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都市透视狂医 > 第1章 腿玩年

第1章 腿玩年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时值中午,在通往龙城市的公共汽车上,陆云飞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他做了一个很美的梦,进城之前老头说,他进城了,就能找到媳妇。

    陆云飞高兴的三天三夜没睡觉,此时在梦里,洞房花烛夜,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,坐在床上,妩媚的笑着看着他,很好听的声音呼唤着,相公该就寝了。

    猴急猴急的陆云飞还有什么说的,脱衣上床,饿虎扑食,眼看着扑倒美女的时候,被什么碰了一下,好好地梦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扰人清梦,哪个玩意这么缺德,生孩子没屁眼的混蛋,刚睁开眼睛,正要骂骂咧咧的开嗓了,却看见旁边刚才的空位上,一个美女,表情复杂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美,美得冒泡,和梦中的媳妇同样的好看,简单白色的t恤,下身是很短的超短牛仔热裤,那双大白腿,白的晃眼,陆云飞赶着时髦,心里不由自主的来了一句,腿玩年啊。

    再往上看,那一张脸,精致的五官,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,用村里那些老爷们的话说,这就是画上的女人,贼漂亮了。

    难道媳妇复活了,来到身边了?还是梦没醒,梦里的媳妇就这样。

    旁边的林雪儿,还以为遇到了一个神经病,痴痴傻傻的,她美目一瞪,她用手指了指陆云飞的胳膊:“拿开你的猪爪子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回过神来低头一看,他的那只手正放在腿玩年的那只腿上,闪电般的迅速抽回,娘的,刚才梦里总觉得抓着什么东西很舒服,竟然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美女,不好意思,都怪我这只手……”陆云飞表面上略显尴尬,心里美滋滋的嘿嘿一笑,运气不错哎。

    林雪儿懒得和这个乡巴佬一般见识,厌恶的用手指了指他嘴角的口水:“先擦干净了再说话。”刚才要不是确定,这家伙确实睡着了,碰到了她的腿是无意识的动作,她早一巴掌扇了过去。

    陆云飞使劲擦了擦嘴角的口水,用嘿嘿直笑,掩饰自己的尴尬,尼玛,老子这么纯洁,怎么会发生这种事,这位美女,你也太不自重了,出门在外,穿那么少的衣服,害得我……

    “那啥,我有点口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鬼才信。”林雪儿转过去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林雪儿再也受不了这家伙那一副猥琐的气息了,一副几辈子没见过女人的嘴脸,要不是现在车上没座位了,她才不会坐在这家伙旁边。

    要说吧,林雪儿对这家伙的第一感觉还行,虽然穿的土拉吧唧的,简单的t恤,洗的发白的牛仔裤,地摊上十几块的帆布鞋,但看起来人挺精神,张的也有点帅气的样子,稍微打扮一下也是个十足的帅哥了。况且和那些小鲜肉,奶油小生不同,这家伙身上有一股很强烈的阳刚之气,比那些满大街中看不中用的小鲜肉,伪娘看起来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奈何,这么一具好皮囊,偏偏是个猥琐下流的胚子

    林雪儿不理这家伙了,这家伙装作一副看窗外景色的样子,时不时的还要偷瞄一下,她那一双,让很多男人流口水,梦寐以求都要摸一下的大白腿,林雪儿再也忍不住了:“看什么看?流氓。”

    “美女哎,这话就不对了,看女人,欣赏美好的事物,怎么能是流氓呢?如果这是流氓,那些穿着很少的衣服在大街上,夜店里,挤眉弄眼的美女是什么。再说了,我没偷看,我正大光明的看,身正不怕影子斜,有啥好怕的。还有,我只看看怎么了?你也没少什么是吧?”

    “强词夺理,不可理喻。”林雪儿双手抱于胸前,一副懒得理你的架势,这家伙一本正经的话说八道,刁民一个。

    陆云飞也不理会林雪儿的愤怒,用手摸了摸鼻子,总算收敛了很多,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,可是不经意
金牌主持最新章节
间,眼睛撇到里边的时候,那双眼睛又离不开了。

    这点小九九自然逃不过林雪儿的眼睛,她没生气,反而露出一个美到让陆云飞流鼻涕泡的甜甜的笑,单手自然而下,从自己的腿上一划而过:“怎么样?好看吗?”

    咽了口唾沫的陆云飞梗着脖子,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:“好看。”妈啊,想干啥,老子定力真不行。

    “想摸吗?”

    陆云飞彻底懵逼了,这……这是传说中的艳遇吗?

    “嗯,想……”还是处男一枚的陆云飞,紧张到声音都变形了。

    林雪儿将自己的腿伸向陆云飞:“给你,摸吧。”

    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,有豆腐不吃是太监,陆云飞也不客气,伸手握住了林雪儿修长的美腿,正在如常所愿,大呼过瘾之时,林雪儿脸上原本甜甜的微笑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丝狠厉的目光,紧接着,右手从背后迅速抽出,黑色瓶装的防狼喷雾对准陆云飞面部。

    让林雪儿惊讶的一幕发生了,原本所有注意力,还在她腿上的陆云飞,右手瞬间而出,抓住了她的手腕,在她按下了按钮,喷出喷雾的时候,迅速往前,紧接着便听到了前排一个胖子,啊的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林雪儿倒也是冰雪聪明,暂时压下了计谋没有成功的失望,挽着陆云飞的胳膊,倒在他肩膀上假装睡觉。

    陆云飞会意,同样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那个胖子眼泪直流,呼吸道难受的厉害,向后看去,两人都在睡觉,什么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大吼了几声,也没人反应,好在那胖子到站下车了,临走之前,还不忘继续骂骂咧咧几句走了。

    汽车从新开动,林雪儿迅速放开了陆云飞,长出一口气:“都是你,扫把星。”

    “我救了你一命哎美女,要不然那胖子知道是你喷的防狼喷雾,指不定对你干点什么事呢。看人家那块头,你能反抗的了吗?”

    “闭嘴,怎么都是你有理。”林雪儿懒得浪费口舌,牙尖嘴利的家伙,讨厌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我有理,最毒不过妇人心啊,谁让你阴我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活该,无耻。”林雪儿背靠着椅背不言语了,倒霉啊,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。

    “好男不和女斗,看在你马上就要死的份上,我不和死人一般见识,死者为大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林雪儿如同被锋蛰了一般,暴怒而起,本就鼓鼓的胸前的t恤撑的更有女人味了。“混蛋你咒我,你才是死人呢,你才死者为大呢。”简直不可理喻,这素质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陆云飞指了指她膝盖的地方:“那里被蚊子咬了,看见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用你说,山里本来蚊子就多,有什么好稀奇的,你没被蚊子咬过?”林雪儿怒目而视,她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人,想用这种把戏,自以为能骗她这种出门在外的小姑娘,做梦呢。

    陆云飞也不着急,不慌不忙的开口:“可是这不是一般的蚊子。”

    “编,接着编。”

    陆云飞叹了一声:“不信拉倒。”

    汽车里恢复了平静,没人说话,林雪儿也懒得理会这个满嘴谎言的家伙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林雪儿突然间发现自己膝盖右侧的地方本来被蚊子咬了,起了个小包,没想到这个小包,短短半个小时已经增长了好几倍,看着挺恶心也害怕,整条腿也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这里还是山里,到龙城市要去县城转车,估计还要两三个小时的路程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这条腿要是废了,还不如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忍着没叫的林雪儿,不由的看向旁边那个闭着眼睛睡觉的家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