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6章 死了?

第6章 死了?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坐进车中,陆云飞将林雪儿放在座位上,之前四处乱看的眼睛,老实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坐前边去。”车门关上,林雪儿立即对陆云飞指了指副驾驶的位子。

    “卸磨杀驴啊你。”陆云飞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承认你是驴,可以这么理解。”

    你才是驴,你全家都是驴。

    算了,懒得和这小妞一般见识,还是早点进城里去找林华清吧。

    陆云飞打开车门下车,坐进了副驾驶的位子上,司机立即开车。

    “男人是不是都一样,好色无度?”忽然间林雪儿没来由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司机和陆云飞对视一眼,作为男人,听着挺刺耳。

    “苏明轩那混蛋,怎么可能代表所有男人,你太看得起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在我面前提这个名字。”林雪儿加高了声音。

    不提就不提,陆云飞不言语了,这小妞也挺倒霉的,碰到这么一个人渣。

    嘀呜,嘀呜!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两声响亮的警笛,在汽车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一辆警车横亘在路边,逼停了他们这辆车。

    “下去看看怎么回事?”林雪儿让司机下车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司机打开车门走下车,一个女警走向那个司机,询问了几句,走近这辆车。

    女警敲了敲车门,陆云飞打开车车窗,看到了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,俯身看着他,警察制服包裹的完美的身材,更让那绝美的长相,平添了几分妩媚。

    猛一抬头,或许是习惯的问题,陆云飞的那双眼睛不由的看到了,那一对高耸的胸器。

    真是不进森林,不知树木高,不进城不知女人的大啊。

    “下车。”女警摘下墨镜,还算客气的声音,让陆云飞下车。

    咽了口唾沫的陆云飞从车上下来,扫了一眼女警:“警官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人举报你是小偷,请跟跟我们走一趟,回警察局接受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小偷?”陆云飞忍不住笑了:“警官你搞错了吧,你要说我偷人都比我偷东西靠谱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当然没有搞错。”油腔滑调的家伙,这样的人池婉青见得多了,作为刑警队的著名的警花,池婉青对付这样的小毛贼自然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,你绝对搞错了,不然的话我跟你睡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池婉青狠厉的目光,陆云飞赶紧改口:“跟你姓,姓,失误,失误。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有没有搞错,回警察局就知道了。”啪嗒一声,池婉青给陆云飞戴上了手铐。

    尼玛,老子什么都没干啊,什么小偷,偷你妹啊。

    “警官,你是不是失恋,再不就是离婚,要不就是当小三了……这脑子混乱的不清啊。”身正不怕影子斜,陆云飞也没在意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霸王龙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情况不对劲,林雪儿也从车上下来了,再怎么说,这家伙刚才也帮了大忙,让他看清了那个人渣的真面目。“警官,怎么回事?我可以作证,我们一直都在一起,什么小偷,不可能吧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从车上下来的林雪儿,池婉青不为所动:“一切等调查结果出来之后自有公论,警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放过一个坏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该告诉我,是谁举报的?是不是苏明轩。”林雪儿已经猜出来了,这家伙纵然眼睛不老实,但品行不坏,偷东西,那怎么可能。这家伙刚刚进城,也不可能有仇家,除了苏明轩没有第二个人,很显然,就是苏明轩这混蛋打击报复。

    “无可
猎杀全球小说5200
奉告。”池婉青抓着陆云飞上了那边的警车。

    “陆云飞,你放心,我会救你出来的。”老远的,林雪儿喊了一声,迅速上车,让司机开车,在车上,她给自己的父亲林华清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龙城市公安分局的审讯室门外,两个警察在那里小声嘀咕着。

    “看见了吗,池婉青又抓人了,这家伙这回惨了,恐怕他还不知道池婉青这霸王花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上次抓了个强奸犯,池婉青竟然一怒之下把人家的蛋蛋踢爆了。被局里停职,还是死性不改,上次抓了个出轨男,要不是队长拦着,八成进宫当太监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这小子挺年轻的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初生牛犊不怕虎,看那架势,肯定嘴巴上不饶人,可怜啊,要乖乖的认罪伏法,最后的下场可能还好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两人都是摇头。

    审讯室里,陆云飞双手带着手铐,坐在前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池婉青手中拿着一支笔,坐在陆云飞对面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姓名?”

    “陆云飞。“

    “性别?”

    陆云飞不耐烦的东看看西瞧瞧:“警官你没长眼睛?”

    “废什么话,问什么你答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可男可女,可攻可受,可大可小,可粗可硬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池婉青猛拍着桌子:“别嚣张,这里是警察局,你这种小瘪三我见得多了,最好老实点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举起双手,厌烦的掏了掏耳朵。

    “有人说你偷了他身上一块价值二十万的贵重手表,现在手表在哪?”

    “拜托,我还说你偷了我呢,昨天晚上将我强行绑在床上,三十六式,七十二式花样玩尽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池婉青怒喝一声:“你以为你不说就行了,别耍嘴皮子,对你没好处。”池婉青双手撑着桌子,怒斥陆云飞。

    我靠,要了老命了。

    制服魅惑,包裹着的完美身材,生气之下,鼓鼓囊囊的胸前,晃得陆云飞直眼晕。

    要死了,妈啊。

    看到陆云飞压根就没听进去她话,那一双贪婪的眼睛,正盯着她胸前乱看,气不打一处来的池婉青,走过去抓着陆云飞的衣领:“小子,不给你点厉害瞧瞧,你是不知道我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急嘛,怎么上手了,我愿意为了人民警察无私献身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狠抓着陆云飞,池婉青奋力摇晃了几下:“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间,陆云飞翻着白眼,浑身剧烈抽蓄转眼间,躺在椅子上不动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装死?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小子别装了,这点小把戏还想骗人。”池婉青推了他一下,陆云飞没动。

    这小子又不是玻璃做的,她只是晃了几下,怎么可能就死了,骗鬼呢。

    “混蛋,起来了,别装。”池婉青在陆云飞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还是没动,陆云飞一动不动的躺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不会真晕了吧?

    意识到不妙的池婉青,赶紧去了试了试陆云飞的鼻息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竟然没气息了。

    还不愿放弃的池婉青,摸着陆云飞的手腕,试了试脉搏。

    呀!

    池婉青脸色一变,没脉搏了。

    还不死心的池婉青,耳朵放在陆云飞的胸口,听了听,随即,一屁股坐地上了。

    妈呀,晃了几下,咋就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