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50章 我是西门庆

第50章 我是西门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天已经黑了,现在赶回龙城市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为了保险起见,林慕瑶的脚还需要点中药,才不会留下后遗症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附近有没有中药店。

    “还疼吗?”背着林慕瑶的陆云飞问她。

    “不疼了,我也没那么娇气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骂我的时候倒是挺泼辣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你先惹我的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林慕瑶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不是说好了不准这么喊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累不累,早晚的事,嫁给我不就好了,我会好好对你的。”

    林慕瑶轻轻一笑:“你当结婚是过家家,我不了解你,你也不了解我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,进了房间,灯一关,脱了衣服,进行细致的全面了解,多简单的事情,一晚上就了解的清清楚楚了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林慕瑶抓着他的耳朵:“让你胡说八道,人又不是动物,就算是动物,人家之间也有感情啊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是猴子变的?”

    “狡辩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喜欢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林慕瑶回答的很快:“反正不是你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擦,还没结婚你就准备出轨了,当我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出你个头啊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笑而不语,不知不觉到了小镇中间的街道上,不远处一家亮着灯的中药铺子赫然在前。

    门口的牌匾上,春秋药房四个字苍劲有力。

    店门两边,还有一副对联,纵使有钱难买命,须知无药可通神。

    陆云飞背着林慕瑶走了进去,立即有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,迎了过来:“先生,你买药还是?”

    将林慕瑶放在那边的椅子上,陆云飞对那那年轻人道:“借纸笔一用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有点纳闷,不过还是走过去,拿来纸笔。

    随手在纸上写了十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,递给那个年轻人:“按这药方抓药吧,一副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自己写药方的还是第一次见,要不是看到这个药方确实合理,那位小姐应该是脚崴了,年轻人才没有对这个不知道有没有医生执照的人发出任何疑问。

    不多久,年轻人拿着包好的药给了陆云飞。

    “媳妇,你没钱吗?”

    “我出门工作不带钱包,钱都在马薇薇那。”林慕瑶不得不回答,心说这家伙也太财迷了,一副药的钱而已。

    在人前,这家伙已经喊出了媳妇这两个字,林慕瑶想说回去还给你这句话,不过她忍住了,那样的话搞得这家伙很没面子的。

    陆云飞拿出钱包,掏出一张钞票,递给年轻人。

    年轻人拿着百元大钞,递给陆云飞找零的钞票,无意中瞟了一眼,陆云飞钱包里的一枚玉佩,提了个不情之请:“先生能不能让我看下你的玉佩?“

    陆云飞纳闷的看了他一眼,这枚玉佩,从小就戴在身上的,他也不知道干什么的,师傅那老头也没说。

    他把玉佩递给那年轻人,疑问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年轻人拿过玉佩,看了几分钟,又递给陆云飞:“这玉佩你一直戴在身上的?”

  
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无弹窗
  “对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少主。”扑通一声,那年轻人直接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陆云飞吓了一跳,什么鬼?什么少主?

    旁边的林慕瑶,也懵了。

    这是新型的诈骗吗?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怎么回事?大哥,我不认识你。”急急忙忙的陆云飞不知道如何是好了,赶紧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。“有话就说,不用跪啊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,是这样的,你看。”年轻人同样拿出了一块玉佩。

    陆云飞接过玉佩,仔细辨认了一遍,确实没看错,和他刚才的玉佩几乎一模一样,上边都有双纹鱼图案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临死之前曾经说过,日后若是见到拿着这枚玉佩的人,就是少主,让我无论如何全力帮助他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用手抓了抓后脑勺:“这……这是真的?”

    情急之下,陆云飞才问了这个问题,其实两枚一模一样的玉佩,已经证明了,这个年轻人没有说谎,世界上没有这么巧的事情,有如此一模一样的玉佩。

    “少主,确实是真的。”年轻人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这才坐下来慢慢聊这件事。

    年轻人姓夏,名叫夏文博,子承父业,继承了家里的中药铺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,是夏文博父亲夏成泽带着一家人来到了这里的小镇上,一住就是几十年,主要靠着经营中药铺为生。

    陆云飞问了很多有关他父亲的事,试图找到有关自己身世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只可惜,夏成泽死了,临死之前,也仅仅只是交代夏文博,有一天见到了一个有双纹鱼玉佩的人,他就是少主,让他全力帮助他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什么都没说,陆云飞从这里找到自己身世突破口的打算落空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,一切随缘吧,反正我也不知道我从哪来的,我父母在哪,这么多年,我已经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夏文博不断点头:“少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直接喊我名字就行,陆云飞。”少主这两个字太别扭了。

    “行,云飞,天色也不早了,今天晚上你们就在这里住下吧,药我拿去熬。”

    有了现成的地方,陆云飞自然乐意,反正省下了住宿的钱。

    夏文博拿着那副药走了,林慕瑶纳闷的看着陆云飞:“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世?”

    “我是孤儿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陆云飞无奈的一笑:“真是矫情,有什么不能提的,孤儿就孤儿怎么了?我能吃能喝,也能睡,碍不了别人,也没多伤心,你是不是棒子的言情电视剧看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有可能你身世显赫,是某个大人物的儿子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赶紧嫁给我,不然到时候,喜欢我的女人能从这里排到龙城市,哪里还有你的位置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正好,祝你喜结良缘,早生贵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娃儿他妈,你是不是天生的有出轨的倾向,比如,武大郎他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滚,你才是潘金莲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西门庆啊,这不正好一对吗?”

    林慕瑶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