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64章 女人最强的武器

第64章 女人最强的武器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把徐娇都掐疼了的林雪儿,终于,终于……又在徐娇的胳膊上掐了一下:“娇娇,我没看错吧,真的假的。”

    吸溜了一声的徐娇,无语的翻着白眼:“雪儿,你看清楚了,确实是真的,这家伙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林雪儿也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你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玩*****你连他是什么人都不知道,雪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开放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啦,其实……我也不知道怎么说。”林雪儿彻底风中凌乱了。

    一愣一愣的看着那边的陆云飞,什么鬼这是?

    所有人不知道的是,他们都在猜测陆云飞是何方神圣,可是作为当事人的陆云飞,脸上是大写的懵逼,心里是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。

    他比这些人还要疑惑,什么鬼,什么情况?

    奶奶的腿的,他不认识这家伙啊。

    陆云飞甚至有点恼火,跪个屁啊,会折阳寿的。

    “起来,我又不是你老子,跪个毛,担待不起。”陆云飞只是看到一大群人欺负一个女人,看不过去,所以站了出来,哪成想,这混蛋脑子有病,竟然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少主,夏文博你总该认识吧,我已经去见过他了。”地上的秦八爷当即开口。

    说到了夏文博,陆云飞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,刚才太过震惊了,没怎么注意少主两个字,难道又是那双纹鱼玉佩的缘故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你先起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秦八爷从地上站了起来,对旁边的手下挥了挥手,那些手下立即走过去,讲酒吧内的客人,一个个都赶走了。

    转过身来的秦八爷,对柳凝烟颇为抱歉的开口:“老板娘,借你的地方一用,今天晚上的所有损失都算我的。现在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,我们之间的事情一会再说。”说完他转向陆云飞,两人走向那边靠近窗子卡座,二十多人围成一圈,将闲杂人等全都都挡在外边。

    陆云飞坐在沙发上,秦八爷恭敬的站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去见过夏文博了?”

    “对,已经见过了,之前就认识,我和他父亲是莫逆之交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因为双纹鱼玉佩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秦八爷点点头之后,拿出了自己那块双纹鱼玉佩,放在陆云飞面前。“少主,你看。”

    八爷,和秦八爷都是外界对他的称呼,他真名秦八指。

    从夏文博那里回来之后,通过仅有的线索,立即调查到了陆云飞的住处和行踪。

    本来要找个机会去见陆云飞的,只是最近很忙,有很多事要处理,其中一件就是和柳凝烟之间的恩恩怨怨。

    他本想等到解决了这女人之后,正式找个机会,和陆云飞见面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今天晚上在这里碰到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拿起桌上的玉佩,看了看,没有任何意外,和自己的那枚,以及夏文博的那枚,全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放下玉佩,陆云飞看着秦八爷:“你老实告诉我,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
相思闲sodu
“少主,其中的事情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直接笑了:“你在开玩笑吗?那你这玉佩哪来的,又凭什么叫我狗屁的少主。”

    “这玉佩来自于我哥哥,他临终前交给我的,让我找到拿着双纹鱼玉佩的年轻人,他就是少主,剩下的他什么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又是和夏文博一样,什么都不知道:“既然玉佩一样,你又是如何分辨,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,虽然我和夏文博的玉佩,和你的看起来没什么两样,但是在你的玉佩上,有细微的不一样,云飞两个篆书字体,刻在玉佩的背后不起眼的地方,少主可以看一下,夏文博当初也是看到了这两个字,才确定你就是少主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赶紧拿出自己的玉佩看了看,没错确实有两个字,虽然不认识,但是简体字是由篆书一步步演化而来的,相关度很大,凭直觉就能判定,这就是云飞两个字。

    确定了这一点,陆云飞没有惊喜,只有日了狗的感觉。

    又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,弄得他心里完全没底。

    收好自己的玉佩,陆云飞看向秦八爷:“那还有没有另外的人,也拥有这样的玉佩?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清楚,少主你要需要的话,我可以去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好,立即调查清楚,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的陆云飞继续道:“行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少主,柳凝烟她……”

    陆云飞瞪了他一眼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秦八爷会意,连忙道: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。”他是个人精,哪能看不出来,少主似乎也对这女人有兴趣。

    也难怪,对这柳凝烟这种极品尤、物,没兴趣的男人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秦八爷让人叫来了柳凝烟,柳凝烟走了过来,看看两人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柳小姐!”秦八爷换了种腔调,客气了很多。“我们之间的事,告一段落了,如何?”

    既然可以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,柳凝烟求之不得:“既然八爷发话了,我照办就是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就是会说话,八爷也不得不感叹。“还有另外一件事,今天晚上这里的事情,希望不要说出去半个字,这是我唯一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啊?八爷,你说什么,我什么都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秦八爷轻松的一笑:“柳小姐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说完他看向陆云飞:“少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直呼其名就行。”少主这两个字搞得他心烦意乱,很不喜欢。

    “陆……”感觉不妥的八爷,立即又换了种称呼:“云飞,有事你可以随时来找我,我都会竭尽所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答应了一声,八爷很受用,转身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边的柳凝烟走过去在陆云飞对面坐下:“陆先生,这次感谢你的仗义执言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从沙发上站了起来:“客气了。”说完他又道:“女人太霸道了不太好,温柔似水,才是女人最强的武器。”

    看着离去的陆云飞,柳凝烟没有言语,心里同样乱糟糟的不知所以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