污染,那叫一个香。还有大把的野果,野味,那叫一个爽啊。去了野外,在外边一待就是大半天,也不用干粮什么的,就地取材。那时候,我和二狗经常到外边去玩,或者干活,吴老头是我们村一个老光棍,有一次,吃的肚皮鼓鼓的,吴老头拿来一瓶药酒让我和二狗喝,说男子汉就应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,我两个啥都不懂啊,酒喝了,吴老头这老光棍笑呵呵的去了村头的王寡妇家,我和二狗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说的天花乱坠,就喜欢好山好水的白豆豆,口水混合着红酒喝下去了,再看看桌上这牛排,没兴趣吃了。

    青山绿水,吃野味野果,天当床,地当被,那叫一个畅快啊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你们怎么惨了?”

    “相当蛋疼。”陆云飞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快说啊。”被吊着胃口的白豆豆迫不及待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被我师父揍了一顿,差点打个半死。二狗就更悲催了,到现在还在恨那老光棍吴老头呢。”

    白豆豆越听越玄乎,一点都不明白:“不就是喝了点酒吗?还被打,还这么惨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一般的酒,那是药酒,十全大补的,尤其是对男人那方面,我和二狗当时不懂啊,喝了酒之后就有了反应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白豆豆当即问:“不会你们两个那啥……那你的菊花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呸。”陆云飞无语的道:“老子菊花干净着呢,那时候不知道啊,二狗忍不住了,去了镇上,找了个足浴店。稀里糊涂的干了一炮。我忍着跑回家,师傅发现了不对劲,立即给我熬了一副中药才缓过劲来。边打边骂我,说年级还小,就想东想西,反了天了,被打的在床上半天下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也太……”一时间池婉青不知道怎么说了。“不过,干了就干了,谁让二狗被人坑了,那么年轻呢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事,陆云飞记忆犹新:“你懂什么,那女的是二狗小学同学,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那女的一顿哭,二狗心一软,就把她娶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白豆豆差点呛到了,喝了一口水这才好点了:“这一辈子真毁了,不过这老天爷瞎眼了,当初碰到二花的为啥是二狗不是你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