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130章 新仇旧恨

第130章 新仇旧恨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陆云飞一把抓住飞来的枕头:“真的啊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“睡觉,以后出去,至少要打个电话懂吗?”林慕瑶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陆云飞连连点头:“懂。”陆云飞去浴室想了个澡,身体虚的厉害,继续边睡觉边修炼恢复实力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陆云飞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刚到办公区门口,迎头就碰上了白豆豆,那一双带着小小的火焰眼睛盯着陆云飞:“我以为你挂了,一直呆在家里不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怎们会呢?在办公室有你这么一位聪明大方,漂亮能干的上司,傻子才不想来上班呢。看着你这么美丽的漂亮的美女就是享受,看得多了,还能多活几年。”哎,我的天呀,天天说违心话,老天爷啊,你行行好,我不是故意的,无心之失啊。

    “哟呵,一天不见,嘴巴够甜的,跟我进来。”白豆豆抓着陆云飞的领带,一路将他拽进了办公室了。

    其他的同事,彻底傻眼了,什么情况这是?

    要说这陆云飞每天都被白豆豆盯着,一言不合就能将陆云飞开了,现在这么久了,两人依然是你来我往的。

    看不懂啊看不懂,办公室里的人全都一头雾水,两人在干嘛?

    谈恋爱吗?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吊丝逆袭的童话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其他人实在想不明白,这两人到底唱的哪出啊?

    “站好。”办公室里,坐在自己办公桌背后的白豆豆,一副威严的架势坐在那里,看着她面前的陆云飞。“这几天,干嘛去了,为什么不接电话?”

    “有事。”陆云飞什么都没说,心里一个劲的嘀咕,碰到这么一个活祖宗,算老子倒霉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来大姨夫了行不行?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大姨夫!

    “你滚粗,你怎么不说你怀孕了呢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怀孕了,怀了你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白豆豆直接抓起一个文件夹扔了过去:“去死,滚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巴不得的陆云飞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明知上当的把豆豆这才反应过来:“好你个王八蛋,你阴我,回来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转身回来,到处不耐烦的乱看: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事,下午陪我出去玩。”这几天陆云飞这家伙不在,她无聊死了,整天呆在办公室,那些文件她也懒得看,今天陆云飞终于来了,白豆豆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呢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陆云飞长长的拉了个声调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走了。”白豆豆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匆匆走了出去,放佛逃出生天一般的陆云飞回到办公区,李芸立立即将椅子滑了过来:“小陆,白豆豆是不是看上你了?”

    “李姐,我看上你了,你离婚吧,我带你装逼带你飞,只要每天有奶吃就行。”每次看到这个奶牛少、妇,陆云飞就想调、戏几句。

    李芸嗔怒的瞪了他一眼:“我问你正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倒霉啊。”陆云飞叹了一声:“我也不知道咋会事,这女人盯上我了,李姐
契约娇妻休想逃无弹窗
你说我真那么大魅力,讨女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切,变相的夸自己呢。”陆云飞一向的厚脸皮,李芸也见怪不怪了,知道问不出来什么,回去工作去了。

    中午快下班的时候,在办公室里的陆云飞,收到了白豆豆的一条短信,说她先回家去一趟,让他在公司门口等她。

    陆云飞在餐厅里吃了饭,大厦门口等了半个小时左右,还不见那个女人的影子,有点不耐烦了,拿出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。

    可是电话接通了竟然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:“陆云飞,我知道是你!”

    这声音很熟悉,对了,他想起来了,这就是上次在半路拦截他们,被白豆豆打了个半死的孙明威。

    “白豆豆的电话怎么在你手上?”他的声音瞬间冰冷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别用这种口气和老子说话,你还不明白吗?白豆豆现在在我手上,上次在省城的事情,你没忘记吧,前几天在半路上的事情,你也没忘记吧?陆云飞,新仇旧恨,是时候一起算了。我知道你很厉害,但现在白豆豆在老子手上,按老子的话去做,否则后果你知道的,对白豆豆这么漂亮的女人,上次没有得手,这一次你猜老子会怎么对她?”

    “孙明威,你敢碰她一根手指头,我让你下地狱。”这一声仿佛九幽冥渊深沉的呼唤,冷到骨髓,冷的刺骨。

    就算在电话那头的孙明威也感受到了这句不同寻常的话语,不过,现在所有的主动权都在他手上,他怕个鸟,这小子只是想装逼而已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下地狱,是吗?我真想去地狱看看,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,你能让我去吗?“一阵嘲讽说完,他又道:”你放心,我不会动她一根手指头,老子会当着你的面,让你看看,老子是怎么一件件扒光她的衣服,一下一下的蹂、躏她。而你只能看着,那应该很爽的,老子让你爽上天。“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什么要求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八点钟,一个人去龙城市郊外的八号公路旁,剩下的等我继续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孙明威说完,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扔下白豆豆的手机,此时在龙城市郊外一处废弃的厂房内,做在椅子上的孙明威,扔下白豆豆的手机,猛灌了一口啤酒。

    身上的伤,还没有完全好利索,脸上的疤痕更是明显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陆云飞那个混蛋和白豆豆那个女人留给他的,今天晚上他要一雪前耻,十倍百倍的找回来。

    从椅子上站起来,孙明威走向里边的房间。

    简陋的床上,双手双脚被绑,嘴巴上贴着胶布的白豆豆惊恐的看着走进来的孙明威。

    孙明威走过去,一把扯掉了白豆豆嘴上的胶布,白豆豆不断往后退:“你别过来,你别碰我。”

    孙明威坐在满是灰尘的床沿上,一脸阴狠看着瑟瑟发抖的白豆豆:“别怕,我暂时不会碰你,陆云飞那个小子还没来呢,现在碰你太没意思了,要碰也要当着陆云飞这小子的面,那才有意思,白豆豆你说是吗?你是不是喜欢他,让他看着老子狠狠的干、你,是不是挺美好的,想想那画面真特么的完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