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醉迷红楼 >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慈园,半月

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慈园,半月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历代中国都城皆为匠人营国,方九里。

    周周正正。

    宫城位于都城中轴线上偏北,帝王面南为君。

    而六朝古都金陵城却不同,乃随地形而建。

    分为宫城、皇城、京城、廓城四层,核在中央。

    全城南北狭长,并不规则。

    因此,金陵城布局,也不似都中长安那般,齐整的分为一百零八坊。

    而是以街,以里存在。

    比如,达官显贵常住的马府街和常府街。

    再比如,曾经辉煌一时的太平里。

    开国之初,只有开国伯以上的勋贵,六部侍郎以上的朝臣大员,才有可能住在太平里。

    比如荣宁二府。

    不过自迁都长安之后,太平里就没落了。

    但是,也并非完全没落。

    因为出了太平里,再出了太平门,临着玄武湖,就是前江南第一家,甄家的府邸,甄园。

    甄园北以玄武湖为内湖,以紫金山为院墙,南则以金陵城门太平门为垂花门。

    气魄之大,格局之高,放眼国朝,除了都中长安的皇城外,再无出其右者。

    不过,自甄家奉圣夫人薨逝,甄家满门被逐出甄园后,这片兴盛了六十多年,曾经宾客盈门的朱楼高台地,就渐渐陷入了沉寂。

    金陵权贵无数,不知多少人眼红这片气运鼎盛之地,却无人敢伸手觊觎。

    因为这片园子,实在是太过富贵,更甚寻常皇家园林。

    数月来,太平门以北之地,一片寂寥。

    唯有湖光山色,孤芳自赏。

    直到今日……

    堪比亲王府规制的大红朱门,再次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只是,朱门上的牌匾,却已不再是那块敕造甄府的牌匾。

    而换成了另一块,慈园。

    站在门前,看着这两个字,贾环不大清楚隆正帝到底是什么心思。

    这是在表明,他虽干翻了甄家,但依旧不忘奉圣夫人当年对天家的慈恩吗?

    “进府!”

    贾环一挥手,便领着一众人从大门入内。

    甄家人才搬出去没多久,人气并未散尽,不似金陵城的贾家老宅,几十年没主子在里面住了。

    一百宁国亲兵鱼贯而入,随行的宁国府仆役、丫鬟、嬷嬷们也各自归位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提前一步到来的贾芸、贾荇与地头蛇李钟,已经寻了三四百本地的仆婢,将甄园……现在的慈园,清理了好些遍。

    之前被抄家抄空的家俬摆设,也重新布置妥当,花木修剪得体。

    李钟乃华亭巨富,也是富庶了几辈子的富家子弟,这方面并不缺少经验。

    所以,当贾环领着家人亲随入园后,看到的便是焕然一新且富丽堂皇的园子。

    “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站在门楼下,目睹赢杏儿的凤辇并十数架八宝簪缨香车一架接一架的绕过照壁,驶向二门内宅后,贾环对李钟道。

    李钟今日在青溪码头上,再次见识了贾环的威风,自然愈发谦卑,躬身笑道:“三爷客气,都是在下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贾环点点头,看向一旁的贾芸、贾荇哥俩儿,这两个族侄,如今看起来愈发沉稳。

    不过,这哥俩儿和李钟、李威、李元三人的气息,似不怎么融洽。

    站位明显的泾渭分明……

    贾环若有所思的问道:“你们在金陵可还习惯,有什么心得没有?”

    贾芸与贾荇对视一眼后,对贾环道:“三叔,习惯自是习惯,若说什么心得……应该就是,江南人太富了。

    比都中长安的百姓,富的太多。”

    贾环一挑眉尖,笑道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贾芸面色沉着,想了想才开口,道:“三叔知道,侄儿虽亦是荣国子孙,家中也曾分过二亩地,一处宅,应该说,也算是不错的了。

    但侄儿父亲过世后,家里的日子却过的苦巴巴的。

    一年到头来,唯有过年节时,才能吃顿好的。

    荇哥儿和侄儿也一般。

    都中长安百姓,多是侄儿这般,甚至好些还不如。

    但侄儿近旬日在金陵城逛了逛,专捡普通百姓住的街道去逛。

    却发现他们日子过的当真松快。”

    贾环道:“会不会是因为住在大城里,都有事做,才这般松快?”

    贾芸摇头道:“侄儿原也这般想,可后来和荇哥儿专门去了趟城外农庄,结果发现……那里的百姓居然更惬意?比城里百姓过的还好……”

    眼神有些迷茫……

    贾环看向李钟,笑道:“你没同他说说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钟笑道:“芸二爷在自己琢磨,我便不好多嘴。便从家里招来亲随,引着芸二爷和荇二爷多转转。”

    贾环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他拍了拍贾芸的肩头,笑道:“芸哥儿,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

    你李哥是个好的,又见多识广,记得多跟他请教。”

    贾芸闻言,顿时羞愧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对于贾环新收的三李,也就是李钟、李元和李威,他并不放心,甚至并不怎么喜欢。

    李钟还在其次,那个李元,才被他当成心头之患。

    李元是贾家三姑奶奶的儿子,贾家三姑奶奶虽是庶出,但贾环从不在意这些。

    所以论起来,李元和贾环是亲姑表兄弟,比他这个三服之外的族侄亲多了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贾环还没认可李元的身份地位,但只要他作出功绩,不过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到那时……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也的确不放心这些新来的……

    “芸哥儿,咱们贾家的事业,将会大到你抓破头皮
神冥双尊吧
都想不到的地步。

    你现在对李钟他们这些新来的不放心,等过二年,你怕做梦都想多遇到几个他们这样的人才。

    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

    要做大事,就要有大心胸,大格局,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贾环不轻不重的教诲了几句后,见贾芸面色重新沉稳下来,给李钟等人赔礼后,知道他听进心里去了,才笑着拍了拍他的肩,道:“今日就不忙了,你们提前来了些日子,怕都累坏了。

    正好,趁着今天休息一天。

    明日咱们再正式议事。

    李钟是江南巨富,这里是他的地盘,让他带你们几个四处逛逛。

    除了青楼外,其他地方都可以去。

    秦淮河上的画舫也可以坐坐,找几个清倌人唱点吴侬软语也可以。

    但不能动真格的,不然我剥了你们两个的好皮!”

    贾芸和贾荇两人虽是侄儿辈,可论年纪其实比贾环还大几岁。

    此刻却纷纷臊红了脸,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李钟等人在一旁呵呵笑了起来,在他们看来,却是理所当然了。

    年纪说明不了任何问题,贾芸贾荇兄弟俩,说起来是真的很不错的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这个年纪,李钟等人自认绝不会比这哥俩好多少。

    但这哥俩再和贾环比,又是另一个概念了。

    别说这般教诲这哥俩儿,就是直接教训李钟等人,他们也得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贾环地位尊贵,而是他的能为,他的本事。

    贾芸缓了缓羞臊之心后,正色道:“三叔,侄儿还是不去了。

    刚进这府里,又进了那么些新人。

    虽都安排在不紧要的地方,可还是要人看着才行。”

    贾环呵呵笑了笑,道:“不碍事的,有你索子叔在。”

    一直站在照壁阴影处的索蓝宇轻抚额头,这个称呼啊……带着三斤泥土的气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公子将他们都放出去游玩,是给外面那些人释放一个消息,告诉他们你还不准备动手?”

    等贾芸、贾荇并李钟、李元和李威带上人一起出门潇洒后,索蓝宇摇着折扇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贾环点点头,道:“的确如此。”

    索蓝宇一收折扇,眉头微皱道:“可之前计划的,不是甫一入金陵,今夜就当动手吗?”

    贾环眼睛微微一眯,轻声道:“计划没有变化快,我都没想到,刘昌邦那个悍将,竟会怂包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沙场搏杀时没软下来,到了这富贵乡却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身为两江总兵,竟连麾下将校都没认全。

    若是旁个也就罢了,他居然连金陵游击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来这二个月,怕是都在醉生梦死中度过。

    让这样的人给咱们出力办大事,我可放心不过。

    所以,我给韩楚半个月的时间,让他接掌两江大营,由韩大辅助他,必然可行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趁着江南那些人渐渐松懈下来,我要一次扫平两江境内所有钱庄。

    省得再拖拖拉拉,与人狡辩打擂说情,忒麻烦。

    正好也留出半个月时间,让咱们尽快融入到江南格局中。

    索兄,你多劳累些。”

    索蓝宇闻言,笑的有些深意,看着贾环道:“公子心胸气魄愈发雄伟了。

    掌控两江大营,一举扫平两江境内所有钱庄。

    这种事,也只有公子敢做。”

    贾环没好气的瞪了索蓝宇一眼,以为他是在说反话,嘲讽自己,气道:“你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……

    索兄,不要觉得我们做这些事没有意义,是在欺负人。

    若要按部就班的来,想将银行建起,再一个省一个府的推广下去,去和那些钱庄打擂竞争,至少得花二三十年的光景。

    我不是怕和他们竞争,但我等不了那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原始资本的积累,总是伴随着血腥。

    那些钱庄的血腥积累,来自百姓。

    而咱们的积累,就是来自于他们!

    但凡他们是干净的,我也没法子光明正大的拾掇他们。

    朝廷毕竟不是我家开的,就算是我家开的,他们不犯法,皇帝都没法拿他们怎么样。

    对不对?”

    索蓝宇无语笑道:“公子想左了,我不是在说公子做的不对,是真心赞佩公子的大气魄!哈哈哈!”

    贾环见他不似作伪,这才放下心来,竖起根手指道:“你继续吹牛吧,我去里面了。

    对了,江南云字号的人来了,你就先接见接见。

    告诉他们别着急,后面有的是他们劳累的时候,趁这段日子清闲,好生受用受用才是正经。”

    看着跑的飞快的贾环,索蓝宇气道:“一个个都能休息受用,你也跑去享福,怎地就我一个劳累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就当能者多劳吧!”

    远远传来一道声音,索蓝宇气的跺脚,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连贾芸都知道做人留一手,防一手的道理,贾环又岂会不懂。

    但是,贾环却这般信任他。

    让他放手施为。

    士为知己者死,无过如此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身体出了些问题,还没恢复,但今天依旧两更。

    写手其实挺不容易的,郭大炮的文娱生涯的作者大江入海,是作者群里平日里聊的来的朋友。

    平常身体挺好的,结果忽然昏迷,醒来已经是两天之后了。

    然后好些人都说他在装病太监,一些读者说也就罢了,居然连一些论坛作者都这样说,也是无语了。

    嗯,大家都保重身体,没事少撸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