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128章 人生第一次

第128章 人生第一次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陆云飞给她下的毒,只是一种让人瞬间丧失行动能力的毒药,有时效性的,一两个小时之后,药效便会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只要药效消失,她便有能力杀了陆云飞,完成这一次的任务。

    然而,看着身上这个陌生的男人,白灵有点后悔了。

    她甚至为自己的疯狂赶到羞耻,天啊,竟然变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就算是为了保命,为了完成任务,不得已这么做,白灵依然有点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可是,事已至此,有了开始,一都无法改变了。

    狂乱的夜,狂乱的陆云飞,嫣然一头不知疲倦的蛮牛,疯狂的发泄着心中浴火,不知疲倦的将身下的女人,一次一次的蹂、躏,没有了理智,更不知道怜香惜玉为何物……

    进城之前,师傅那老头说过,进城之后就有漂亮的媳妇。这个愿望实现了,他不止一次的幻想过,占有一个女人的身体是什么样的感觉,也曾在梦中,不断的梦到那些漂亮的女人。最有可能,最想的自然是同床共枕的林慕瑶那个勾人的小娘们,哪成想,到头来却是这样一个想要自己命的歹毒阴狠的女人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你想要我的命,老子就在你身上找回本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更大了,也更加不顾一切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白灵感觉自己快虚脱了,浑身都要散架了一般,终于等到陆云飞停下了,趴在自己身上,白灵一把推开了他,不由的叹了一声:“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吗?要是一般的女人,早已经被你弄死了。”

    白灵也不得不感叹,这个男人是如此强悍,简直是一个女人最理想的在床上的另一半。

    忽然间她甚至觉得有点可惜了,这样一副好身体,马上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趴在床上的陆云飞也不搭腔,就那么躺着,过了会,他才开口:“被你算计了,老子当然要十倍百倍的找回来。”疯狂之后,陆云飞的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,人生的第一次,虽然是这么疯狂,但也是这么美妙。

    白灵也不搭腔,慢悠悠的穿好衣服,悄悄走过去,拿起桌上自己的那把宝剑,指向陆云飞:“你的死期到了。”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陆云飞从床上爬起来,穿上裤子,脸上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,痴情咒发作之时的疯狂,慢慢消失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没有半点表情的脸上,一抹讶异的一闪而过:“你的实力已经恢复了?“

    “没错,已经恢复了,还算你不是一个歹毒之人,没有用最毒的毒药,而仅仅让我失去了反抗之力,这种药是有时效性的,药效已经过了,你该死的瞑目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有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宝剑拿在手中,白灵清冷的面容没有一丝波动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和合欢宗无冤无仇,你为什么要杀我?”陆云飞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合欢宗在江湖上一向神秘,他和合欢宗没有任何交集,哪来的仇恨,哪来的你死我活?

    “既然你快死了,那我就告诉你,我只是奉师命行事,其他的我一无所知。”

  
最强道统系统帖吧
  “师命?。”看来白灵这个女人只是杀人的工具,至于为什么要杀人,她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陆云飞忽然间一声大笑:“要死的人是你,而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了,还这么狂妄,那我就成全你……”明晃晃的宝剑,霍然间出手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刚刚用力往前一刺,白灵口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宝剑掉在地上,整个人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下毒?”白灵手指陆云飞。

    “你当我白痴,你死了,我怎么办?老子也死定了,你自己中毒了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口中只有一个字,白灵躺在地上,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陆云飞无奈的摇头俯下身,查看一下白灵的伤势,还好,还有救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是午夜凌晨了,陆云飞将她放在床上,拿出银针,足足两个小时银针治疗和运功疗伤,实在很累的陆云飞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天亮了,温暖的阳光照进窗子。

    陆云飞从熟睡中醒来,浑身难受的厉害,看了看旁边的那个女人一眼,她睡的正香。

    翻身下床,去了一趟洗手间,洗了把脸,从洗手间里出来,白灵手撑着额头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陆云飞站在那里看着她。

    白灵看了一眼窗外耀眼的阳光,又看了一眼陆云飞:“是你救了我?”

    “老子不能让你死了,你死了我也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白灵背靠着床头,那一瞬间,她忽然间笑了,纵然脸色苍白,也依然笑了。

    面前这个人是自己必须要杀的人,可是昨天晚上他竟然救了自己,成了她的救命恩人,老天爷你这是在作弄我吗?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她看着他问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要杀我,你不知道我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骗你,我说了我只是执行任务,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终于有点信了她的话:“看来昨天,你知道自己命不久矣,所以放手一搏,利用这最后的机会也要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:“没错,在来杀你之前,我中了一种几乎无解的毒药,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,但为了杀了你,我不得不使用痴情咒最后一搏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想过没有,你差点害死我,你死了我怎么办?”现在想想好险,如果这个女人死了,他也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完成任务,其他的我不管了,那时的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我还能考虑别人吗?”

    哎!

    陆云飞在心里摇头叹息,一个可悲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解了我身上的毒药,这种毒几乎无解。”这样的震惊,让白灵简直无法相信这是事实,她更无法相信她竟然还活着。

    “只要是毒药就有解药,只可惜痴情咒不是毒药,没有解药。”师傅那老头说过,这个世界上的毒药大体上分为三种,一种是有形的,也是最常见的各种毒药,昨天晚上陆云飞给这个女人使用的,和她所中的毒药,就属于这一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