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53章 秦叔

第53章 秦叔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一行人回到了qy县刚到酒店,警察就来了。

    将陆云飞带回了当地的警察局,罪名是偷了自行车。

    由林慕瑶出面,和当事人达成和解,赔了点钱,不会给陆云飞留下档案和黑点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,马莎莎和张志龙离开了,房间里就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林慕瑶满脸的不可思议和意外:“你骑着自行车,一路追过去的?”

    “不然咋办,不会开车,也没拦到出租车,事情紧急,只能抢了一辆自行车。“

    林慕瑶简直无法想象,从qy县到那边的小镇上,开车都走了三个小时,这家伙骑自行车要骑多久?

    “你刚才回来的时候双脚一瘸一拐的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没啥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事。”

    林慕瑶一把将他推在沙发上:“鞋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臭的。”

    “臭也脱。”坚定地林慕瑶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无奈的陆云飞脱下了鞋子和袜子,确实挺臭。

    “脚抬起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抬起了自己的脚,一双脚上,十几个透明的水泡,有的已经成了的血泡。

    当看到这只脚的时候,林慕瑶不由的一惊,骑着自行车那么久,这家伙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“疼不疼?”

    “不疼,一个大老爷们,这点事算啥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陆云飞收拾好袜子开始穿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坐好。”林慕瑶去浴室里给他端来盆水。“把脚洗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的她,走到那边,拿出手机给马薇薇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林慕瑶在门外拿到了马微微买来的药。

    走进屋中,将药给了陆云飞:“涂上。”

    已经洗好了脚的陆云飞哭笑不得:“我没那么娇气,这点事还算事吗?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快点的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无奈,拿着那些药,在脚上涂了一遍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真没这个必要,简直多此一举,过几天自己就好了,用不着浪费这些药。

    “回房间休息去,明天可以回去了,下午你不用出去了,张志龙一个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,你以为那些人会善罢甘休,随时都会卷土从来,工地也要防止有人闹事,有人要把你抓走了怎么办?这么漂亮的老婆被人抓了,我还活不活了。”

    林慕瑶没好气的一笑,也没反驳:“你真可以?”

    “老婆,这么说吧,曾经在乡下,一口气跑了几十公里,脚上起泡了算啥,就算是脚崴了我照样走路,我师傅那老头太变、态了,什么问题都没有,你放心。再说了,张志龙那家伙还是差点事,保护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走两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当即在屋里健步如飞。“看吧,什么事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林慕瑶多少可以放心了,她便问了上午的事情:“你会医术?那天在工地上你怎么看出来那家伙没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会医术了,我会的东西可多了,你还记不记得当初进城碰到你妹妹雪儿,给她治腿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确实有这事,林慕瑶想起来了,这
时代巨擘笔趣阁
家伙真这么厉害,什么都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,那个家伙是人为的,吃了一种千日醉的药,吃完之后,三天之内,和死人没区别,没呼吸没脉搏,就算去医院检查也是死人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这个幕后黑手真是处心积虑啊。对了,宋根友又是咋回事,报应的事就不要说了,我可是无神论者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嘿嘿一笑:“果然是我老婆,这么聪明,哪有什么报应,就算是报应,也没那么准。他是急性心肌梗死,再加上当天,由于我识破了那人没死的阴谋,让他急火攻心,情绪激动,再加上在太阳底下站了那么久,不死都难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懂得真多,堪称一个怪才,以前真走眼了,没发现,这家伙身上的优点也是蛮多的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吧,带着你出来,算是这次qy县之行,最正确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老婆,我是你的幸运星,有我在的地方,你财运亨通,无往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上天了,先去吃饭,下午还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跟上去,四个人去了餐厅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陆云飞陪着林慕瑶去工地和下边的分公司转了转,回来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所有的事情总算结束了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这次事情,林慕瑶已经全部处理完了,明天一大早,会返回龙城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刚黑,小镇上灯火通明,霓虹闪烁,来来往往的行人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春秋药房的门,和往常一样的开着。

    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,行色匆匆,走进了春秋药房。

    夏文博从屋里迎了出来,似乎认识这个男人:“秦叔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文博,你真的见到了那个拿着双纹鱼玉佩的年轻人?”被称作秦叔的人,走了进去,在房间里的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五十岁的年龄,不怒自威,丝毫看不出来他的身份和地位,普通的衣服,普通的穿着,和和普通的寻常的他这个年龄的男人,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可是另一方面,那种时间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,以及那双看着挺有深度和内容的眼睛,告诉每一个见到他的人,这个人不简单。

    夏文博恭敬的将一杯茶端了过去:“确实没错,我亲自看了绝对没错。”

    夏文博将昨天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说了:“说来这也太巧了,谁能想到在这里就碰到了。”

    那男人喝了一口茶,茶杯轻放在桌子上,从兜中拿出了自己的一个玉佩,没错,和夏文博的以及陆云飞身上的玉佩一模一样的双纹鱼玉佩。

    他盯着玉佩,自顾自的开口:“很多年了,终于等到了。文博,你爸可以瞑目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叔,我一直不明白,他到底是谁?为什么都叫他少主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憋在夏文博心里很久了,昨天见到陆云飞之后,这样的想法,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“文博,你爸什么都不告诉你,是有原因的,你要理解他的苦心,他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那男人说完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:“既然他在龙城市,我会找到他的,文博,有事电话联系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夏文博将那男人送到门口,依然是满脸疑问之色,一直目视着他消失在街道的尽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