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醉迷红楼 >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天下师,黄以周

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天下师,黄以周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码头上的这一场夺权大戏,看的江南诸官目瞪口呆,心底发寒。

    他们没想到贾环竟会如此果决,更没想到他会如此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堂堂两江总兵,竟就被他这般明目张胆的架空?!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嚣张跋扈了……

    等刘昌邦仓惶离去后,贾环看着面色凝重的一干江南大员,笑道:“诸位不必如此,这件事本侯会如实的上书陛下和军机阁,不会欺上瞒下,巧言妄为的。

    你们也大可将今日之事,呈密折快骑传递进京。

    本侯为武勋将门,对江南政事是没有资格干预,也没兴趣干预。

    但对军方军务之事,却有督查之权。

    本侯这次下江南,虽不会干涉地方政务分毫,但军务不在其内。”

    原本面色凛冽而忌惮的江南大佬们一听此言,眼睛纷纷一亮,面色多云转晴。

    他们对两江总兵到底何人去当,不会关心半分。

    他们只关心他们自身的利益会不会被侵犯。

    军方不得干政,在神京朝堂上自然是条铁律,无人敢触碰这条死线。

    但在地方上,因为总有丘八想法子惹事敛财。

    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,尤其是那些跟脚极硬的丘八。

    这世上还有比贾环跟脚更硬的小丘八吗?

    原本连两江总督黄国培在内,都准备闭上眼惹二三年暗无天日的日子。

    只当被狗日了二三年……

    虽然会身心俱是屈辱,可也就二三年。

    忍忍就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想想京中那群大佬,被强上了这么些年,到头来实在没法子,不也只是将这位爷打发到江南富贵乡来祸祸。

    如此想想,心里总能平衡些吧?

    谁曾想,幸福来的这么突然。

    江南官场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这位主居然守起规矩来……

    贾环亲口应承了这一点,对他们而言,实在是惊喜非常。

    研究过贾环的人都知道,这位主虽然跋扈顽劣,但极重诺言,还未听说过他说话不算话的事……

    由此一来,别说之前那些面色凝重的大佬,就连一旁处的巨贾富商们,都无不面露喜色……

    两江总督黄国培笑道:“本督曾听陛下金口玉言,宁侯年虽幼,但颇识大体,懂得大规矩。

    且每逢国难时,宁侯都会当仁不让,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之前江南水灾,宁侯更是举合家之财,襄助朝廷购粮赈济,活人无数,阿弥陀佛,真真是天大的功德……”

    贾环面色古怪的看着黄国培,现在他敢断言,这黄国培一定是隆正帝的铁杆心腹。

    因为当初太上皇好玄,也就是好道,却不喜秃驴。

    太上皇在时,大秦国内每每有道门欺压佛门之事发生。

    既然上有所好,下面也多有捧场的。

    也许有人有风骨,不去捧场做道童,但也绝不会成为佛门修士。

    然而贾环却知道,隆正帝是好佛的。

    在隆正帝极少的私.欲中,好佛能排名前三甲,甚至还在女色之前。

    连御膳都舍不得多吃些的隆正帝,却会让内务府每年从江南清凉寺,进贡清凉佛香给他。

    那佛像可不是一般的松木屑做成,其中还掺杂着麝香冰片等珍贵材料,以秘法做成。

    黄培国敢在当众之下,念一声佛号,差不多也算表明了立场。

    咱们是战友……

    贾环抽了抽嘴角,正想对一个天王盖地虎的暗号,看看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同志,然后就听一旁一道有些尖锐令他不喜的声音响起:“总督大人说笑了,谁不知宁侯富甲天下?区区五百万两,远谈不上阖家之财……”

    正是江苏巡抚谭磊,不仅三角眼、阴森脸、公鸭子嗓子让贾环不喜,话语更让贾环不喜。

    这孙子哪儿冒出来的?

    一个巡抚,敢和两江总督蹩口角,还敢当着他的面说这等话……

    不过没等他发作,就见那谭磊转过头,就满脸赔笑的对他道:“当然,尽管如此,宁侯的高风亮节,也是国朝中顶尖儿的高明。下官也曾得闻圣训:贾环公忠体国,国之幸事,不可因其年幼而怠慢。

    此等圣眷,真真是……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看着又一个“自己人”的嘴脸,贾环瞬间明白内中戏法。

    这大概又是隆正帝玩儿的一手平衡之术。

    江南太过重要,天下税赋,三分之二出自江南。

    更有三分之二的士子,亦都出自江南。

    江南太过重要,而两江更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让一总督权倾江南,不是隆正帝能放心下的,所以派来这么个东西来恶心人,平衡一二。

    “哼,不过积民之财,还之于民,有何功德?

    堂堂一省大员,卑躬屈膝,成何体统?!”

    面带佛相和面容阴诡的谭磊没有出言恶心人,倒是两人身后一满面正气的老者,一副铮铮铁骨之态,斥骂群雄。

    贾环记得此人,方才刘昌邦介绍他时,此人就是眼不眼,鼻子不是鼻子,以仇寇视之。

    这老者便是江苏学政,也就是所谓的一省科场文教大宗室,白寿白大人。

    说起来,也是名满天下的文坛大儒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斥骂,出奇的,两江总督黄培国和巡抚谭磊竟都没有反击。

    两人眼观鼻鼻观口的站着,面色淡漠。

    贾环见之失笑,难道他就这么像棒槌?

    让
画满田园txt下载
这两个人打定主意,能借他这个棒槌来杀人……

    他只眉尖轻轻一挑,身后家将便有了动静,铁甲作响,腰刀出鞘。

    气氛一瞬间变得肃杀。

    然而白寿却昂首挺胸,一副慨然赴死的模样,眼神惨烈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贾环在他心头,到底是个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贾环还未说话,身后不远处的福船上却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“啪!!”

    这是一声清脆响亮的净鞭响声。

    “duang!!”

    这是一道金锣开道的响声。

    两声锐响,将码头上肃杀的气氛打破,也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就见一干太监举着一对对龙旌凤旗,雉羽夔头,从福船甲板上而下。

    又有销金提炉焚着御香,然后一把曲柄七凤黄金伞过来。

    又有值事太监捧着香珠,绣帕,漱盂,拂尘等类。

    一队队过完,后面方是八匹雪白宝马,牵引着一架金顶金黄绣凤车舆,缓缓行下码头。

    明珠公主,乃国朝一品公主,位比亲王。

    开府建衙,尊贵非常。

    这幅做派,比方才贾环的动静大了何止十倍?

    也让一干江南大佬士绅们,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凤驾缓缓行至众人前,一眉心纹着艳红梅花的昭容站于前,先与贾环屈膝一福行礼罢,然后看向那白寿,朗声道:“白大人,我家公主让本史问大人一句,您也是名满天下的大儒,请您以心中的圣道起誓,扪心自问,当今天下,有几人于国之功勋,于民之功德,于社稷之功利,能胜过我家驸马的?

    是您吗?”

    “本官,问心无愧。”

    白寿紧紧抿着嘴角,任凭白发被江风吹拂的凌乱,却不肯低头一分。

    那昭容面带甜美微笑,看着白寿,道:“白大人还没正面回答公主的问题,若大人当真问心无愧,还请大人回答。”

    江南诸人听着这咄咄逼人的语气,愈发感觉到女子的外表是多么的不可信。

    她怎么就能一脸甜美微笑的说出这样攻击性十足的话来……

    白寿老迈的身躯都隐隐颤抖,嘶声道:“功是功,过是过。

    虽薄有微功,但……

    一代文坛宗师顾千秋何罪之有,桐城四老教化天下,多少士子因而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顾老德行昭著,泽被天下,竟被这竖子,当场杀害!

    连孔孟二府的家主,都被囚压。

    此等暴虐之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顾千秋一介白身,竟妄图行废立之事,可怖可恨可鄙。

    本侯杀之无愧……

    只是本侯想不到,在江南地界,本该人杰地灵之所,无数生民受朝廷与本侯活命之恩,竟有人同情一大逆不道的逆贼,睁着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莫非在你等眼中,本侯为国戍边杀敌,举家之财活江南万民性命,还不如一个蠢儒教几个蠢书生的功劳大?

    此等皓首匹夫,端的可恨。

    想来必是逆贼同党。

    本侯代天巡视江南,诸事皆可不理,唯独谋逆大罪,不可不查。

    来人,与我拿下!”

    身后早就怒火冲天的宁国亲兵登时出列上前,多是蒙古鞑子出身,他们可不懂得什么大儒不大儒。

    敢有挣扎,不肯弯腰,就是一刀柄砸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白寿便弯腰了……

    贾环却先对身旁那身姿婀娜容颜貌美的女昭容笑道:“记住,和这群卖嘴皮子的人,不要多费口舌。

    能动手,就尽量不吵吵。

    瞧,老实了吧?”

    那女昭容看着贾环英俊不凡的脸上,弯起的唇角边总有几分邪魅自信的笑意,让她觉得有些眩晕,一时间竟舍不得挪开眼……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凤辇内传来一道淡淡的哼声,坏了一对野鸳鸯的好事。

    那昭容忙垂下头,满面羞红。

    贾环也打了个哈哈,又有些不耐烦道:“找到黑冰台在江南的地盘,派人将这老家伙送给他们。

    黑冰台的人也都是一群废物点心,让这样一条大鱼在江南晃悠,还不早晚惹出大乱子来?

    等本侯回京,再找赵师道那蠢货算账!”

    只提及黑冰台三个字,码头上诸位大人都觉得江风忽然变得阴冷起来,竟纷纷忍不住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这时,却有一极老迈的老人,身着细布麻鞋,拄着一根拐杖,清隽古朴,缓缓向前,拱手礼道:“公主、宁侯,老夫……江南黄以周,见过公主、宁侯。”

    “黄以周,怎么有些耳熟……”

    贾环挑了挑眉尖,轻语道。

    然而,身后的凤辇竟忽然打开了车门,有昭容忙递上脚凳,赢杏儿一身公主大妆,从车上一步跨下……

    在众人目瞪口呆又慌不及跪拜后,赢杏儿对黄以周屈膝一福,礼敬一声:“黄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而后,又侧身对贾环眨了眨眼,道:“驸马,当日皇祖在世,曾派御辇轻至金陵燕子矶,请黄爷爷进京延讲。

    皇祖当日亲言:当世可为帝王师,可为天下师者,唯有江南黄以周。

    便是本宫与赢历,都要以黄爷爷敬之。

    黄爷爷不拘泥于世间俗法,不拘泥于富贵名利,且从不自命清高不凡。

    天家皆深敬之。

    不想今日,能再临黄爷爷当面,恭听教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一会儿有第二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