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醉迷红楼 >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抵达

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抵达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和喜欢的人,做喜欢的事,时间就会变得飞快……

    贾环携家眷离开神京都中已经十天了,水域也从渭水河道,换入了滚滚长江。

    福船进了两江地界后,便已经可以看出江南的繁华。

    长安此时已经秋风萧瑟,落叶纷纷。

    然而江南之处,两岸青山却依旧蓊蔚青翠。

    晨起时,天上飘起了毛毛细雨,江上雾气洇润。

    因为今日就要到金陵了,所以船上的女孩子们都起的极早。

    打开窗子,看着江南烟雨和两岸青山,恍若诗情画意中,不胜欣喜。

    二层甲板上,闲云小道姑正带着小吉祥打拳,糅练筋骨,时不时的调理一番。

    小吉祥的性子确实有些太跳脱了,打拳也总想出些花样儿。

    可武道修行事关经脉,又岂是好顽笑的?

    因此,小吉祥时不时会被敲打一通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则是董明月和贾环。

    贾环也没好到哪去……

    他一身武道,除了打基础时的前三品是实打实的苦练得来外,后面的晋级都是不走寻常路。

    如今他只是仗着一身惊人巨力,和恍若金刚的身体,再加上苦竹身法的闪避奇术,才让他勉强有了武宗高手的资本。

    但真实境界,他其实差的太远……

    所以,当诸女从江南秀丽的烟雨风景收回眼神,将目光投向呼喝的甲板时,就看到了极有趣的一幕。

    小吉祥不时被闲云小道姑喝骂甚至动手教训一通,她的主子却没功夫救她,因为贾环似乎更惨些……

    被董明月恨铁不成钢的教训来教训去,有时屁股上还被气急的董明月踹一脚……

    在平日里,董明月在贾环跟前是极温顺的。

    可涉及到武道时,董明月就如同换了个人般,严厉之极。

    她自幼受到的教诲,便是武道等同于性命。

    不认真修行武道,就如同在拿自己的性命顽笑。

    董明月最重视贾环的命,所以就愈发出奇的严厉,不肯通融半分。

    看着平日里张牙舞爪、霸道不可一世的主仆二人,被齐齐训的垂头丧气,没人觉得同情,一个个笑的弯起了眼睛,拍手叫好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家人一起用过早饭后,董明月一身水气的匆匆走来,对贾环道:“环郎,江心岛到了。

    二船已经停靠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贾环闻言眼睛微微一眯,到了江心岛,距离金陵城也就近在咫尺了。

    终于要到了……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已经站起身的白荷,道:“荷儿,你是现在就过去,还是等回头和我一起上岛?”

    白荷微笑道:“现在就去吧,早些安置妥当更好。”

    贾环也知道事关重要,不是儿女情长时,他点了点头,道:“那就按照计划来吧。

    先起火窑,让胡老八他们赶紧烧砖和水泥。

    金陵那边的人应该已经准备好人手,让亲兵带队监看着,趁着冬日枯水期,日夜不停,先建起江堤。

    一应布局,就按你自己设计好的来办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又回过头对董明月道:“请岳丈也上江心岛,告诉他老人家,若有情况,不必留情。任何敢擅闯者,一律杀无赦!

    江心岛早在半年前就被咱家买下来了,是我贾环的地盘。

    任何人,都不得擅闯!

    连看都不许多看!”

    董明月面色隐隐有些兴奋,重重点头应下,又与堂上诸人颔首示意后,便和白荷一起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环郎,我怎么忽然觉得……

    你不是被驱逐出京,反而有些猛虎入山林,龙归大海的感觉?

    在都中长安,还有人制得住你。

    出了京后,你反而更加畅快了。

    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盘?”

    听到贾环的一番布置后,林黛玉等人自是面面相觑,赢杏儿则似笑非笑的看着贾环问道。

    贾环惹事被逐出京时,她正在忠顺王府的庵堂里陪王妃诵经。

    连公主府相应的打点整理,都是贾环派人通知公主府的昭容嬷嬷做的。

    她一出忠顺王府,就惊闻噩耗。

    几乎没什么功夫思考,便跟着贾环出京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想了许多,都没想到什么明显的异常。

    只当是贾环真的又惹事,继而被宫里那位忌惮。

    可这会儿子,看着贾环有些激动的神情,她却多少有些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不大对……

    见赢杏儿这般敏感,贾环心里一紧,干笑了声,道:“这算什么龙归大海?江南可不是我的地盘。

    这里是士子文人的老巢,指不定有多少人准备算计我呢。

    我也是为了防备有人包藏祸心,暗中使坏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林黛玉薛宝钗等人都信了,唯独赢杏儿却忍不住失笑道:“我本来还只是猜疑,如今却能断定了,这其中一准有问题!

    否则,以环郎的性子,绝不会解释这些的,你只会说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压着嗓子学着贾环语气,道:“被逐出京?老子在都中也能称王称霸,谁人能治,谁人敢治?

    本侯只是想出京散散心,见识见识江南的繁华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罢,身边一干贾家女孩子已经笑倒在地。

    实在是,神似!

    贾环则黑着脸,对笑的眼泪都流出来的林黛玉道:“林姐姐,去给我找跟棒子来!”

    林黛玉奇道:“好端端的,寻棒子作甚?”

    贾环狰狞冷笑道:“我要将你杏儿姐姐一棒子敲傻了!我算看明白了,老婆,还是傻点好!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林黛玉一听就知道他又乱说话,没好气的啐道:“一大早就说疯话!我看是董丫头把你脑袋敲傻了呢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众人想起贾环早上的狼狈,又纷纷掩口失笑。

    贾环狐疑的看了看林黛玉,又看了看史湘云等人,平日里总有些口角争锋的女孩子们,此刻竟同仇敌忾!

    他再看向嘴角弯起得意微笑的赢杏儿,侧目“忌惮”道:“杏儿,你这手段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你该不会是想组织我的老婆们,建立一个……最爱贾环联盟吧?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这下,轮到赢杏儿笑的合不拢嘴了,她无语大笑道:“我……我真真是……

    论面皮之厚者,环郎当得起古往今来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贾环洋洋自得之余,其实也极庆幸能有赢杏儿这样的大房老婆。

    有她这个金枝玉叶在,后宅便不会出现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,她还是极聪明的人,知道贾环故意打岔,避开方才的话题,便明白贾环此时不方便同她说那些。

    索性,就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知轻重,识大体。

    当为宁国大妇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悠久的六朝古都,如今虽已经不再为国朝
移动藏经阁吧
帝京。

    但作为江南菁华之地,金陵的富庶繁华,依旧可与都中长安一较长短。

    甚至,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金陵城外,青溪码头。

    同为码头,却比神京城外的渭水码头,多了分细腻清秀,少了分粗狂。

    一水的青石板铺就的地面,被晨露打湿。

    一旁的青石上,隐有青苔显现,更添了分江南韵味。

    然而往日里车水马龙、叫喝不止的青溪码头,此刻却安静的有些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许多寻日里难得一见的大人物,竟全都云集在此。

    一长溜的官轿,甚至排出了二三里地。

    除了金陵城的高官外,还有一些致仕的世家家主和子弟,这些都是当年和金陵四大家族有旧交的世家。

    再有就是,两江总兵,和兵备衙门的人。

    总之,金陵地界,数得上的头面人物,就算没有亲至,也打发了心腹前来相迎。

    都中的那些朝堂大佬们,只一心想将贾环赶出京。

    好似出了京,贾环就成了无根的浮萍。

    却忘记了,贾家本就起家于江南。

    江南地界,至今仍流传着贾家的传说:

    贾不假,白玉为堂金作马!

    当然,那些朝堂诸公也许也知道这些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两权相较取其轻吧……

    不过有趣的是,金陵贾家十二房的族人,倒是只来了些“艹”字辈的晚辈。

    “玉”字辈和“文”字辈的,一个都没来。

    不知是为了不想让那位凶名赫赫的都中后辈,当着江南众人的面与长辈行礼,还是不待见他……

    因为那位魔王的干系,这些日子,金陵贾家在江南的日子着实不好过。

    只因他一剑杀了顾千秋,就已经让贾姓在江南六省臭了大街,贾家子弟处处受白眼碰壁……

    而往年里打发进京的后辈,原本想受到长房的提携,沾沾光,却多灰头土脸的被赶了回来……

    如此算来,连贾族本家,都未必欢迎贾环下江南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贾环今日携赫赫凶威驾临金陵,都让任何人不敢轻视。

    不管他们心里如何作想,表面功夫和礼数,都不敢缺失半点。

    而除了这些官面上的大佬外,还有一群极特殊的人群。

    这些人若是到了神京都中,根本没资格与神京大佬同站一地。

    只一兰台寺的御史,都能随意呵斥他们。

    但在金陵,他们的能量似乎要厚重的多。

    甚至连一些地位极高的官员,都会与他们温声善意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身着员外服的,江南巨贾。

    那是人数不少的一群人,站在一起,面上却都神色不明。

    更引人注目的是,他们身后有一个奇景。

    十数人肩膀上一直抬着一张檀木桌,桌上搁置一物,被红绸盖着。

    不用想,也知道这定是江南巨贾们,想要送给那位大名鼎鼎的宁国侯的见面礼。

    再看看为首的那几个巨贾,想想他们家中经营的是什么时,大概就能想明白,为何送礼的人,会是那样不安的神情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家中,多经营的有,钱庄生意……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靠近码头处有眼尖之人,远远看到一艘福船若隐若现的出现,登时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众人神色一凛,为首一身着二品官服的大佬,见那艘飘着“宁国”旗的大福船缓缓驶近后,大手一挥,礼乐声起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贾环头戴紫金冠,身着斗牛公服,脚踏通天袖箭靴,腰悬宝剑。

    负手而立于福船一层甲板上。

    身后,全身披挂的一百亲兵,如一百杆大秦戟般,森然而立,煞气冲天。

    一面黑云旗,迎风招展。

    这些亲兵,是方才自江心岛暂停时,从客船上上来的,为的便是此刻的礼数。

    听闻码头上有礼乐声响,韩让回头一挥手,军鼓隆隆,号角阵阵。

    这幅气派,让久别军中盛威的江南诸人,着实有些震动。

    大船缓缓驶入码头……

    率先下船的,是宁国亲兵。

    八十宁国亲兵,踩踏出千军万马之势,手持金戈,在码头上当着江南诸多大佬的面布防。

    而后,韩让使人从船舱中牵出战马,剩余二十亲兵,全部上马组成轻骑,护卫在贾环侧翼,从福船上顺着甲板通道,踏马而下。

    旌旗招展!

    说来有趣,南方和北方的对立,绝不是从后世的咖啡大蒜之争开始。

    早在魏晋之时,就有初端,而又盛于宋明。

    大秦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北方神京都中的人,不大看得起南方之人。

    以为南方富庶归富庶,却太过小家子气。

    没有尊贵之意。

    而南方诸公们,则视北方蛮臣为土鳖。

    满身土渣子气息,纵然为官做宰,也不知官之贵到底贵在何处。

    世间繁华富贵,放在眼前他们都不会受用……

    其实,在此之前,站在码头上相迎的众人,未尝没有以这种心思,看待即将到来的贾环。

    但现在,却再无人有这种可笑的心思。

    看着那二十余骑,当着满金陵重臣和世家名士的面,一步步踏上前。

    高居马上那位少年,面无表情的俯视着他们近前,而无数高官和德高望重的名士不敢质疑一句时……

    他们终于明白,什么是贵族之贵,什么是名爵之重。

    看看为首的两江总督、江苏巡抚、江苏布政使、江苏学政,及两江总兵、两江兵备和金陵知府、府丞等一系列高官吧。

    大秦没有裂土封王之说,不似前明,有亲王封列诸城,所以,两江总督等高官就是江南真正顶了天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可在这少年面前,也只能通通跪下行礼,恭请圣安!

    当然,他们不是跪请贾环安,他们跪请圣安,是因为贾环头上还顶着钦差的头衔。

    贾环出京的名头,自然不会是惹祸被逐出京,而是奉圣命,持御命金牌,巡视江南。

    之所以是巡视,而不是巡查。

    就在于贾环只能看,不能管,其实没什么卵用,不能干预地方政务……

    但毕竟是钦差,代天巡视,如朕亲临,当地官员,都要来请圣安。

    若没有这个名头,两江总督这样的大员,却是不会前来迎接一个侯爷的,也不会有这样大的阵势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在金陵所有数得上号的大佬面前,贾环的露面,也足够让他们记忆深刻……

    “圣躬安,诸位平身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昨晚没睡好,天气闷热,蚊子太毒,半夜被咬醒几次,全是包。

    状态不好,满脑子晕乎,所以应该就一章,抱歉……

    另外友情推一本作者朋友的书:踏破大千,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去看看。