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醉迷红楼 >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一群“公子”上青楼

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一群“公子”上青楼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当日上船时,队伍纷纷扰扰。

    仆婢嬷嬷无数。

    能观察到秦可卿存在的,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上了船后,秦可卿又一直与尤氏在一个屋里。

    林黛玉等人与尤氏并不相熟,所以从未去过她的屋子。

    如此,知道秦可卿存在的人,就屈指可数了。

    其实真让家里人知道,也并没什么。

    贾环此举,最重要的,是给秦可卿洗白一个身份,不必再让她整日里只能藏在屋子里。

    那样的日子,怕还不如前世……

    心知肚明的人,问两句也就作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秦可卿一身木钗布衣依旧难掩娇媚之色,仿佛一颗熟透了的水仙桃,林黛玉等人就忍不住拿眼睛去瞪贾环。

    论起来,她们的容貌并不逊色秦可卿多少,只是那抹风情韵味,连她们看的都忍不住心动,风情天赋,羡慕都羡慕不来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从今日起,秦可卿就不再叫秦可卿了……

    “她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林黛玉似笑非笑的看着贾环问道。

    贾环一怔后,眨了眨眼,道:“她叫,香……香草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薛宝钗忍不住笑道:“香菱原本可不叫香菱,她又不姓香……”

    其她人也都忍不住好笑。

    贾环一摆手,霸道道:“不管以后叫啥名儿,如今就叫香草,是香菱的姐姐!”

    众人没好气的瞪他一眼……

    秦可卿则默默的站在小吉祥身后,眼神情意幽幽的看着贾环,眼角流露出的一段天然妩媚,连诸多女孩子看的都怦然心动!

    “行了,香草就香草吧,小吉祥,带你这两个姐妹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一直不吭声的赢杏儿忽然发话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怔,小吉祥却好似想到了什么,眉开眼笑道:“诸位姑娘可别忘了一会儿换好衣裳上船!”

    赢杏儿笑骂一声,道:“知道了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深深看了眼秦可卿。

    算起来,这个女子还是她的嫡亲堂姊。

    却因为天家那些乱事,沦落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她心里都有些不好受,因此此刻不想再看到她……

    小吉祥见赢杏儿发话了,果断不再停留,带着香菱和秦可卿离去了。

    贾环也不在意这一会儿,总要给家里人一点时间,去重新接受秦氏。

    似感觉到赢杏儿情绪中的一丝落寞,尽管不知为何,善解人意的林黛玉还是替她出气,嗔视贾环道:“环儿愈发不像了,才来江南没几天,就招惹了这么些。

    再往后,家里也不知能不能住的下!”

    史湘云附和了声:“就是!”

    贾环抱天屈,道:“天地良心!我这三天都小媳妇似的守着你们,哪里招惹谁了?

    那小尼姑和小道姑当真和我没相干的,连面都没见过几回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贾迎春忽地歉意道:“许是我时常和妙玉说话时,说多了环弟的事,才让她记到心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一怔,赢杏儿已经收敛好情绪,笑道:“这就是了,那个丫头自幼被送入佛庵,心性已经孤拐了,偏佛心未成,凡心不死,如今正好到了动红鸾的年纪,却只听过环郎一个人的辉煌过往,想不动心都难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皆以为如此,贾环奇道:“可她开始时,怎地嘲笑我?”

    赢杏儿“噗嗤”一笑,明亮动人的眼睛看向了一旁的林黛玉,道:“她多半听说过,环郎最疼爱的是哪个,所以想效仿一二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竟成了东施效颦。”

    史湘云哈哈笑道:“这个东施效颦用的极妙!”

    林黛玉又羞又甜,却狡辩道:“哪里是学我,我嘴慢口笨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就被一众嬉笑声打断。

    因当初敲打之事,薛宝钗心中畏惧赢杏儿之极,却又不愿被边缘化,含笑问道:“妙玉之事,多半如公主所料。却不知闲云小师傅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赢杏儿看了薛宝钗一眼,并没给她难看,微微颔首后,道:“那道姑情况又不同了,她是武当前代掌门的女儿。

    在武当山时,自然万千宠爱于一身。

    后来随着她师叔来京,想为前荆王世子出头,半路伏杀环郎……”

    惊呼声骤起,就听赢杏儿继续道:“结果被环郎反擒之,原来他们也是被蒙骗的,以为环郎是祸国殃民的祸害……

    虽然只是被蒙骗,武当剑阁阁主道成真人,还是要给贾家看家护院十年。

    闲云小道姑,也要在内宅保护你们。

    这人哪,顺惯了,到处被捧着,忽然遇到一个见面就揍她的,反而觉得稀罕。

    环郎少年权贵,武功极高,再加上相貌极好……

    她动了凡心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!做男人难,做名出色的男人更是难上加难!我虽洁
梦入星辰全文阅读
身自好,守身如玉,冰清玉洁……可总被人惦记着……”

    贾环神色“苦闷”的说道。

    话没说完,一阵啐骂声起,还有些果子飞来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一张脸!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临,江南的晚霞,与关中不同,似多了一层胭脂,也多了一层妩媚。

    慈园内,临近后宅的玄武湖上,不知何时多了一艘三层画舫。

    雕梁画栋,帷帐弥漫。

    粉色的玻璃风灯挂满船舫,满是风尘之韵。

    当然,这艘画舫,原本就来自秦淮河上。

    今夜,秦淮河最顶级的十二家画舫,全部歇业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头牌花魁,今日全被传至了慈园。

    今日,不知多少江南子弟,在大骂京城来的蛮人霸道无礼。

    并有通文墨者,将今日定为“花劫”之日,书悲赋数篇以悼之。

    然而慈园内,却是另一种风情……

    “咦,潇湘兄,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一俊俏公子,一身衣衫白衣胜雪,手持折扇,头戴璞巾,说不出的风.流,对着面前同样打扮,但瘦弱许多的“公子”拱手作揖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……咳嗯!原来是云来公子啊!近来可好?”

    一身青衿的“潇湘兄”忍不住娇笑了声,忙又敛住,压低声音粗声道。

    正这时,一旁又走来一人,笑道:“潇湘、云来两位贤弟,今日怎地来的这般早?”

    潇湘兄和云来公子二人转头看去,纷纷笑道:“原来是蘅芜君!”

    未几,又来了抚琴公子,菱洲居士,藕榭郎君。

    再随之,连明珠少爷和公孙郎中也都出现了。

    湖畔边,一群白衣士子纷纷作揖行礼,相互问好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最后,当穿着一身金光灿灿员外服的贾老三出现后,却迎来一阵指责声。

    “环三兄,怎地这身装扮?”

    潇湘公子不悦道。

    环三理直气壮道:“你们难道不知道,青楼姑娘最爱金银?可别告诉我,你们都没带银子,今儿诸位可都是爷们儿,别想让我替你们会账!”

    潇湘公子等人闻言面面相觑,正要想办法,忽然就见玄武湖上那艘画舫缓缓靠岸,放下扶板通道,搭在岸边,又有四个船娘将红毯铺好。

    而后一个身着青楼龟.公服的小厮蹬蹬蹬跑下来,一张脸却笑成了花儿,噗通一下跪地,道:“奴才小吉祥子,是雪月画舫上的小幺儿,有请诸位公子上船哩!”

    耍着花腔一边说着,一边还摇头晃脑,晃的头上小瓜帽上的小球转啊转啊转!

    这模样,便让一干人喷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环老三”都忍不住笑了起来,逗道:“可这几位公子都是穷光蛋,身上没带银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小茶壶”小吉祥子咯咯笑道:“不相干,我将那个大金蟾带上船了,尽够使!”

    其她人倒也罢,之前那四个船娘差点没气的跳湖。

    怪道今天摇起橹来,差点没把她们累瘫了……

    如此,最大的难处解决了,众位公子外加一个地主老财,就被蹦蹦跳跳的小龟奴给引上了船。

    “姑娘们,出来接客啦!!”

    小龟奴小吉祥子看起来还兼任老.鸨的差事,但是“他”应该极喜欢,看起来刺激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后面那群公子们也一个个没见识的红了脸……

    这艘画舫极为富丽堂皇,虽还比不得贾家那艘福船讲究,但更多了几分珠光宝气。

    大堂上齐齐站着十二个姹紫嫣红的姑娘,看起来,并不俗媚。

    皆面色淡淡,或带着强笑……

    看到进来人后,齐齐屈膝福下行礼,声音轻柔:“给诸位爷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,今日好生招待我家的公子们,服侍的好的,重重有赏,银子不是问题!”

    环老三说着,还指着门口处的那座大金蟾,道:“我家公子们满意了,回头你们把那蛤蟆带回去分了吧!”

    那十二个秦淮花魁们闻言,想死的心都有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,当她们起身后,看到环老三身边那群“公子”时,却全都怔住了……

    这是……什么情况?

    虽然多是清倌人,但出道这么些年,起码的眼力还是有的,是不是男人她们能看得出。

    最起码,这些“公子”连胸都没缠,女扮男装一点不专业……

    看到她们的眼神后,环老三懊恼的回过头,目光也落在那些高高山峦上,埋怨道:“我就说亲自帮你们拾掇,都不愿,这下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一阵阵啐声袭来,贾环忙回头,干咳了声,正色道:“别管其他,使出你们的真本事,让我家这几位公子满意,少不了你们的好处!”

    那十二名花魁闻言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后,再次屈膝一福,面上都带上了笑色,娇声道:“遵大老爷之命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