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73章 蛋疼的滋味

第73章 蛋疼的滋味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床上的唐雪柔花容月貌一览无遗,因喝多了酒之后诱人的脸蛋,配合上他那极品的身材,更加让床边的两个人渣难以自已。

    “曹总,这女人真是难得一见的极品。”刘家成似乎没想过要马上离开。

    “刘总,口水都留下来了,你放心,我也不是个吃独食的人,你先在隔壁住着,四个小时之后,你过来随便你怎么玩,不过你可悠着点,可别闹出人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曹总,那我就先走了,一会你叫我。”二手货也比那些一手货强,能玩的上刘家成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屁颠屁颠的刘家成,转身走了,四个小时他等得起,慢慢等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刚打开门他就愣住了,说话结结巴巴:“你……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门外的陆云飞二话没说,一脚踢向刘家成胸口。

    倒飞出去的刘家成,重重跌落在屋中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刚脱了外套的曹海清下了一跳,猛地转过身,便看到了一脸冷冽的陆云飞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谁?谁让你进来的?”非常扫兴的曹海清大声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陆云飞扫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唐雪柔松了口气,还好来的很及时。

    没有理会大声嚷嚷的死胖子,陆云飞看向躺在地上的刘家成:“刘副总,胳膊上的伤还没好吧?”

    今天在办公室里的一幕,让刘家成在见到陆云飞的时候,本能的头皮发麻,颤抖着声音,结结巴巴的开口:“陆云飞,你别太过分了,真当我怕你。”

    曹海清有点不耐烦了,大好的事情,就这么被影响了,他心里很不爽:“刘副总,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市场部的员工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曹海清哦了一声,走过去从那边的包包里拿出两万块人民币,递给陆云飞:“拿着这钱滚蛋吧,今天这事,你就当什么都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接过了他的两万块钱,拿在手中看了看:“行,这钱我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往前走了几步,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刘家成:“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刘家成颤巍巍的占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中午对你太温柔了。”

    刘家成心里一惊,浑身开始哆嗦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陆云飞一脚踢中他胸口,整个人飞了出去,撞向对面的墙上。

    扑通一声,掉落地面,整个人昏死了过去,一点声音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转过身,目光落在曹海清身上。

    他咽了口唾沫,刚才这一幕看得他胆战心惊,这小子太狠了:“我已经给你钱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“

    “对一个人渣,给不给钱,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无耻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一声冷笑,慢慢的走向曹海清,脸上始终挂着微笑,手上随手碰到的木制椅子,电光石火之间飞向了曹海清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速度太快,根本就来不及躲避,重重一击之下的曹海清,身体不受控制的撞向那边的沙发。

    头晕眼花,胸口疼痛欲裂的曹海清,用手捂着胸口,赶紧求饶:
综漫王座小说5200
“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……床上这个女人我也不要了……放过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你麻痹!”

    紧走几步到了曹海清面前,抓起沙发上的曹海清,狠狠的砸向屋中的桌子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桌子烂成了好几块,腰都快断了的曹海清,嗷的嚎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卧槽尼玛!”求饶没用,曹海清豁出去了。“老子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嘴角那一抹邪魅的笑,越来越清晰的陆云飞,慢慢走过去,一脚踢向曹海清裆部。

    嗷……啊……

    杀猪般的惨叫,撕心裂肺,曹海清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一种痛,痛彻心扉,痛入骨髓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,时刻都在耳边萦绕,叫不出来,却永生铭记。

    曹海清的蛋蛋碎了,他终于知道蛋疼是什么意思,是什么滋味了。

    没有去管地上的两个废物,陆云飞走到床边,扶起了床上的唐雪柔,单手搂着她的腰,另一只手架着她的胳膊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廊里,唐雪柔似乎醒了,迷迷糊糊中,一直叫着:“酒,我要喝酒……酒啊……”

    都喝成这样了还喝,陆云飞无奈的一笑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她又喊:“热,热啊……”并不断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到了外边,清凉的晚风吹过,唐雪柔好了很多,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,也不可能将她带回林家,看来只能去酒店了。

    好在兜里有两万块钱,可以开一间豪华的总统套房了。

    拦了一辆出租车,司机看到两人,不由的多看了几眼,似乎在说现在的年轻人啊,那眼中所流露的无奈,陆云飞在后视镜里,看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没有理会有点忧心天下的司机,可是偏偏天不从人愿,酒醉的唐雪柔不断的喊着热,双手抓扯着自己的衣服,让陆云飞在司机面前的正人君子形象瞬间坍塌。

    陆云飞不断的将他胸前扒开的地方,给她扣上扣子。

    可是他无奈了,几次三番,自己又抓开了。

    好几次,无意中碰到了那片雪白,飞快的收回手,继续给她扣上扣子。

    然而更无奈的还在后边,刚才说热,现在又说冷,双手抓着陆云飞死死不放。

    后排的一幕,看的司机一阵眼热,心说这小子走了狗、屎运了,多漂亮的女人啊,好福气啊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酒店,陆云飞付了车钱,扶着唐雪柔进了酒店。

    豪华的总统套房,让陆云飞眼花缭乱,将唐雪柔放在床上休息了好一会。

    老实说,看着床上继续没有任何反抗力的唐雪柔,有那么一瞬间,陆云飞真想当个禽、兽。

    这么漂亮的女人,喝醉了酒,她随时可以为所欲为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趁人之危这种事情陆云飞干不出来,他可以禽、兽不如,但不会变成一个没有人性的禽、兽。

    “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,你歇着吧,我先走了。”陆云飞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刚走了几步,躺在床上的唐雪柔竟然说话了:“陆云飞,你到了吗?你在哪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