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111章 打死你个混蛋

第111章 打死你个混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陆云飞无奈的摇头:“再不快点,你真的就死了,神仙也救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……”

    池婉青不断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你妹啊!”陆云飞哪里还管那么多,一掌打晕了池婉青,掀起了她的裙子……

    足足半个小时之后,陆云飞扶着池婉青从公共厕所里出来。

    看了看时间,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。

    四周望了望,并没有发现那个一直跟踪他们的高手的踪迹。

    夜晚的龙城市,灯火通明,霓虹闪烁。

    扶着池婉青的陆云飞不知道去什么地方,不能回林家,也不能在大街上就这么溜达一晚上。

    林慕瑶打过电话,问他为什么还没回来,出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只是说有点事要处理,今天晚上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林慕瑶没有多问,只是让他在外边小心点,有事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刚挂了手机没多久,白豆豆那个女人电话打了进来:“我草你大爷的,死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事啊,拜托我快睡觉了,这是我的私人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打了多少通电话,你怎么不接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你妈,也不是你爸,更不是你老公,凭什么接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说好的一天二十四小时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吵死了,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你个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清净了,陆云飞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了看还在昏迷的池婉青还没有醒,陆云飞在她随身的包包里找了一圈,找到了她住的地址和一把钥匙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也要把她送回去,她现在已经没事了,休息一晚上,明天早上可以照常上班。

    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,陆云飞直奔池婉青所住的小区。

    用钥匙打开门,小心翼翼的将她扶进里边的卧室,给她脱了裙子,盖上被子,陆云飞来到外边的客厅,倒了杯水猛灌了一口。

    原来她一个人住,陆云飞还以为她跟自己的父母住在一起,将她送回来,自己也可以功成身退了。

    算了,看她没什么事了,自己也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喝完了那一杯水,刚走到门口,卧室床上的池婉青喊了一声:“水,水……”

    哎!

    叹了一声的陆云飞返身回来,倒了杯水端了进去,将她扶起来,给她喂了几口,将水喝下去的池婉青明显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放下杯子,就那么坐在床边的陆云飞,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了,长长的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为了救池婉青陆云飞耗费了太多的体内真元,现在的他非常疲惫,一点都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就那么躺在床头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起床了,起床了……”

    七点半的闹铃准时响起,睡得正香的池婉青,按下了闹铃,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不自觉的翻了个身,嘴巴似乎碰到了一个有温度的东西。

    什么玩意?

    池婉青用手摸了摸,猛地一惊,自己的旁边怎么会有人?

    再也没有半点睡意的池婉青,一轱辘爬起来,便看到陆云飞那个家伙,死猪一样的躺在自己
极品斗尊全文阅读
旁边。

    熟悉的房间告诉她,这是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这家伙怎么会在自己床上的?

    更让她气不打一处来,脸红心跳的是自己竟然只穿着内衣,迅速用双手捂着胸口,抓起毯子盖在自己身上,一脚踢向陆云飞。

    池婉青一脚把陆云飞踹醒了,揉着眼睛坐起来,打了个哈欠,迷迷糊糊的来了一句:“老婆几点了。”

    还老婆,还几点了!

    池婉青二话没说,又踹了一脚了:“混蛋,你看清楚到底几点了?”

    陆云飞这才抓了抓后脑勺,当即醒了,他才想起来,自己没有在林家,而是在池婉青的房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回来的啊?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睡卧我床上的?”池婉青很害怕这混蛋昨天晚上有没有干什么无耻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就一张床,你让我睡哪?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陆云飞不由的笑了:“老子会是趁人之危的人吗?再说了,你身上有毒,我要把你那啥了,我要中毒了怎么办?不要命了。”

    池婉青一想也是,她又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屁股上中了银针的事情:“昨天那毒,是你吸……用嘴巴吸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哪又怎么了?我舍身救你,差点挂了,人命关天,你还在乎那么多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的臀部被这混蛋吸……啊啊啊!

    池婉青就有用脑袋撞墙的冲动,她随手抓起枕头砸向陆云飞:“混蛋,我打死你,打死你个混蛋。”

    接连被枕头砸了几下,陆云飞一把抓住枕头扔在一边:“停,逗你玩呢,你以为你的屁股很香啊,我还嫌脏呢,谁愿意吸,我只用银针给你排毒,其他的什么都没干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池婉青还是有点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骗你干啥玩意,屁股很干净吗?那你来吸我的你愿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池婉青狠瞪了他一眼:“那我的衣服,你脱的?”

    “你烦不烦,太矫情了,昨天在厕所里的时候,给你治疗,衣服全脱了,早看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池婉青一怒而起。

    陆云飞赶紧用手捂着嘴巴,怎么就说漏嘴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迅速下床:“我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衣服没穿的池婉青没办法追下去,横眉冷对,手指陆云飞:“你个禽、兽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别激动,你刚刚中毒,还是好好好好休息吧,那根银针还在你屁股里没拔出来呢,说不定哪天就毒素复发了。”

    池婉青一惊,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,昨天中毒之后的那种痛苦,她终生难忘:“没弄出来?”

    “昨天帮你把毒排出来,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,要把那枚银针弄出来,只能等今天了。”

    池婉青终于不再那么愤怒了,昨天自己确实中毒了,她也有预感,这种毒,医院没办法,医生解不了,她真害怕自己就那么死了。

    结果一大早醒来,不难受了,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了,似乎昨天昨天那种永生难忘的痛苦的感觉也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那只有一种可能,是这个家伙救了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