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醉迷红楼 >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作诗,帝王诗!

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作诗,帝王诗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作诗,帝王诗!

    揉了揉小幺儿的脑瓜后,环三看着徐妃青,道:“别说他未必能进士,算了进士,又能如何?

    了不起是一个六七品小官儿,想起居八座,官居一品,至少得要三十年。

    算官居一品,都未必能拿出一万两银子,他能有几两银子,替那蠢丫头赎身?”

    徐妃青叹息一声,道:“不用他的银子,奴家姊妹们,攒的梯己银子多少还有些,未必不能够赎身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今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环三见她面色犹疑,欲言又止,便问道。

    徐妃青苦笑一声,道:“若无侯爷……员外爷相招,过个二三年,总能攒下一笔私房,将来兴许能赎身出去。

    可今日来此慈园,待回去后,怕再做不得清倌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环三闻言一怔,随即面色古怪道:“这叫什么话?我传你们来,又没糟蹋你们。回去后依旧完璧,凭什么不能再做清倌人?”

    徐妃青听他说的耿直,俏脸浮现一抹羞红,但随即眼又是凄苦之色,轻声道:“不管如何,在那些人眼,奴家姊妹们,都已经是不贞之身了……”

    环三冷笑一声,道:“你别告诉我,你们没被其他高官招去做客过!”

    徐妃青面色微微一变,想说什么,到底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这下,连小吉祥子都体会出内含义了,气恼道:“好不识趣的一群酸秀才,还敢嫌弃我家三爷不成?也不瞧瞧他们什么德性,我家三爷又是什么德性……哎哟!”

    徐妃青面色古怪的看着眼前闹成一团的主仆二人,心里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   环三和小幺儿打闹罢了,看着徐妃青玩味笑道:“这么说来,你们过来服侍爷一回,回去要身价大减了?”

    徐妃青迟疑了下,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环三呵呵一笑,道:“我怎么听说,有的姑娘服侍完名人后,都是身价倍增的。

    怎么,老子在江南还不够有名?”

    徐妃青为难住了,她都不知该用什么措辞来描述贾老三在江南的大名……

    环三不再顽笑,道:“如果给你们一个自食其力的机会,放弃现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被一群王八羔子围着哄着骗着的日子,你们自力更生的生活,可愿意?”

    徐妃青闻言一怔,有些艰难道:“侯爷所言……可是……可是脱去贱籍,从良成民?”

    环三想了想,道:“也可以这样说,唔,对的。”

    徐妃青面色忽然激动道:“愿意,怎地不愿……”

    她们费尽心思,不是为了脱去贱籍,恢复良籍,重新做人么?

    可话没说完,卡了壳,面色晦暗道:“我们自幼生在楚馆,所学皆是服侍人的能为,出了这里,又如何能活?

    再者,想脱去贱籍,又谈何容易?”

    环三道:“按理说,现在愿意与你们赎身的高官巨贾应该不少。你们怎地不找个好的嫁了?”

    徐妃青摇头道:“奴家这等人,这等出身,不要痴心妄想登高门了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前辈这般做,可这般做的下场,却是嫁做商人妇还要凄惨。

    嫁做商人妇,算沦落悲惨,也要到年老色衰后。

    可一入高门,规矩森严可怖,要不了二三年,也香消玉殒了……

    从无例外。”

    此言,连环三都忍不住微微动容。

    从无例外四个字,满满的血腥气。

    环三沉吟了下,笑了笑,道:“我这个人,虽然多行霸道之事,但也最公道。

    本只想请你们来家里做做客,陪我几个……好兄弟,聊聊天。

    不想无意间竟行了坏事。

    不过你放心,总不会让你们因此而受累的。”

    虽不知这位恶名满江南的侯爷到底有什么法子,可他既然这般说了,徐妃青相信他能做到,心里落下一块石。

    再看看面前一身土豪金的员外,眼形象已然不同。

    论起来,这少年郎,真真好相貌!

    “诶……”

    见徐妃青怔怔盯着他看,那年轻员外一摆手,不满道:“不要打我的主意,你想的怪美!”

    想的怪美?

    徐妃青更怔住了……

    她想什么了?

    “咯咯咯!”

    一旁,依偎着环三员外紧坐的小幺儿乐不可支的笑出声,还伸出一根细白的手指摇了摇,道:“不要打我们家三爷的主意哦!”

    徐妃青方才回过神来,面色古怪的看着这一对凑不要脸的主仆。

    天地良心,她们这样的人,但凡有一分清醒头脑,都不会往高门里去。

    对她们而言,那不是荣华富贵,那是阎罗地狱。

    再者,眼前这位主儿在江南士林的名声,用臭不可闻都是褒赞了。

    作为士林消息传播最广最快的青楼楚馆秦淮画舫,徐妃青对此人先入为主的印象,只能说……

    是人渣的人渣,败类的败类。

    他们居然担心自己觊觎他,还想的太美……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徐妃青忍不住一笑。

    心里对这位员外的印象,再次刷新改观。

    虽然面皮极厚,也极自恋,但似乎……没传闻那么坏,是有些混不吝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想法随即被打破……


万界最强兑换系统最新章节
   “喂,你也算是花魁。你瞧瞧她们,一个个把客人服侍的那么爽利,你怎地会说些破事?

    你这花魁,别是自己吹出来的吧?

    我知道,杏儿……明珠准不会将好的留给咱。”

    环三员外见徐妃青偷乐,顿时不满道。

    他身旁的小幺儿还点头附和道:“是不怎么样,也不知道给三爷捶腿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狗腿的给员外爷捶起腿来。

    徐妃青真真咬碎一口银牙,她出道这些年来,何曾给人捶过腿?

    当真觉得做不来这事,她强笑一声,道:“员外爷,奴家……不善此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会做什么?吹箫……算了,地方不对。”

    这话更让徐妃青脸色红白相间,心里又轻吐一口气。

    听那可恶之人继续道:“那唱个曲儿吧,唔,如何?”

    那捶腿小幺儿笑的快喘不过气来,一边捶腿一边大声呼道:“对,给三爷唱!!哎哟……”

    她声音太大,惊动了其他桌的人。

    听她说这话,啐声飞起,还飞来了一个香蕉几个苹果金桔……

    硬些的香蕉、苹果被环三员外揽下了,漏过一个金桔,砸在了小幺儿脑门。

    环三员外不乐意了,将香蕉拨开皮递给小幺儿,对那几位道:“对面几位大爷,好端端的砸我小幺儿做甚?算欺负人,丢个帕子什么的也是了。用这么硬的玩意儿砸人,砸坏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明珠少爷哼哼道:“这等教坏主子的小幺儿该被砸坏!怎地,你不乐意?”

    环三员外瘪瘪嘴,道:“又不是我们的不是,谁让你们将好的都瓜分了,留下一个啥也不会的给咱。

    连捶腿都不会,只能让她唱个曲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徐姐姐是最善诗词墨的……”

    给明珠少主斟酒的那个花魁轻声辩解道。

    潇湘公子等人闻言登时哄笑起来,云来公子起哄道:“原来人家是大才女,员外爷,快和她附诗一首,不能让人小瞧了去!

    哪个输了,哪个唱曲儿!”

    明珠少爷讥笑道:“看员外爷这身打扮,想来也是爆发户之流,哪里通什么墨?

    照我说,你也别暴殄天物了,将这通墨的姑娘让给潇湘公子得了。

    你还是和你这小幺儿,一起唱那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,也明珠少爷说得。

    还别说,效果极好。

    一群公子哥儿和花魁们,都笑喷了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,谁说的?谁说咱不通墨的?咱肚子里都是墨水!”

    环三员外气急败坏的叫嚷道。

    小幺儿在一旁附和道:“是,咱三爷厉害着呢,状元还厉害,一口能喝一海碗墨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一众人愈发笑的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徐妃青也感觉到了这一家人的快乐,轻笑了声,眸光流转间,笑道:“还请员外爷点题限韵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环三员外眼闪过一抹茫然,问道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徐妃青着实忍不住好笑,可笑罢后悔了,心里打起鼓来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别恼羞成怒,当场让她吹箫……

    好在,这位爷还没这么不靠谱。

    环三见被嘲笑,勃然大怒,道:“你别以为我不懂,咱也别来虚的。作诗不是咏这个咏那个?今儿咱俩一,咱们咏……咏蛤蟆!!”

    说着,环三员外一指不远处迎门而立的金蟾,大声道。

    徐妃青闻言,登时傻眼儿了。

    还有咏这个的?

    她抽了抽嘴角,在一众哄笑啐骂声,迟疑了下,道:“员外爷是主,奴家是客,客随主便,员外爷先请。”

    环三员外嗤笑一声,道:“还说什么最善诗词墨,到头来还不如我!

    先来先来,小吉祥子,笔墨伺候!”

    “得嘞!”

    小幺儿小吉祥子有些担忧的看着员外爷,气息有些不大足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众人大笑。

    环三员外没好气的拍了小幺儿脑瓜一下,笑骂道:“你怕什么?不知道员外爷最善写诗吗?”

    小幺儿眼睛滴溜溜的转,不知在想什么,面色却愈发担忧悲伤。

    众人也愈发好笑。

    环三干脆不理她,见徐妃青替他铺开纸面,放好镇纸,研磨好墨,信心十足的哼了声,扫视一圈后,提起笔,道:“都瞧好了!”

    说罢,沾好七分墨,在纸气如金戈势若铁马般书下一首七绝:

    独坐池塘如虎踞,

    绿荫树下养精神。

    春来我不先开口,

    哪个虫儿敢作声。

    随着徐妃青朱唇轻启,将这首七绝诵出声后,满堂渐寂。

    其她人都被这看似粗浅实则霸气非凡的七绝所慑,唯有明珠少爷霍然坐起身。

    本明亮的大眼睛,愈发如骄阳般看向那洋洋得意笑的合不拢嘴的员外爷。

    眼神震惊。

    这首诗,分明是帝王诗啊!

    与前明朱洪武那首“鸡叫一声撅一撅,鸡叫两声撅两撅;三声唤出扶桑来,扫退残星与晓月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非大气磅礴,怀天子气者……

    焉能做出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今天二更,明天三到四更,大家端午快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