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59章 老板娘

第59章 老板娘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陆云飞用手指向那边,换了一身黑色性感裙装的那女人,依然是妖艳的不可一世,尤其是那双眼睛,陆云飞不会忘,印象太深刻了。

    她身后跟着七八个汉子,每一个都不是等闲之辈,至少实力不差。

    林雪儿也看到了那个女人,不由的皱了皱眉,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“帅哥怎么了?怎么突然间那么紧张,放心,姐姐我还没那么小气,你赢了是你的本事。”徐娇拍着陆云飞的肩膀,满脸的豪爽之气,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我们也该走了。”陆云飞打了退堂鼓,与此同时和林雪儿对视一眼,示意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“这才到哪,没到凌晨两三点,回去干吗?继续玩啊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没有解释,说的很直接:“没办法,出了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看到陆云飞吞吞吐吐的,徐娇又看向林雪儿:“雪儿,怎么了这是?刚才还不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林雪儿干脆没说话,用手抚摸着额头,压的很低。

    “挺热闹啊,都在呢。”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,陆云飞猛地一惊,向后看去,那女人已经站在他身后,脸上看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,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除了林雪儿之外,剩下的六个人都站了起来,恭敬的喊了一声:“柳姐,刚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对,遇到熟人了,过来打声招呼。”柳凝烟径直走过去,在那六人让开的沙发上,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懵懵懂懂的林雪儿也站了起来,走向自己的那几个朋友,小声在徐娇耳边问:“她是谁啊?所有人都怎么回事?怎么都让开了,一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。”

    柳凝烟所到之处,人群纷纷推开了,不管是抽烟的还是喝酒的跳舞的,碰到了瘟疫一般,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林雪儿的朋友徐娇附在她耳边小声道:“雪儿,你经常出去旅游,没在龙城市,你不知道,这是最近龙城市冒出来的风云人物。黑白两道都吃得开,几个月不到,人送外号夺命柳三娘……几句话说不清楚,等有时间我慢慢告诉你,总之很厉害就对了。”说完她又道:“对了,你看见了没有,她就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娘,你进来这么久了,有没有看到小混混,或者闹事的?一个都没有,别说小混混,就算在道上叫得出名字的人,也不敢在这里闹事。就说最近一件事,有个不知死活的在酒吧里调、戏人家,第二天早上就在下水道发现了那人的尸体。更恐怖的是,你知道死的那人是谁吗?他哥哥也是龙城市有头有脸的人,身家上百亿,人脉各种资源更不用说了,可是最后屁都不敢放一个,死了就白死了,从此之后,夺命柳三娘的大名就这么传开了。”

    林雪儿满脸疑问的多看了柳凝烟几眼,这回这小子惨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男朋友怎么了这是?柳凝烟的表情好像不对劲啊。”徐娇又问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那天在购物广场不小心将饮料,泼了她一身,这家伙还毛手毛脚的拿纸巾帮人家去擦胸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去!”刚叫完,徐娇直接
不可名状舰娘的镇守府吧
用手捂着嘴巴,四处乱看,幸亏捂得及时:“这不找死吗?惨了,这下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林雪儿干脆不说话了,这个女人真有那么恐怖吗?

    柳凝烟的目光,落在陆云飞身上:“我们又见面了,还记得我吧?”

    躲不掉了,陆云飞也懒得去遮遮掩掩的了,反正他又没做亏心事。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,怎么了?萍水相逢而已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淡然的话语,轻松的表情,明显让柳凝烟意外多看了几眼陆云飞:“萍水相逢?那天你做了什么你比我清楚,我的人现在还在医院,今天既然见面了,那就是缘分。对了,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陆云飞。”

    “陆云飞,成年了吗?我可不想和一个没成年的小屁孩在这里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很讨厌被人喊小屁孩,原本那点淡然的表情,收敛了很多,取而代之的是云淡风轻的沉稳:“有人七老八十了,还是个孩子,有的人五六岁,却和一个真正的男人差不多,年龄有什么关系呢?当然你要那么在意,我可以告诉你,我确实超过十八岁了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一句话,原本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,却因为陆云飞此时的表现,变得格外不同。

    很多人已经在讨论,今天这个不知死活的混蛋,明天早上尸体会在什么地方被发现。

    这家伙也是没谁了,翘着二郎腿,一副的不可一世的架势。

    就算富二代的圈子里也没听说过这号人物,现在竟然敢在柳凝烟面前这么放肆,这么耍大牌装逼,可悲又可叹,又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要走向人生的终点了。

    更有的说的更直接,螳臂当车,不作死就不会死。

    听了陆云飞的话,柳凝烟点了点头,纤细的手指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,夹在两指之间,立即有旁边的汉子,走过来拿出打火机恭敬将她手中的烟点着了。

    双指夹着那支烟,放在那晶莹剔透,白里透红的嘴唇上,轻轻抿着吸了一口,随即一口白烟吐出,同样翘着双腿的她,那一抹带着探寻的目光再次看向陆云飞。

    “看来对于今天中午的事情,你很理直气壮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简单的回应,让柳凝烟有点想笑,却忍住了。

    她见过不知死活的人,却没见过如此不知死活的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觉得道歉就够了,那我也无话可说,我这个人有个毛病,喜欢和人对着干,心里不爽的事,就一定要说出来。”柳凝烟挥了挥手,身后的汉子,拿来了一瓶酒放在面前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柳凝烟看着陆云飞:“这瓶酒喝了,我给你个道歉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陆云飞开口,周围便是一阵猛烈的喧哗。

    尤其是林雪儿看到这酒的时候,脑袋嗡的一声,他听别人说过这酒,作为世界上度数最高的酒,喝一小口,嘴巴已经麻木的失去了知觉,整个人浑身脱水,几乎和死无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