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96章 真是个怪人

第96章 真是个怪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侯三强第一个跳了起来,看着那个佣人: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作为田家的佣人,对侯三强他还是很怕的,看了一眼田靖远之后,这才回答:“老先生醒了,能说话了。”佣人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心中大喜的田靖远,迫不及待的往老爷子的房间走去,其他人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见鬼了一样的侯三强,跑的比谁都快,他不信,绝对不信,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?

    田老爷子的房间里,站了一圈人,田靖远俯下身,惊喜的看着睁开眼睛的田昊:“二叔,你醒了……你……能说话吗?”

    田老爷子伸着手,田靖远一把抓住,老爷子动了动嘴唇,艰难的开口:“靖……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田靖远近乎涕泪横流,紧紧的握着田老爷子的手:“二叔,你先休息,不用过多的说话。”

    在那边看着这一幕的钱教授,立即走过去,拿出随身的听诊器,给田老爷子检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结果如他的表情那般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这是真的吗?

    钱教授是个无神论者,科学主义者,讲究眼见为实。

    他已经给田老爷子检查过了,各项身体特征正常,和一个正常人没什么的区别,唯一的隐忧是身体虚弱。

    钱教授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是真的,田老爷子重度中风,在床上躺了十几年之后,被人救活了。

    事实就在眼前,一切都无法辩驳。

    他不由的多看了陆云飞几眼,一会找个时间,一定要认识一下,这太不可思议了,已经超过了这个年近六旬的教授所有的认知范围。

    原本还站在身后,观望情况的侯三强,几步走到床前,再三确认之后,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,他姐夫确实醒了,能说话了。

    眼开着到手的大兴地产公司没有了,侯三强不甘心,他冲向钱教授:“教授,你告诉我这是不是回光返照,是不是临死之前的最后的垂死挣扎?”

    以前钱教授对侯三强这个人不了解,仅仅只是耳闻,可刚才这几句话,让钱教授看清楚了,面前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货色。

    口口声声为了自己的姐夫,结果自己的姐夫醒了,脑子里想的全都是大兴地产公司。

    钱教授郑重其事的告诉侯三强:“不是,田老爷子醒了,没事了,经过一两个月的调养可以下床走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,不会是这样的,这是假象!”侯三强大声吼道,一点都不承认面前这个铁一般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侯先生,田家的事情和我无关,这个问题不应该对我说。”

    侯三强已经被冲昏了头脑,钱教授确实只是一个外人,质问他是没什么意义的,可是现在自己的姐夫醒了,田靖远赢了,他输了。

    一直都处在激动之中的田靖远终于回过头来,他也听到了侯三强的话,有了底气,说话的声音都大了很多:“侯三强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    “老子没什么好说的。”气急败坏的侯三强只能撒泼耍无赖了。

    “滚吧,田家真的不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“田靖远
变身污雪女小说5200
,你给老子等着,这事没完。”侯三强手指田靖远,一脸凶神恶煞的威胁他。

    “畜……生……”

    床上的田老爷子,手指侯三强,两个字艰难的从口中说出。

    “你个老不死的,骂老子干什么,你们都给老子等着……”话说完,侯三强边退边走,离开了田老爷子的卧室。

    田靖远一脸感激的走向陆云飞:“陆先生,感谢,真的非常感谢,你的救命之恩,没齿难忘。”

    走到陆云飞面前的田靖远,诚惶诚恐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依然是一副,懵逼的状态。

    老爷子在床上躺了十年,而且早已经被医生宣布为不治之症,可是,这样的病,竟然被治好了。、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自己的二叔醒了,田靖远一百个不信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接触了太多的所谓的神医和大师,最后无一例外都是骗子。

    老实说陆云飞第一次说能治好二叔的病,田靖远还是怀疑的态度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秦八爷作为担保,田靖远不会相信一个二十不到年轻人。

    就算是陆云飞来到了省城,田靖远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。

    然而最后的结果,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,这是个神医,绝对的神医。

    看着激动的田靖远,陆云飞回答的挺简单:“田先生,我只是履行诺言而已,谈不上救命之恩,我也是学中医的,面对一个病人,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陆先生,你开个口,只要我田某人能办到的,我一定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呵呵一笑:“田先生,如果为了钱我就不会来到省城了,我这次为了另外一件事情而来,等明天田老爷子能正常说话了,我会我找他问点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只要我二叔身体允许,你随时可以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走了,另外我写了药方,按照这上边的中药抓药,一两个月的调理,以后田老爷子拄着拐杖行走,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。”陆云飞留下一张药方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田靖远愣在了那里,半天没有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田先生,那我先走了。”钱教授紧随其后,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田家的院子里,钱教授追上了陆云飞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陆先生,可否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停在那里,转过身看向钱教授:“钱教授有话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你仅仅凭借着银针,治好了田老爷子,到底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,陆云飞一个字都不会说:“钱教授,很抱歉,有些事情,我不方便开口。”

    钱教授有点失望,不过,他并没有放弃:“你有这样的本事,难道没想过当一个医生,治病救人,救死扶伤?”

    “我的性格是率性而为,遇到了事情就会管,治病救人这样的事情,应该由你们这些高尚的人去干,我只是俗人一个,所想不过美女金钱,和一时潇洒快活,钱教授有缘再见吧。”说完的陆云飞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站在原地的钱教授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,口中喃喃的来了一句:“真是个怪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