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醉迷红楼 >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弹指夺军权

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弹指夺军权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面上的礼数周全后,贾环也不会刻意拿大,四处树敌。

    他翻身下马,与江南诸官会见。

    两江总督这般重要的督抚重臣,自然是隆正帝的心腹重臣。

    论地位的重要性,甚至还要在寻常内阁大学士之上。

    而苏浙之地的巡抚和布政使,放眼大秦都是一等一的大员。

    再往上,调中枢任六部掌部尚书,甚至直接调入内阁升任大学士阁臣,都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贾环虽然不忌惮这些人,却也没必要去无故得罪。

    “下官见过宁侯。”

    两江总督黄国培为正二品大员,起居八座。

    但在贾环超品国侯面前,还是要行下官之礼。

    贾环看着面前这位五六十岁的老年人,点点头笑了笑,道:“黄大人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黄国培欠了欠身后,道:“宁侯代天巡视,一路辛苦,本督腆为东道,略备薄酒,还请宁侯赏光。”

    贾环闻言,略有迟疑……

    黄国培见之,白眉微微一蹙,然后看向了一旁处,身着正二品武补的武臣。

    那武臣是一中年大汉,见之忙站出一步,拱手行礼,大声笑道:“宁侯,可还记得末将?”

    贾环闻言看去,想了想后,眉尖一挑,笑道:“可是武功县伯,刘昌邦将军?”

    那大汉闻言满面喜色,连连点头应道:“正是末将,不想宁侯还记得卑职。

    当初宁侯率军奇袭罗刹鬼扎萨克大营时,是末将奉公爷之命,带兵在后策应的。

    这才有幸,目睹宁侯和小公爷等都中衙内的胆魄和武功,钦佩不已!”

    贾环笑道:“刘将军过奖了,只是……你怎么在这?”语气稀奇。

    领过边军的大将,没人会喜欢到内陆腹地领一些草包样子货。

    也大都鄙夷这样的人,在他们眼中,内陆腹地的军队,那也叫军队?

    甭管十万八万,给他们一千边军,就能横扫天下……

    贾环故有此问。

    刘昌邦闻言,黑面一红,有些颓废的叹息一声,道:“让宁侯见笑了,末将当日跟在宁侯身后追杀残敌溃兵,本以为是手到擒来的战功,没想到临了让人下了黑手,一箭射穿了心肺……

    落下毛病来,怕不能再去九边带兵了。

    国公爷仁慈,听说末将这毛病,知道在江南养伤最好,就打发了末将来此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听刘昌邦和贾环竟叙起旧来,还将富丽灵秀的江南当成了废物养老之处,一旁的一干江南大佬们面色就不大好看起来。

    总督黄国培身后一人,咳嗽了几声,以做提醒。

    刘昌邦闻声,忙一拍脑门子,笑道:“末将真是糊涂了,竟让宁侯在这里说话,咱们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就被打断,贾环有些奇怪的看向刘昌邦,眼神变得有些锐利,道:“刘将军,你也算沙场悍将了,还怕他们?

    莫不是做了几日太平官,就被人抓住了把柄?”

    这样直白犀利的话,基本上不会出现在花花轿子人抬人的官场上。

    而贾环和刘昌邦年龄的相差也极为悬殊,这般不客气的言语,对双方而言,似都不大体面。

    但贾环就是这样说了,让黄国培等人无不面色好看之余,又无可奈何……

    刘昌邦更是羞愧红了一张老脸,他可是知道面前这位小爷和秦家的关系到底有多深厚的。

    而且他虽为县伯,听起来似也是伯爵之贵。

    但县伯根本不能世袭,只为一代名爵,他死了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含金量连寻常一世袭的男爵都比不上,又如何能与贾环这国公府出来的传国候相比?

    论军功,自然也是远远不及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敢拿捏分毫,忙解释道:“不是不是,宁侯,末将死都不怕的人,又怎么会被人胁迫……

    宁侯误会了,是俺老刘来后,诸位大人都给予了许多照顾。

    末将本来还担心他们有所求,拉俺老刘下水……却没发现,他们什么要求也没提,就是同僚间相互照顾……

    受人恩惠,所以俺才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刘昌邦也是个粗坯,急切间,就这般把底子抖露个干净,话里连“俺”都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点官场艺术和逼格台风都没有,让无数人心中鄙夷之极……

    贾环却见怪不怪,纯粹的带兵军人,大都如此。

    岳武穆当初都这般,何况其他?

    他淡淡一笑,道:“这就是高祖皇帝当初为何要留下遗旨,一定要迁都长安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刘昌邦闻言,简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他听出贾环这是在讥讽他被花花世界腐.化了……

    两人这番对答,也让一旁旁观的江南众人,第一次清晰的了解到,这位传说中的武勋将门,在军中到底有何等的权势。

    两江总兵,执掌两江所有战兵,为江南武官第一人。

    堂堂正二品大员,更有武功县伯的爵位。

    放在江南地界,也绝对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大员。

    可这样一员大员,在贾环面前,竟连句抗辩的话都不敢说……

    当然,他们并不知道的是,刘昌邦敬畏的不只是贾环的权势,更是贾环当日冲击厄罗斯大营时的无敌之姿。

    军中,最佩服的绝不只是权势,还有能打敢战!

    而在这位西域黄沙虎将看来,贾环怕是这世上最能打的一批绝世狠人之一!

    贾环有军功,在战场上敢厮杀拼命,又身娇肉贵,天生富贵,和帝王都能论交情的主儿。

    刘昌邦并不觉得,他有任何抗衡的底气,向这样的人低头,也不算丢脸。

    只是他这幅做派落在旁观者眼中,却让他们看出,贾环绝非“单枪匹马”下江南,会孤立无援。

    他在江南,是有动手的根基的。

    念及此,许多人脸色不大好看起来,再念及这位主的行事风格,不少人的面色有些发白……

    然而贾环却忽然笑了起来,对面色惭愧的刘昌邦道:“刘将军却也不必多心,本侯没有责备你的意思。

    到哪处庙,烧哪柱香。

    金陵不是九边,没那么多敌人,都是老百姓。

    两江大营的任务也不是为国征战杀敌,做好寻常训练,偶尔剿剿毛贼就是。

    如此,刘将军也不必再以九边战将的标准来要求自己。

    义父派你到江南,本就是为了让你疗养身体的,受别人一些好,也不算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再者,本侯此次下江南,不是为了耍威风,挑衅寻事的,而是为了与江
九死医生无弹窗
南百姓合作发财的。”

    见刘昌邦感激不尽的拱手,贾环打了个哈哈,摆摆手道:“咱们自己人,不用说虚的。

    既然刘将军也算是地主,不如为本侯介绍介绍江南的诸位贤达。”

    刘昌邦闻言,忙道:“合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位岿然不动的文臣之首,对贾环笑道:“黄大人宁侯自然认识,乃两江总督。

    黄大人身后这位大人,是为江苏巡抚谭磊谭大人。”

    这位谭大人,正是方才咳嗽提醒刘昌邦的那位官员。

    身着从二品巡抚官服,一双三角眼,笑起来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贾环似笑非笑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刘昌邦再介绍道:“这位是江苏布政使林仪林大人,这位是江苏学政白寿白大人,这位是金陵知府张楚张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介绍完一长溜的文臣后,又将武官介绍来:“这位是金陵参将兼兵备韩楚韩将军,韩将军也是来自都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就见那位中年将军韩将军面色动容的一步踏出,走到贾环面前,单膝跪下,行军礼沉声道:“末将见过宁侯!!”

    贾环看着他,淡淡道:“韩楚,你在金陵过的可还好?是不是也有人让你过上了好日子?

    刘将军是为国征战时受了重伤,才被太尉送到金陵来养伤。

    本侯记得,你在西域时并未受什么内伤吧,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,你也在金陵好生生活起来。

    那样,我会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韩楚抬头看着贾环,面容坚毅,沉声道:“末将从不敢忘宁侯的教诲,锐士营出来的兵,只要还穿着军服,就不敢或忘一日。

    不抛弃,不放弃!

    自入金陵起,末将就始终在金陵城雨花门外,清理雨花台大营。

    末将要告诉他们,什么才是真正的兵!”

    贾环呵呵一笑,道:“这就好,起来吧。有什么难处,可以寻本侯,或者,直接找刘将军也好……

    咦,不对……看样子,你和刘将军还不认识?这不应该啊……”

    贾环转头对刘昌邦道:“刘将军,这位韩楚,是当初随本侯冲杀哥萨克那一千锐士营中的一个校尉。本侯只当你们早就认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刘昌邦面色隐隐尴尬。

    他是当真抱着疗养身体甚至是养老的心思来当两江总兵的。

    虽然名义上两江武官之首,但他实际掌控的军队,只有手下那一标五百人的总兵标营。

    到了金陵后,每日里各方大佬都给他这个正二品的武臣大佬接风洗尘,送好处,拉关系打交道。

    哪有时间去和手下的军队将领见面?

    能知道韩楚是从都中下来的,还是今日站队时,韩楚与他行礼时才问到的……

    更让他尴尬的是,他已经知道,在与厄罗斯一战时,他所立的功勋,怕远不及韩楚这个冲杀最狠的锐士营校尉立的大。

    之所以他能成为县伯,官居两江总兵,是因为朝廷压住了眼前这位宁侯的盖世功勋。

    而韩楚等人,不过是受到了牵累罢了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,贾环却没有再给他颜面。

    因为他之后的一系列行动,都需要借调军队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最大的力量,都来自军方。

    让力量掌控在这样一个明显已经被腐.蚀拉下水,且锐气不再的军官手里,绝不符合他的利益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极大的风险……

    尽管,刘昌邦是秦家的人,对他依旧保持着敬畏。

    贾环看着无言以对的刘昌邦,笑道:“想来是刘将军身子不大爽利的缘故,这才耽搁了军务。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咱们都是自己人,得相互体谅……”

    刘昌邦闻言,心里不知是该感激还是苦涩,垂头拱手道:“末将多谢宁侯体谅。”

    贾环眉尖一挑,道:“不过,总是耽搁军务,也不是法子。

    当今陛下最是勤政,自然也最不喜耽搁公务之辈。

    若是总是军务不备,让人递了折子上去,怕是连义父他老人家都要跟着吃挂落。”

    刘昌邦闻言,面色隐隐发白,就想保证,再不会疏忽军务,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听贾环呵呵笑道:“不过本侯有个两全其美的法子,刘将军看看行不行?”

    刘昌邦心中隐隐感到不妙,却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敢闻宁侯高见。”

    贾环诧异的看了刘昌邦两眼,笑道:“刘将军说话很有水准啊,呵呵……”若真若假的调侃一句后,他面上笑容一收,指着韩楚道:“咱们都是自己人,你是黄沙军团出来的,想来知道本侯与秦家的关系如何。

    你是义父的爱将,本侯也不能看你作难,更不能看到义父受牵连……

    不如这样,两江军务,暂且让韩楚先管起来,刘将军你就先好好疗养身子。

    本侯那里有几株好参,都是从奋武侯府那里得来的,回头使人送你一棵。

    等过个二三年,你的伤养好了,本侯也要离开江南了,正好把韩楚一并带走,送他去九边。

    到时候,就只好再劳累刘将军你继续亲自收拾军务了。”

    刘昌邦闻言,真真是满口的苦涩。

    他虽粗坯出身,却也明白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。

    他能一到江南,就成为各方的座上宾,被人送银子送宅子送女人……

    是因为他是江南武官第一人,手握军队大权。

    若失了这个权利,顶着一个空名,谁还鸟他?

    可是,他又怎么敢反抗?

    他用膝盖想都能想的出,贾环一张条子递回京,都不用通过军机阁,秦梁就能主动把他拿下,招回京。

    若是通过军机阁,就更不用说了……

    他只是想不通……

    “宁侯若想让韩将军坐这个位置,何苦……何苦这般?”

    刘昌邦满脸苦涩道。

    贾环当初要是安排一个韩楚来当两江总兵,或许会引起极大的非议,但绝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贾环见刘昌邦自己不识趣,脸上的笑容也寡淡下来,淡淡道:“本侯只是没有想到,堂堂西北虎狼战将,竟也经不住这十丈红尘的诱.惑和腐蚀。

    若是让义父看到他麾下战将,让一个咳嗽一声就出头,你猜猜看,他会是什么样的心情?”

    刘昌邦闻言,面色登时如土灰般,缓缓点点头,苦涩道:“如此,就按宁侯所言罢,末将回头就将虎符送上,末将告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我努力第二更,十一点前有就有……

    但明天肯定恢复正常更新,那么冷的天没冻感冒,居然热感冒了,也是奇葩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