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93章 怪胎美女

第93章 怪胎美女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眼前的美女,确实什么都么穿,确认了好几次,陆云飞终于确定这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完美的身材一览无遗,光滑如玉的肌肤白里透红,就算她自己的一双纤纤玉指,也遮盖不住胸前呼之欲出的饱满。

    尽管她满脸怒容,也无法掩盖那张脸给人的惊艳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的,你怎么进来的,活腻味了,信不信弄死你。”那美女没有多少害羞,相反的手指陆云飞,逼人的气势,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尼玛,画风不对啊!

    女神级别的长相,怎么满口脏话,看得出来,这些话说的挺顺溜,应该是她的口头禅。

    “美女,你吃错药了,这是我的房间,你说我怎么近来的?”我去,睡觉睡的好好的,招谁惹谁了,碰上这么一个神经病,来到自己房间不穿衣服。

    “放屁,你麻痹的,这明明是劳资的房间睁开你的狗眼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美女,双眼瞪得老圆,手指陆云飞一副大姐大架势。

    陆云飞拿出自己的房卡又看了看,没错啊,是六十六号啊。

    陆云飞将房卡扔给她:“美女,你看好了,这是我的房卡,六十六号,不信你去外边的门上的号码对一下。”

    那美女拿过房卡看了一遍,抓起毯子抱在自己面前,去门口看了看在上边的号码。

    用手捂着额头,一阵无语的转身回来,将手中的卡扔给陆云飞:“我搞错了,我的是六十八号,把六十六号看成六十八号了。不是,你变、态啊,晚上睡觉不关门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那个冤枉啊,草,他第一次住这么豪华的房间,锁子太高级了,麻痹的,拨弄了半天,也没弄明白,索性不关门了,他怕锁了门,明天早上出不去了。

    这样丢人的的事,陆云飞自然不会说出口了,随便找了个借口:“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草你大爷的,你怎么不把自己忘了,出去,我要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房间,拜托。”

    “草,你妹的,免费让你看光了,让你出去怎么了?不服啊,给我点时间换衣服,一点绅士之风都不懂吗?”

    陆云飞无奈摇头,他实在想不通,到底什么样的父母,生出这么一个四不像的玩意?

    陆云飞无奈的从床上爬起来,穿上t恤,在外边等了几分钟之后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不看不知道,刚进来,就看到了穿上衣服的美女,很短的裙子,屁股都快露出来了。上身露背的奇奇怪怪的衣服,胸前的深v领口,几乎毫无遮挡。

    不会遇到了风尘女子,做皮肉生意的吧,这穿的也太露了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这次算你走运。”用手指了指陆云飞,那美女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上门的陆云飞,重新回来,睡不着了,索性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实在有点困了,陆云飞上床休息了。

    可是刚躺下去,一个硬硬的东西,压在脊背下很难受。

    陆云飞翻过身,拿出来一看,竟然是一张身份证。

    应该是刚才那个怪胎美女的,上边的照片和本人一模一样,果然是个美人胚子,化不化妆都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什
古代逆袭攻略笔趣阁
么破名,竟然叫白豆豆。

    咦,上边的地址是龙城市的,这么巧啊。

    见到了别人东西,理应拾金不昧给她送回去,可是陆云飞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这女人太叼了,出门在外,身份证丢了那是很麻烦的事情,就让她来找自己吧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田靖远派来的人敲响了陆云飞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陆云飞跟着两人,坐进酒店外边的汽车,直奔田家。

    那美女始终没来找他要身份证,刚走的匆忙陆云飞给忘了,本想还给她,只可惜,也不知道这女人退房了没有。

    算了,等到他回到龙城市,按照这上边的地址亲自给她送去,权当做一回好人。

    不对,老子一直是好人啊。

    到了田家,田靖远亲自在门口迎接。

    进入屋中,陆云飞终于见到了重病的田家老爷子。

    田昊,六十多岁,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。

    自从十几年前,得了一场怪病从此卧床不起之后,不能说话,四肢僵硬不能动,连吃饭这么简单的事情,也需要别人伺候。

    陆云飞仔细给他检查了一遍之后,跟着所有人来到楼下客厅。

    田靖远迫不及待的问:“陆先生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看了下,问题不大。”陆云飞给了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田靖远在内的其他人兴奋地看着陆云飞:“陆先生,请原谅我的啰嗦,这么多年了,几乎听到的全都是坏消息,现在终于有了个肯定的好消息,我再认真的问一次,陆先生真的问题不大,你能治好?”

    陆云飞能理解田靖远的心情,他立即道:“田先生,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确实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得到了肯定的回答,田靖远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了:“这么多年,终于看到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在这个时候,门外响起了脚步声,一个比田靖远的年龄还要大一点的男人,带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哟,田总,这么快就找到了所谓的神医了。”那男人大摇大摆走过来,似乎完全不将田靖远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侯三强,你想干什么?”表情同样不善的田靖远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田靖远,别给脸不要脸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盘算,我姐夫现在依然躺在床上,十几年前你骗取了我姐夫的信任,当上了大兴地产公司的董事长,风光无限到了今天。我姐夫的病众所周知,已经没有希望了,他最多还能活十年,成为一个活死人,不能动不能说话,还有气。你当我蠢啊,现在你找了个神医,有用吗?你不过是想通过这种方式,弄死我姐夫,好霸占田家的本应属于我姐夫的一切,田靖远你好毒。”侯三强手指田靖远,字字句句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”田靖远也有点怒了,这个为老不尊的老混蛋,天天就盯着田家这一亩三分地,望眼欲穿的想要取而代之,各种办法都想过了,奈何还是没有得逞,气急败坏之下,只好不断阻挠田靖远做的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看在他是自己叔叔小舅子的份上,田靖远一直没有和他计较,只可惜,他的一番好意,换来的是侯三强的变本加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