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醉迷红楼 >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女儿国

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女儿国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哇哈哈哈!”

    见满堂静声,都满面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,环三员外得意之极的仰头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“哇哇!”

    身边小幺儿恍似比过年还高兴般,一蹦老高,扑到环三员外欢喜不尽道:“三爷真是太厉害了!如今竟连诗都会作了!

    了不得了!”

    环三员外闻言又哈哈一笑,扫视一圈后,见效果居然这般好。

    心道怪不得穿越前辈们总是不要脸的抄诗,不管应不应景,都理直气壮的当成自己的。

    原来真能唬住人!

    他前世背过的诗词其实不少,但说实话,考完试没用多久就全忘了。

    顶多也就能记住几句名句。

    唯独太祖爷的几首诗词记得很清,因为他是太祖粉……

    好人有好报,这会儿居然用上了。

    “喂,自吹善作诗的小娘皮,快做一首来压过我,不然就赶紧唱曲儿,唱十8摸!”

    环三员外趾高气扬小人得志道……

    身边狗腿儿跟着叫嚣:“对,快唱小曲儿,!!”

    徐妃青满脸苦涩,想了又想,最终还是颓然一叹,摇头道:“奴家着实做不出更适合的诗词来,可……可奴家也不会唱……不会唱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会,那也不会,你到底会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大恶人果然永远可恶,得理不饶人,凶狠狠道。

    身边小幺儿也跟着可恶,为虎作伥叫嚣道:“对,你到底会做什么?

    那你会吹箫吗?快给三爷吹箫!!”

    天地良心,小幺儿只是方才听了环三员外这么一说,才记下了。

    根本不解其中深意。

    可她此刻这么一叫,顿时引来无数啐骂声。

    潇湘公子、云来公子、蘅芜君甚至连明珠少爷都怒视过来。

    小幺儿眼神迷茫,不晓得让吹个箫怎么会犯众怒……

    其她人见她这幅模样,便知道罪魁祸首不是她,又纷纷瞪向环三员外。

    这不要脸的怎么敢在这种地方要求这种事……

    环三员外学着小幺儿的模样,也是一脸的茫然不解,你们在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自然又迎来一阵啐骂声。

    徐妃青一张脸更是羞愤的通红,她出身风尘,又怎会不知吹箫为何意?

    可她却从未想过,有朝一日会被人这样要求,一时间,眼泪都落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她这般惨然,其她十一个花魁,似也悲从心来。

    仿佛都被要求给环三员外吹箫一般,也都落起泪来……

    经过好一阵的相处,那十一个花魁已经用她们的温柔、体贴、知心,和她们的学识修养,赢得了一众公子哥儿的欢心和认可。

    此刻见她们落泪,居然纷纷心疼不已,继而指责起粗鄙不堪的土豪员外和小龟.奴来。

    怎可如此唐突?

    这些公子哥儿不护还好,一护,反而激起了花魁们的心事,愈发流泪不止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欢.场气氛,一扫无余。

    潇湘公子居然泪眼汪汪道:“环儿,你何不帮帮她们?她们这样的人,原不该受那样的屈辱……”

    她自然知道方才只是玩笑话,可也知道,这些花魁早晚会有这样一天,因此同情心大盛。

    环三员外见戏穿帮了,索性将脖颈上的大金项链取下,丢一旁,无奈道:“你们就不能等玩完今天再说嘛,好端端的……

    总不会让她们吃亏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云来公子史湘云气道:“就算多给她们些银子,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她素来蕙质兰心,心思机敏,在家里姊妹中最有急才。

    寻常对对子绝句,一个人能和一群人放对。

    却不想,今日陪她的那两个花魁,居然不逊色于她,那名唤寇如意的,甚至还高她一筹。

    史湘云性子疏阔豪气,见别人胜过她,非但不妒,反而钦佩。

    想想这样的奇女子,日后要被逼无奈,给某些王八蛋凌.辱,她心里就气不过。

    怒视贾环……

    贾环看着史湘云好笑道:“就算咱愿意帮她们,她们也得乐意接受才是。

    我倒是可以让她们过上自食其力的日子,可她们未必就愿意舍弃现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受用荣华富贵被人奉承的生活。

    不信你问问她们,是否愿意干一个冷冷清清的清贫绣女工?

    一天劳作六七个时辰,干一年挣的银钱还远不如和人谈笑一个时辰,做一首诗得到的多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此言一出,不少人眼神闪乎起来……

    史湘云闻言,忙看向身旁的寇如意,道:“如意姑娘,你若能脱去贱籍,可愿甘守清贫?”

    寇如意看起来倒是个刚烈的,毫不犹豫道:“但凡有一分希望能得清白自由身,奴家都愿意。

    当初年幼,家中清苦,被卖入贱籍。

    自懂事之日起,就无日不想重新做人。

    才下十分苦功,随师父学习琴技文墨。

    若再复良籍,纵然日日辛劳,生活清苦,又有何妨?

    总比以后人不人鬼不鬼的活下去强……”

    上头的赢杏儿这会儿才从那首帝王诗中完全收回心神,此刻听寇如意这般说,嘴角弯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似嘲笑,也似欣赏。

    这些女子,当真了不得。

    寻常情况,哪个花魁会说出这样的话?

    还是当着第一次相见的人,还是被胁迫而来……

    可是,她们就是说了。

    显然,她们在极短的时间内,就洞察了这家人的人心。

    起码不坏,甚至可以信任。

    信任这个词,对这些风尘女子来说,从来都只能用奢侈来形容。

    然而,她们还是这么果决,尤其是这个寇如意,十分难得。

    她们也算是破釜沉舟了……

    但这种魄力,这种眼力,别说寻常闺阁女子,就是寻常须眉男儿,都不会有。

    当然,赢杏儿也理解她们的心思。

    今日这十二花魁被虏入慈园,被恶名远扬的京中权贵“祸祸”后,清名不再,回去后清倌人自然也就做不成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只能沦为真正的风尘女子,去接客卖肉,为青楼赚银子。

    那种日子对于她们而言,也的确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若不抓住这难得的做人机会,她们才是真的要毁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赢杏儿能了然这些,史湘云却没想那么多,她听寇如意说罢后高兴不已,自觉没看错人,回头又看向贾环,眼神明亮。

    贾环笑道:“只要你高兴,我自然没问题,这不算
群岛上的王者sodu
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史湘云闻言,心里甜蜜之极,大眼睛转了转,又道:“环哥儿,真要她们去做绣工啊?还要一天劳作六七个时辰?”

    贾环莫名道:“她们自食其力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史湘云迟疑了下,道:“自食其力是对的,可我总觉得,她们去做绣工,会不会太委屈了?”

    贾环眉尖一挑,呵呵一笑,看向寇如意,道:“你觉得委屈吗?”

    寇如意情商极高,自然不会说错话,忙屈膝一福,道:“不委屈,能得清白身,已是三世修来的福气。焉敢贪心不足?”

    贾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就听林黛玉道:“环儿,还有若水姑娘和可儿姑娘!

    她们都极会作诗的,你可不能让她们去做劳什子绣工……”

    贾环忙笑道:“好说好说,林姐姐开口自然没问题……”然后就见史湘云柳眉倒竖,怒火万丈的瞪眼过来。

    贾老三,你娘希匹!

    一旁赢杏儿看到这一幕,真真忍不住抚掌大笑,怀里居然还搂着一个娇俏的花魁……

    贾环忙救火,赔笑道:“别急别急,你也一般,刚才只是玩笑……

    另外,若只捞她们几个出来,这种小事,我都不稀得去做。

    这点动静,也是我贾环做的事?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薛宝琴捧哏道。

    贾环冲她挤了挤致谢后,正色道:“我听说,落入青楼的女孩子,除了一部分是采买过来的外,还有许多是坑蒙拐骗来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徐妃青似猜到了什么,眼神隐隐激动,点点头,道:“是,寻常百姓,纵然实在活不下去了要卖女儿,也可卖到大户人家做丫鬟,何苦卖到那见不得人的火坑里去?

    所以,极多姊妹,都是被偷骗而来的。

    清倌人从小就要进楼里学习妓艺,这些人要求资质要高,颜色要好,所以更多是被偷抢而来的。”

    贾环闻言点点头,对林黛玉、史湘云等人道:“你们都想救她们吧?”

    林黛玉史湘云等人面面相觑,点点头……

    贾环一拍掌,笑道:“那好,我就将她们都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赢杏儿刚吃了口酒,就悉数喷出,惊诧的看向贾环,道:“环郎,你要把那些姑娘都抢出来?秦淮妓家可着实不少人呢。”

    贾环呵呵笑道:“今儿算是有大收获,正愁操办女儿街的人手不够,寻常女子应付不来这种事。

    没想到瞌睡来人送枕头!”

    赢杏儿想了想,哑然失笑道:“你还真会想,不过,也不失为一种法子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你怕是要让某些人惊掉下巴。

    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,可你这下江南的第一把火烧的也忒邪门了些。”

    贾环哈哈得意一笑,道:“总不烧一把火,那些人反而睡不着觉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眼神又落在林黛玉、史湘云等人身上,道:“人我抢回来后,你们可要负责管起来。”

    林黛玉傻眼儿了,道:“那……那得管多少人?我怕是做不来……”

    接收一两个花魁也就差不多了,真要管几十上百个……那她成什么了?

    老鸨?!

    连一向好强的史湘云都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她亦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贾环哈哈一笑,道:“别怕,我会给你们找几个好帮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帮手,谁?”

    林黛玉问道。

    薛宝钗面色隐隐有些异样,她许是以为贾环要她给林黛玉打下手……

    贾环呵呵笑道:“帮手就是今儿陪你们的这几个。

    所谓可怜人必有可恨处,这话虽然绝对了些,但人心总是难测。

    咱们今儿救了那些人,有不开眼的,说不定还觉得咱们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给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。

    你们面皮薄,拉不下脸来训斥,说不得还会气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几个正好可以帮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徐妃青等人无不暗自翻白眼儿,好似她们面皮多厚一般……

    不过,心里也无不震动。

    老天爷,大人物到底是大人物,出手就要捅破天!

    她们心中隐隐激动,想见证传奇……

    薛宝琴弱弱问道:“环哥儿,不是救她们出来,与她们清白自由身么?怎地还要管教?”

    贾环看傻子一样看着薛宝琴,道:“让她们做苦力呀,咱总不能白干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薛宝琴当真了。

    贾环呵呵笑道:“我们若不帮她们谋条生计活路,她们怕会更惨。”

    薛宝琴登时醒悟过来,“哦哦”了两声,不好意思的抿嘴一笑。

    贾环笑了笑后,道:“那就这般说好了,我这就去捞人,回来后你们自行分配。

    哪些要分给姐姐手下织绣局里做绣工的,哪些是会算账的,可以帮忙管理查账。

    哪些懂得胭脂水粉,绫罗绸缎的,可以到女儿街上当伙计或者掌柜……

    这女儿街不止在金陵会设,江南其他省地也会设立。

    人手永远都不会够用。

    寻常女孩子,哪会做什么?

    等人找来后,就在慈园里,你们先演练演练……”

    徐妃青听的糊里糊涂,只听明白似乎这位贵爵是想找她们来做事,当伙计掌柜?

    她弱弱问道:“那女儿街,是什么?”

    贾环呵呵一笑,对赢杏儿道:“你给她们说说吧,我去干活,活动活动筋骨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一个个都忙的跟什么似得,我也不好老闲着。”

    赢杏儿哈哈笑道:“去吧,回来后这慈园就该改名女儿国了。想想京里的人听到信儿后的模样,我就高兴。”

    贾环干笑了两声,浮想了下那位听闻此事后咆哮的样子,冷不丁打了个寒颤,带上小幺儿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他答应过她,有机会带她闯荡江湖。

    今晚,就是最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两人还没出门,就听赢杏儿的声音遥遥传来:“驸马,你就说受今儿这十二姑娘的举报,不忍江南黎庶受害,特调兵揭此恶事!

    可不要昧下这十二个丫头的功劳……”

    贾环头都没回,高高举起手,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徐妃青、燕弱水等人的面色却同时巨变,经此一夜,她们除了紧跟着这些恶男奸女外,天下之大,再无她们容身之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前章那首帝王诗最早出自李世民,独坐井边如虎形,柳烟树下养心精。春来唯君先开口,却无鱼鳖敢作声。

    但太祖十六岁写的那首感觉更霸气些。

    另外,大家端午节快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