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129章 什么时候喜当爹啊

第129章 什么时候喜当爹啊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二种,以蛊的形式和巫的形式存在,这种毒药有可能是无形的,也有可能是有形的,大部分存在于周边的少数民族,和东南亚一带地区。

    第三种,是以血液和灵魂方式存在的一种毒药,这种毒药很可拍,采用自身为载体,将自己和被下毒之人,深度捆绑,几乎做到两位一体的程度,而痴情咒正是属于第三种。

    据说,创造了痴情咒这种毒药的当初是一个为情所困的女人,得不到自己心爱的男人,便用这种方式,让那个男人永远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,永不分离。

    而后边两种可以说是毒也不是毒,甚至比第一种毒药可怕多了。

    当时陆云飞听到师傅说到这三种毒药的时候,对第三种印象深刻,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遇到这种毒药。

    世事无常,这样的事情,就这么发生了。

    白灵很清楚自己所中的毒药有多么严重,而面前这个年轻人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,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解了她身上毒药的高人。

    只是她身上的毒确实没了,无可辩驳:“你救了我,我也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说完的陆云飞直接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喂!”白灵喊了一声没动静,立即下床扶起地上的陆云飞,将她扶到床上。

    看着昏迷不醒的陆云飞,好几次她都想拿起宝剑,要了他的命,好完成自己的任务,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是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她抽了自己一巴掌,大声问自己:“白灵啊白灵,你是那个冷漠无情,杀人不眨眼的孽海血花,杀人对你来说就是玩一样,有什么下不了手的。面前这个男人拿走了你的身体,拿走了你宝贵的第一次,杀了他,他死有余辜。”

    这么给自己打气,管用了很多,她拿起宝剑,冲到床前,奋力的往前刺去。

    剑尖直达陆云飞胸口,一次次的狠下心,可终究保宝剑的剑尖停在了那里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两分钟,最后一次咬着嘴唇,猛然回头的白灵,扔下了手中的宝剑,俯下身给陆云飞检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结果更让她触目惊心,这个男人昨天晚上为了救自己,耗尽了自己太多的真气,现在的他非常虚弱。

    女人都是心软的,白灵也不例外,她知道她心软了,哪怕是陆云飞毫无反抗之力的躺在自己面前,她也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挺快,陆云飞再次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快黑了。

    挣扎着爬起来,那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坐在那边的白灵,陆云飞叹了一声:“为什么没杀我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事情。”她没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拿什么交差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这是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不问了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身体只是太虚弱,没什么大碍,我先走了,这次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说出去,尤其是豆豆,不要告诉她你见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了,我想要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发作一次,到时候我会来找你的。”她转过身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那女人诱惑的身段,陆云飞就有那种冲动,尼玛,难道
穿越从泰拉瑞亚开始sodu
真的对她的身体上瘾了?

    不行,一定要想办法解决了痴情咒,一定有办法的,绝对有的。

    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,陆云飞拿出手机,一大堆的未接电话。

    大多数都是林慕瑶和白豆豆打来的,池婉青那个女人也打来了几次。

    白豆豆的电话,陆云飞直接不理,林慕瑶的电话,陆云飞也没理,一会他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给池婉青打了过去:“咋了?警官,想我了?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。”

    “鬼才想你,我妈给我说,打电话你没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交代的吗?你不是不让我和你妈走的太近吗,索性我就不接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池婉青一听就吼了一声:“混蛋,你不接电话,我妈就说我欺负你了,你说,你是不是故意的。“

    陆云飞差点笑出声,不过还是被池婉青听见了:“笑个屁,赶紧给我妈会话,都是你害的,你个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终于忍住没笑了,这个未来的丈母娘真是有意思啊,哈哈哈!

    “好,我一会就电话打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乱说话,不然我妈又数落我,混蛋你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这态度,实在让人不爽哎,你应该说,老公,你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一听就暴走的池婉青脱口而出:“老公你个头啊,我再说一遍,好好说话。”池婉青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陆云飞拿着手机给吴秀梅打了过去:“阿姨,实在不好意思,最近比较忙,没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我就是打电话看婉青这丫头有没有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好着呢,阿姨你放心,我们一定会相亲相爱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孩子,那就好,你忙吧,不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将手机扔在床上,陆云飞又睡了一会,九点钟的时候爬起来,修炼了一个小时,十点钟的时候退了房离开酒店,回到了林家。

    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,林华清他们应该睡了。

    悄悄的上楼,打开房间的们,蹑手蹑脚的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,陆云飞停在了那里,手中捧着一本书的林慕瑶,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我去,他故意回来的很晚,竟然还没睡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回来了。”陆云飞笑呵呵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林慕瑶放下手中的书,瞪着陆云飞:“站着别动,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规矩的站在那里:“老婆,你随便问,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我保证你问什么我说什么,不会有任何保留。”

    “态度还不错,是不是在外边干了什么坏事?”

    “没啊,天地良心,观音菩萨,玉皇大帝,如来佛,上帝,耶稣作证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,这一天一夜干嘛去了?没去公司,我打了几十通电话你都没接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抓抓后脑勺:“额……有点重要事情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重要的事情?”林慕瑶一脸审视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去龙城市郊外的寺庙了,问问佛祖,我什么时候能当喜当爹啊……”

    陆云飞的话还没说完,一个枕头很荣幸的飞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