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39章 有炮不约非君子

第39章 有炮不约非君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到了那边傅晓妍的车中,已经看不见赵友恒了,傅晓妍推开了陆云飞:“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话的,我这么帮你,不说谢谢就算了,竟然还骂我,我多冤啊。”

    不说还好,一说,傅晓妍就炸毛了:“刚才手放在哪?谁让你摸的?谁让你亲的,在楼上说好的有言在先,你当放屁,不是不要脸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为了演的更像,更逼真吗?我那么卖力的演,我容易吗我,我本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啊,心寒啊。”

    傅晓妍直接上车了:“你慢慢心寒吧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,把我丢这?”

    “活该。”傅晓妍关上车窗,汽车一溜烟开走了。

    我去,不就是亲了一下,摸了一下,至于吗?

    无奈的摇头的陆云飞,走到那边,找了自己的自行车,飞骑而上,狂奔在龙城市的大街小巷。

    回到陆家,一切正常,林慕瑶早回来了,似乎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晚饭还没好,陆云飞回到房间,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,正准备去客厅的时候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拿起来一看,是傅晓妍那女人打来的,真是阴魂不散啊。

    “姐姐,又怎么了?能不能消停会!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姐姐……”话说到这,傅晓妍自己顿住了,她确实比这家伙大,叫姐姐也没什么问题,索性不管了,直接开口:“赵友恒那混蛋才是真的阴魂不散,我现在在餐厅和他吃饭呢,偷跑出来,在洗手间打的电话,你快点过来啊!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你男朋友,我凭啥过去?”

    “帮人帮到底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把我扔到公司,我走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陆云飞用手摸着下巴,沉吟了一会:“看你这么有诚意的份儿上,帮你一次。不过,你贱啊,他请你吃饭你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赵家在龙城市也是有权有势的家族,而我只是一个打工的,这混蛋打电话给我,威胁我,说不去的话,让我没办法在公司里混了。你也知道我好不容爬到现在这个位置,我可不想,被这混蛋给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活得真累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累吗?你以为当个女人容易?”

    陆云飞打断了她的话:“行了,一会该哭鼻子了,最见不得女人哭了,我马上到。”

    从二楼上下来,碰到了在客厅里的林雪儿:“饭快好了,你要出去?”

    “有炮不约非君子啊。”轻松说完的陆云飞,笑着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,约炮,就你,约个毛,和基、佬约吧。”林雪儿没好气的嘀咕了一声,继续看电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,二十分钟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陆云飞那家伙还没出现,坐在赵友恒对面的傅晓妍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这家伙到哪去了,怎么还不到,该不会跑路了,不来了?

    答应好的,怎么能食言呢?

    半个小时该到了。

    傅晓妍甚至有点后悔了,这家伙
我和大圣是兄弟吧
有信誉吗?有脸皮吗?

    要是一会,赵友恒这混蛋提出更过分的要求,怎么办?

    越想越着急,越想越觉得相信这家伙就是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相比于傅晓妍的着急,对面的赵友恒却是吃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他堂堂的赵家大少爷,陆云飞拿什么和他比?

    演戏也就罢了,还打肿脸充胖子的装逼,那就是十足的找死了。

    想要搞到这个女人,还不是简单的事情,就算他们真是情侣,赵友恒也有把握将傅晓妍抢过来。

    赵友恒放下了刀叉,端着红酒杯,含情脉脉的看向傅晓妍:“来吧,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傅晓妍端着杯子,和赵友恒碰了一下,没有喝,放在桌子上,另一种清冷的表情看向赵友恒:“赵公子,赵大少,别玩了行不?放过我,我玩不起。”

    赵友恒喝了一口红酒,这才道:“和一个小保安能玩得起,和我玩不起?”

    “你还看不出来吗?我只想要平平淡淡的生活,对豪门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呵呵,呵呵!

    赵友恒连笑两声,心道这个女人还真是爱演:“这个理由,实在难以说服我,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,难道还不够啊,让你少奋斗几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答应了你的要求成为了你的玩物,几年之后,年老色衰,被随手扔到一边,继续用同样的方式,去找别的年轻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。”赵友恒一脸的郑重其事:“我是真的喜欢,想和你结婚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拉个巴子!”

    一声陌生的声音,从那边响起,楼梯口,陆云飞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哪个混蛋,敢抢老子的女人。”慢悠悠的走过去,盯着赵友恒:“原来是你这个混蛋,三番五次想抢老子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真是大煞风景,赵友恒杀人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有个机会,和傅晓妍单独出来吃顿饭,这混蛋又出现了,这是故意和老子作对的吗?

    啪的一声!

    赵友恒拍着桌子站起来:“姓陆的,也不看看你自己的德行,给脸不要脸。中午的时候,我已经和你说过了,不要插手我和傅晓妍之间的事情,你只不过是当个挡箭牌而已,你真以为自己是人家男朋友了,没有老子的出现,你连个当挡箭牌的机会都没有。人贵自知,可是你没有,你有什么?进城的民工走了****运,当了一个保安。一个月能赚多少钱,你赚一辈子的钱,只能在市中心买个厕所。你拿什么给傅晓妍幸福?用你的嘴皮子,用你不值一毛的甜言蜜语,和画饼充饥的大梦?醒醒吧,你这一辈子就这样了,注定只能是个永远看着别人脸色行事,低头哈腰的看门狗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就连傅晓都听不下去了,她有点不忍心,是她拽着陆云飞掺和进了她和赵友恒的事情,现在却被人指着鼻子痛骂,骂的很难听。

    傅晓妍直接开口:“赵友恒,你别太过分了,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,眼中只有钱吗?”

    陆云飞倒是挺淡然,右手搂着她的肩膀:“亲爱的,别生气,有的人的铜臭味,已经突破天际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