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183章 人中之龙

第183章 人中之龙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卧室里,洗了澡的林慕瑶,躺在床上,陆云飞正在给她按摩肩膀。

    睡衣虽然不是那种极致诱惑的睡衣,但从背后看着林慕瑶内玲珑的身段,十几分钟了,陆云飞口干舌燥的。

    下午的事情,林慕瑶还在努力的回想着所有的细节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的身上,谜团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件事和他没关系,林慕瑶不信。

    可是和他有关系,那也说不通啊。

    薛如海何等人物,陆云飞这家伙能让他乖乖的下跪道歉吗?

    貌似不行啊!

    唯一的解释,这家伙可能背景神秘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手往哪摸呢?”林慕瑶一巴掌打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陆云飞嘿嘿一笑:“失误。”娘的,这臭手不注意就从肩膀摸下去了。

    没理他的话,林慕瑶道:“陆云飞,你到底是什么人?我怎么觉得你神神秘秘的,让人看不透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我是中南海某位领导的私生子,老婆你要好好巴结我,说不定以后你能当第一夫人,跟着我出访各国呢。”

    林慕瑶无语了,这个牛逼吹的让她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她才开口:“想被查水表啊。”

    “调侃一下而已,那些领导才没那么小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吧,这次到底怎么回事?”林慕瑶还是想知道这一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陆云飞打定了注意什么都不会说,立即转移了话题:“老婆,你该想想,我这次帮你解决了这么大一件事,你怎么奖励我。”

    奖励这家伙确实没什么问题,这一次这家伙立了大功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陆云飞突然间出现,让薛如海过来道歉,她只能断臂求生,那样的损失数以亿计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为人类伟大的繁衍事业做点贡献吧,这么崇高的事情,老婆你不会拒绝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地球人口太多了,不能给地球增加负担,这叫环保,我是环保主义者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失望的叹了一声:“悲剧啊,人生真是太失败了,老婆都这么绝情,你说活在这个世上很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按摩了半个小时了,林慕瑶一天的疲乏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,她从床上坐起来,郑重其事的看着陆云飞:“面包会有的的,老婆会有的,你什么都会有的,睡觉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陆云飞到了公司,办公室里的同事终于恢复了往日的样子,和李芸他们调笑了几句,接到了林慕瑶电话。

    陆云飞拿着手机去了走廊,听到电话那边林慕瑶的声音:“薛如海果然守信,公司的危机已经度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,我不会善罢甘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老婆,傅晓妍那个女人叫我呢,我要马上过去一趟!”

    “傅晓妍在我这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,哦……我上个厕所去。”陆云飞迅速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怎么办呢?

    林慕瑶一直问,他只能装死,看来只能拖一天是一天,直到她彻底忘了这
隙间罪袋二十三号sodu
件事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陆云飞在餐厅里吃了午餐,准时去了徐家。

    坐着出租车到了的时候,在门口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你找谁?”一个管家摸样的老头在门内问陆云飞。

    “我是陆云飞,来找徐先生的。”

    那老头立即让人开门,带着陆云飞去了客厅。

    客厅里,徐广德早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徐广德指了指那边的沙发,佣人立即端来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看着对面的这个陌生的男人,他立即道:“徐先生,我已经见过你女儿了,我想知道当年的事情,还请你如实相告。”

    徐广德想了想,组织了一下自己要说的话:“当年我和你妈仅仅有过一面之缘,当时她到龙城市的时候,她还是孤身一人,她受了伤,无意中来到了我们家,我收留了她,治好了她的伤。一个星期之后她离开了,再次回来的时候,已经是半年之后了,她当时抱着你,正好我的女儿也刚刚一岁,两家确定婚约是你母亲的意思,当时我答应了,原因无她,你母亲是个值得敬佩的人,我觉得自己的女儿嫁给她的儿子,是最佳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?或者她从什么地方来的,当时去了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徐广德一直摇头:“全都不知道,当时的你母亲可能故意这么做的,几乎没说自己的事情,也没说自己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从徐广德的眼神中,陆云飞基本可已确定,他没有说谎,也没有必要说谎。

    有了线索,没想到却是一场空。

    本没抱什么希望的陆云飞,也就无所谓失望了,自己的父母他会慢慢去找的。

    “徐先生,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是当年那个婴儿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,在你两三岁的时候,你师傅带着你来过我家,知道你的名字,也知道你和你师父的具体地址,直到你师父死之前,我一直和他有联系。”

    两三岁的事情,陆云飞都不记得了,甚至连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我师父的事情吗?”陆云飞又问。

    徐广德还是摇头:“不知道,你师父和你母亲一样,似乎都在刻意的回避什么,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更多。”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里,已经不需要问下去了:“徐先生,多谢你倾囊相告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一桩,至于你和我女儿的婚事,你们两个自己做决定,回去好好考虑一下,不急着回答我,最起码这是对你母亲的尊重,当年的订婚是你母亲力主的,她这么做自然有她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,他本来想退婚的,可是徐广德的话让他不得不慎重考虑这件事。

    陆云飞站了起来:“我会考虑的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徐广德一直将他送到门口,回来时候,徐有容正好从二楼上下来。

    “有容啊,你和陆云飞的婚事,慎重考虑一下,我觉得这个年轻人不错,当年的婚约,也不是那么轻易能退的。”

    徐有容看着自己的父亲:“爸,我会考虑你的话的,如果陆云飞一直这么废材,那就不能怪我了。”

    徐广德郑重的看着自己的女儿:“相信我,这是个人中之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