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184章 醉玫瑰

第184章 醉玫瑰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谎话不可以乱说,但善意的谎言却可以让徐广德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没错,他说谎了。

    “爸,你没有告诉陆云飞真相,你觉得你刚才的话他会信吗?”徐有容对老爸的所作所为还是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“会!”徐广德回答的很肯定:“一来,他还年轻,刚刚从乡下来到城市,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残酷,经验的欠缺让他不会怀疑我刚才的话。另一方面,人一旦被感情蒙蔽了双眼,就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。陆云飞非常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,这个时候他已经被感情所左右了,理智会在他的判断中,大大削弱。”

    “爸,那你知道他父母现在在哪吗?”

    徐广德摇头:“他父亲还活着,我也知道是谁,只是他母亲这么多年早已没有任何消息,当年我和他母亲也算是至交了,只是后来下落不明,谁也不知道她去哪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陆云飞的身世真的很复杂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非常复杂,你可以想象一下,陆云飞的师傅到死都没有告诉他有关他身世的任何事情,说白了他师父也在保护他,知道的太多反而会害了他。”

    徐有容明白老爸的话,她没在说什么,至于和陆云飞这个家伙能走到什么地步,一步步往后看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云飞从徐家回来,一直在呆在公司,直到晚上下班的时候,他接到了八爷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少主,薛如海的事情我都知道了,这咋回事?”秦八爷吓了一跳,薛如海断了一臂,回乡下养老去了,谁有这么大能量,能让大名鼎鼎的海哥,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的退隐江湖,回乡下去了。

    当时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秦八爷还以为搞错了,再三确认了之后才确定,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秦八爷是自己人,没什么话不能说的:“徐有容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徐有容干出这种事,秦八爷一点都不意外,可是徐有容凭什么这么干,薛如海可是徐家一条忠心耿耿的狗,无缘无故,徐有容是不可能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“我和徐有容之间有点特殊的关系,这些事以后有机会再说。”

    秦八爷没有继续问下去,说了另外的事情:“少主,柳凝烟可能有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钱家这回一败涂地,想要拿到海花谷度假村的项目没那么容易了,不过,钱家盯着这个项目很久了,只要柳凝烟不回省城,不去董事会投票,钱家的人,可以让董事会强行通过海花谷度假村这个项目,后续的投资决议。钱家又在龙城市找了一个合作伙伴,已经开始行动了。钱家所要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阻止柳凝烟在几天之后的董事会上,投下自己的一票,她拥有百分之三十的投票权,她这一票相当关键。还有,少主,对林氏集团来说,钱家是个实力雄厚的竞争对手,如果能从源头上,让钱家放弃海花谷这个项目,林氏集团无疑少了一个竞争对手,中标的可能性无限增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让柳凝烟在钱氏集团的董事会上,投下反对票,让钱家这个项目夭折。”

    “对,只要董事
愤怒的尸兄帖吧
会不同意,钱家也是干瞪眼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抓了抓后脑勺,总算了明白了秦八爷的话:“我明白了,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时光走廊酒吧,今天和往常不一样,八点钟正是晚上的高峰期,却一个客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没有客人,连服务员酒保都不见了,空荡荡的酒吧里,那边的吧台上,柳凝烟正在大口大口的喝酒。

    今天的柳凝烟换了一身黑色的裙子,乌黑的秀发散乱的垂在肩头,深v的敞开的胸前,隆起的弧度,勾勒着完美的沟壑。

    一双腿雪白的大长腿,往前伸着,穿着高跟鞋,坐在吧台上翘的老高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多少杯了。

    她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酒,难受而又享受的的抬起那张醉眼朦胧的脸,红润的嘴唇,痛苦的咬了咬,迷蒙之中,软绵绵的趴在吧台上,嫣然一朵怒放的玫瑰,肆无忌惮的释放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美女,女中豪杰啊。”

    一个陌生的声音,从那边传来,柳凝烟抬起头,望了那人一眼。

    本想立即开口,可是看到是陆云飞,她继续喝酒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陆云飞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酒杯,直接扔在地上,她面前的几个酒瓶,也被他一巴掌拍翻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柳凝烟愤怒的看着陆云飞。

    “真想死啊。”

    “和你没关系。”柳凝烟一手撑着额头,另一只手习惯性的放在吧台上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从这边看过去,那样的侧影,在醉眼朦胧中,依然是那么迷人。

    “或许没关系,或许有关系,谁能说得准呢?”陆云飞不置可否的就那么盯着她。

    柳凝烟什么都没说,离开吧台,在那边桌上,又拿起酒瓶和杯子,去了那边的沙发上,倒满了一杯,一口气喝光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走过去,抓着她手中的酒瓶扔了,杯子一巴掌拍飞。

    柳凝烟不可遏制的站了起来,怒向陆云飞:“你到底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不干嘛!”陆云飞轻描淡写的还是那样的口气。

    “来吧,不就是想上我,对我有兴趣吗?”柳凝烟脱掉了自己的衣服,抓掉了上下的内衣,随手扔了,不着寸缕的走向陆云飞,推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陆云飞倒在沙发上,柳凝烟骑了上去,伸手去解陆云飞的皮带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陆云飞懵了。

    雪白的肌肤,完美的身材,红晕的脸蛋,配上那醉态朦胧的表情,再加上没有任何遮掩的最极致的诱惑,陆云飞看呆了。

    愣了好久,这才反应过来,翻身坐起来,走向那边,拾起她的衣服递给她:“你醉了。”

    柳凝烟似乎也意识到了,自己刚才的冲动是多么没的没脑子,抓过自己的裙子,挡在胸前,飞速去了那边的卡座,穿上了衣服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……”走过来的柳凝烟欲言又止,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愣住了,在她的眼中看到了强力忍住的泪光,这个女人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